|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57章 未雨綢繆!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聽到趙大寶的聲音,人群自動讓開道來。
  
  老夫子正不知所措,忽見趙大寶走過來,他的臉上也是一喜,說道:“如此甚好,交予汝了!”
  
  老夫子,姓名不為人所知,并不是青山村人。
  
  據說他早年從外面流離至青山村,之后就一直在青山村定居了下來。
  
  他從不農耕打漁,主要是教書育人,以村民接濟為生,過的很清貧,但樂在其中。
  
  數十年的相處下來,他早已融入青山村,但還是有格格不入的地方,比如……說話方式!
  
  老夫子說話向來文縐縐的,時不時冒出幾句之乎者也,聽起來相當的另類與別扭。
  
  不過,青山村人聽多了,也就習以為常了。
  
  趙大寶也不例外!
  
  “嗯!”
  
  輕輕的應了一聲,趙大寶蹲在小胖墩身邊,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小胖墩傷在右腳大拇指,看上去像是被東西砸了,一片烏青之中滲著鮮血,看著都疼。
  
  他只是輕輕一觸碰,小家伙就哇哇大哭,嘴里不斷的喊著疼。
  
  稍稍檢查了一會兒,他很快就判斷出來,小胖墩的腳拇指骨頭傷了。
  
  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
  
  若是去一般的醫院治療,小胖墩少不了受罪一番,沒一兩個月是好不了的。
  
  不過,依靠小靈雨術超強的恢復效果,卻是能很快讓受傷的骨頭恢復。
  
  趙大寶抬起頭來,沖人群喊了一句,“誰去我家把藥箱拿來?”
  
  小靈雨術確實是能助人恢復,但也需要給小胖墩傷口消毒,不然這傷口很容易發生感染。
  
  “我去幫你拿!”
  
  一個小伙兒立刻說道,接著轉身往他家跑去。
  
  見此,趙大寶也就安下心來,一邊給小胖墩捏腳丫,一邊施展著小靈雨術。
  
  小靈雨術的玄妙毋庸置疑,小胖墩很快就感覺不疼了,驚奇道:“大寶叔叔,不疼了啊!”
  
  “你大寶叔叔一出手,當然是頂呱呱啦!”
  
  趙大寶開著玩笑,通過靈力的感知,小家伙的指骨正在恢復,應該是沒什么大問題了。
  
  過了片刻,剛才那位小伙兒幫他從家里拿來了藥箱。
  
  打開藥箱,他先取出自制的藥酒給小家伙消毒一番,接著又擦涂了一點治療跌打損傷的藥膏。
  
  “小胖墩,把這個吃下。”
  
  趙大寶輕輕一笑,遞給小家伙一枚培元丹,這丹藥能夠固本培元,能讓小家伙更快恢復。
  
  “是糖果嗎?”
  
  小胖墩接過培元丹,沒細看就扔進嘴里,咕嚕一下吞了下去。
  
  像是豬八戒吃人參果,還沒嘗出什么味道來,小胖墩又撓著頭笑道:“大寶叔叔,再給一個!”
  
  “那是藥啊,哪能多吃!”
  
  摸了摸小家伙的腦袋,趙大寶起身哈哈一笑,“好啦,以后注意點啊,不要上躥下跳。”
  
  小胖墩將信將疑的活動了一下,發現腳拇指真的一點也不疼了。
  
  “大寶叔叔,你好厲害!”
  
  崇拜的望了趙大寶一眼,小胖墩憨憨一笑,乖巧的道了聲謝,之后就跟其他小伙伴繼續玩鬧去了。
  
  周圍眾人見此,也是松了口氣。
  
  “大寶,你現在不僅能治療禽畜,給人看病也差不多了吧?”
  
  “我看你這赤腳半仙,該改稱赤腳大仙了。”
  
  “哈哈,說的也是!”
  
  聽著眾人打趣的話,趙大寶也是笑起來,“行啊,以后大家有什么小災小病,盡管來找我赤腳大仙幫忙!”
  
  以前他不怎么給人看病,是因為怕一不小心失手,擔當不起責任。
  
  不過,現在他擁有小靈雨術,修為也達到煉氣二層,對各方面的把握都增強了許多,給人看些一般的小病不是問題。
  
  眾人一聽這話,均是點頭一笑,接著,便是各自散開,各忙各的去了。
  
  張向榮倒是沒有離開,拍了拍趙大寶的肩膀,道:“大寶,又多虧你了啊!”
  
  說完,就望著面前這幢破舊教學樓,布滿皺紋的老臉上滿是無奈。
  
  “學堂當修葺矣!”
  
  老夫子也沒有走,摸了摸三綹胡須,在旁邊文縐縐的來一句。
  
  “嗯?”
  
  趙大寶有些疑惑,難道小胖墩受傷,跟教學樓有關系?
  
  張向榮看出他臉上的疑惑,便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趙大寶聽了也是一陣后怕。
  
  原來,小胖墩并不是因自己打鬧而弄傷的!
  
  而是學校屋頂上掉落下來一塊瓦片,恰好將他的右腳大拇指砸個了正著。
  
  幸好是砸到了腳拇指,這萬一砸到了他腦袋,小胖墩就真的危險了,后果不堪設想。
  
  “村長,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打量著面前的青山小學,趙大寶不無擔憂的說道:“這棟教學樓都成危房了,也是該重新翻新一下了。”
  
  記得當年他在上小學的時候,青山小學就已經是這樣子了。
  
  而如今二十多年時間過去了,學校竟然依舊沒有怎么變化……
  
  不!
  
  不是沒有變化,變化還是有的。
  
  比如,墻角的蜘蛛網更多了,墻壁上的石灰都掉了,墻體也向一邊傾斜了……
  
  毫無疑問,這已經是一棟危房了,讓孩子們繼續在這里面讀書上學很危險!
  
  張向榮嘆了口氣,老臉上滿是無奈,“我也知道該翻新了啊,但是,村委實在拿不出錢啊!”
  
  趙大寶‘呃’了一聲,一下子也說不出話來,青山村一直很窮,村委也確實沒錢。
  
  “我再讓村支書往鎮上請款吧,不然,萬一這教學樓哪天真的塌了,那后果……”
  
  張向榮神色凝重,沒有繼續說下去,一臉憂心忡忡的去找村支書鄭衛樺商量如何往鎮上請款去了。
  
  “吾之奈何……”
  
  老夫子也是輕輕一嘆,文縐縐的說了一句話,便去給孩子們上課了。
  
  趙大寶眼見著大家都散了,他自然也背著藥箱回家了,但心思卻還在這教學樓上……
  
  他回到家中,父母在地里,還沒有回來,孫玉香則在菜園里忙活著。
  
  “大寶,怎么了?”
  
  孫玉香從菜園里出來,看到趙大寶臉色凝重,便問道:“剛才有人替你拿藥箱,這到底是誰生病了啊?”
  
  “沒事兒,已經解決了!”
  
  趙大寶將方才的事說了一遍,孫玉香聽之后也是一陣驚怕,“幸好沒砸到頭啊,否則肯定起窟窿!”
  
  高空墜物是很危險的,即使是一個小石頭,從很高的地方掉下來也能產生很大的沖擊力。
  
  更何可,是一塊碎裂且鋒利的瓦片呢!
  
  “確實是太不安全了,那教學樓該翻新了。”
  
  孫玉香也是嘆了口氣,擔憂道:“你說萬一孩子們有個好歹,這可叫大人們該怎么活啊。”
  
  孩子是生命的延續,也是長輩們的寄托,如果孩子出了問題,那整個家庭都完了。
  
  趙大寶點了點頭,“我也擔心這個啊!”
  
  說著,他一把將女人摟入懷中,不無煩惱道:“你說以后咱們的孩子也要在這讀書呢,這種危房……”
  
  “我們的孩子?”
  
  一聽這話,孫玉香俏臉不禁一紅,羞赧道:“八字還沒一撇呢,你想的太遠了吧?”
  
  “什么叫八字還沒一撇?以我們的高頻率,就算我槍法再爛,也該給我中一次吧?”
  
  “槍法?”孫玉香愣了愣,還沒明白過來,“什么槍法?”
  
  “就是這桿槍的槍法嘍!”
  
  趙大寶嘿嘿一笑,親了孫玉香一口,將女人的手朝他下面按去,“感覺到它的精神了么?”
  
  “……”
  
  孫玉香慌忙收回了手,輕輕啐了小男人一口,正想嗔怪幾句,但他的手已經開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作怪了。
  
  “……哎呀,討厭!”
  
  孫玉香嬌靨一片酡紅,身軀不禁扭動了起來,“冤家,晚上再……再……唔!”
  
  話未說完,那櫻桃小口就已經被吻住了,她掙扎的身軀也很快軟下去。
  
  很快,在趙大寶的一聲低吼聲中,兩人又溜進房間大戰起來。
  
  一個小時后。
  
  氣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孫玉香,嗔惱的阻止意欲再戰的小男人,哀求道:“爸媽等下該回來了,我先去燒晚飯好不?”
  
  “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趙大寶嘿嘿一笑,一拍女人的美臀,同意了。
  
  在孫玉香去燒晚飯后,趙大寶便打開了電腦,開始百度起來。
  
  教學樓的事情他還是不放心,為了他未來的孩子安全著想,這棟危樓也應該要翻新一下。
  
  不過,未雨綢繆也需要先估量估量,翻新這危樓到底需要多少錢。
  
  如果錢不是很多的話,等年底蘭心閣分紅了,他就拿大部分錢出來,再讓村民各自出一點,一起把這危樓翻新了。
  
  教學樓這種東西既然要弄,自然是要把質量弄的好點,豆腐渣工程是絕不允許的。
  
  所以,趙大寶都按照中等標準來算,如果要翻新現有教學樓的話,鋼筋、水泥、磚頭、玻璃、人工……
  
  他粗略一算,好家伙,至少二十萬!
  
  如果再要置辦一些教學用具,比如課桌、椅子、凳子、籃球、排球、足球等,估計全部弄下來將近三十萬!
  
  若還想再將學校裝修的精美一些,那費用肯定就更高了,估計四五十萬都不夠。
  
  哪怕他年底即將成為百萬富翁,這筆開銷也足夠讓他掂量掂量,畢竟,這不是小數目啊!
  
  “算了,我也不是專業的,估的也不一定準。”
  
  趙大寶思忖許久,隨后就關了電腦,“楊老是專業人士,明天找他算下吧,說不定并不需要這么多錢呢。”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