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50章 三司會審!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趙家。
  
      大門緊閉。
  
      堂屋中,趙鎮海、劉慧芳、孫玉香三人坐上座,趙大寶獨自一人坐下座。
  
      三司會審,開始。
  
      趙鎮海抽了口旱煙,問道:“大寶,說吧,你跟那杜鎮長到底什么關系?”
  
      劉慧芳也瞪了他一眼,臉色不是很好看,“你小子讓玉香準備怎么辦啊?”
  
      趙大寶一陣頭疼,這該怎么解釋呢?
  
      他不由將求救的目光望向孫玉香,哪知這女人卻只是沖他眨了眨眼,櫻桃小口邊泛著一絲俏皮,但并沒有施以援手的想法。
  
      “……”
  
      好你個見死不救的小娘皮,看我等下怎么狠狠的收拾你。
  
      趙大寶氣惱的瞪著孫玉香,女人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但卻一點也不怕他的報復,而且在二老看不到的地方,用手輕輕一撫那挺翹美臀。
  
      女人仿佛是在說,來啊來啊,姐不怕你!
  
      趙大寶:“……”
  
      指望孫玉香看來是不行了,他只能無辜的望著老兩口,訕笑道:“爸,媽,這個……我跟杜鎮長就一般關系。”
  
      “一般關系人家能那么幫你?”劉慧芳一臉不信,臭小子忽悠誰呢?
  
      趙鎮海也是一邊抽著旱煙,一邊滿臉嚴肅的望著兒子,這傷風敗俗的事情,他老趙家可不能做。
  
      “呃,這個……其實也有點不一般啦!”
  
      趙大寶撓了撓頭,硬著頭皮訕訕道:“我跟杜鎮長是假情侶關系!”
  
      說著,將他與杜若兮一開始的約定說了一遍。
  
      “真的?”
  
      聽了趙大寶的話,趙鎮海不太相信。
  
      劉慧芳也是一臉狐疑,你說這也太扯了,怎么感覺像是電視里的劇情呢?
  
      人家杜若兮就算想要找個擋箭牌,至少也要找個相對門當戶對的吧?你趙大寶可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啊!
  
      劉慧芳心中一陣懷疑,但隨后又反應過來了,這樣似乎貶低了兒子。
  
      “真的,真的,比真金還真!”
  
      趙大寶趕忙鏗鏘有力的應道,似乎還怕二老不愿意相信他,又道:“這事兒玉香姐也知道的啊!”
  
      “啊?”
  
      老兩口頓時一驚,齊齊望向孫玉香,“玉香,大寶說的是真的?”
  
      孫玉香吟吟一笑,道:“不錯,大寶之前告訴過我的。”
  
      “……”
  
      老兩口對視一眼,好嘛,人家小兩口早商量好了,只是他們在這兒瞎操心。
  
      趙大寶也松了口氣,還好還好,孫玉香還是配合的,不然她要是矢口否認,那他估計要被扒皮了。
  
      然而,就在他暗暗感激孫玉香時,女人卻沖他俏皮的眨眨眼,又開口道:“不過……”
  
      一聽這個轉折的詞語,趙大寶心立刻懸起來,天吶,這位姑奶奶想干嘛呀?
  
      “不過?”
  
      老兩口都是眉頭一皺,靜靜等待孫玉香下文。
  
      看著小男人心懸半空的樣子,孫玉香心里頓時就樂不可支,笑道:“……如果他倆假戲真做了,我其實也是可以接受。”
  
      “啥?”
  
      趙鎮海與劉慧芳互視一眼,滿臉震驚,這丫頭該不會吃錯藥了吧?
  
      趙大寶聽了這話也是心頭一震,“玉香姐,你……”
  
      一直以來,孫玉香都沒管過他與其他女人的事兒,但他認為這女人心中總有一點吃味的,可現在她當著父母的面竟然也這么說……
  
      太難以置信了!
  
      眼見著三人都盯著自己看,孫玉香也有點不太好意思。
  
      “爸,媽,無論是心里自卑也好,還是解不開心結也罷,我想我是不會嫁給大寶的。”
  
      說著,她突然認真的望向趙大寶,美麗的眸中泛著濃濃深情,“他應該娶個沒結過婚的完美女人,這樣我愛的他就沒有任何瑕疵了!”
  
      老兩口啞口無言,他們都不是瞎子,哪看不出孫玉香是真的非常愛趙大寶,這種愛甚至能包容趙大寶娶其他女人。
  
      “這臭小子哪來這么大的魅力啊!”
  
      劉慧芳長長的吐了口濁氣,她突然站起來走向趙大寶,伸手擰了自己的兒子一下,哼道:“臭小子,你還不趕快說句話啊!”
  
      趙大寶:“……”
  
      說話?
  
      說什么話?
  
      什么話能表達此刻心中的感動與愧疚!
  
      趙大寶直接起身走向孫玉香,二話不說,將女人抱起來坐在自己腿上,接著便旁若無人的狼吻而下。
  
      “唔……”
  
      孫玉香心中一顫,俏臉霎時間泛紅,伸手想要推開小男人,但這一切根本是徒勞。
  
      最終,她只能被動的承受著小男人霸道而深沉的吻。
  
      良久,唇分。
  
      孫玉香嚶嚀一聲,直接害羞的埋在小男人的懷中,不敢再看老兩口了。
  
      趙大寶啞然失笑,這妖精床上那么放得開,沒想到人前卻這么害羞。
  
      “咳咳!”
  
      看到倆小年輕當場親熱,老兩口也是哭笑不得,劉慧芳更是開著玩笑道:“收斂點,收斂點,你倆要親熱回房間去!”
  
      說著,老兩口都是不禁笑了,他們現在都不擔心了,倆小年輕感情依舊好,這就足夠了!
  
      抱著孫玉香成熟的身軀,趙大寶也是嘿嘿笑了笑,但想了想,還是對父母坦誠了一切。
  
      “爸,媽,其實,剛才還是有點事情隱瞞你們的。”
  
      微笑的望著父母,趙大寶緩緩說道:“我跟杜若兮剛開始確實是假情侶,但現在嘛……應該算是真的情侶。”
  
      “什么?”
  
      趙鎮海與劉慧芳都一驚,接著便齊齊望向孫玉香,滿心擔憂。
  
      他們以為她會很生氣呢,哪知這丫頭卻捶了兒子,嗔道:“哎呀,你把這個說出來做什么啊!”
  
      “……”老兩口盡皆無語,半響才問道:“玉香,你……你都知道了?”
  
      “嗯,大寶從一開始就跟我說了所有一切。”
  
      孫玉香略顯羞赧的說了一句,之后便繼續埋小男人懷中,心想,這下要被二老狠狠的看輕了。
  
      趙鎮海與劉慧芳兩人當然不會看輕孫玉香,這么寬容大度的姑娘,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啊。
  
      “大寶,那杜鎮長知道你跟玉香這丫頭的關系嗎?”
  
      趙鎮海眉頭一皺,突然想到了這茬,杜若兮的威勢他今天可是親眼見過,氣場非常強大,一怒山河變色。
  
      劉慧芳一聽,心也提起來,是啊,人家可是鎮長啊,知道自己兒子腳踏兩條船,那還不把趙大寶生撕了啊!
  
      老兩口各種提心吊膽,哪知趙大寶卻點點頭,淡定的說了兩個字,“知道!”
  
      聽了這話,趙鎮海與劉慧芳盡皆石化。
  
      知道?
  
      美女鎮長杜若兮知道自己的兒子腳踏兩條船,還跟他談戀愛?
  
      這這這……什么邏輯啊!
  
      趙鎮海抽了好幾口旱煙,過了片刻,才吶吶的說道:“也許是真的老了,我有點搞不懂你們小年輕的思想了。”
  
      劉慧芳更干脆,直接走了過來,伸手在趙大寶臉上摸了摸,喃喃自語道:“沒錯啊,皮粗肉糙的,是我兒子啊!”
  
      “媽,我當然是您兒子啊!”趙大寶一臉哭笑不得。
  
      “你是我兒子,但前后差別咋這么大呢?”
  
      劉慧芳瞪大了雙眼,仔細瞅了瞅趙大寶,“以前我把你推銷多少回啊,但是都沒娶個兒媳婦回來,現在好嘛,直接倆了!”
  
      “倆?”
  
      孫玉香掩嘴笑了笑,心說何止是兩個啊,您兒子魅力大著呢,外面還有三四五六……
  
      趙大寶自然知道孫玉香為何而笑,但他臉皮現在已經變得非常厚了,對著劉慧芳嘿笑道:“媽,咱這叫大器晚成!”
  
      “滾犢子!”
  
      劉慧芳白了兒子一眼,又在位置上做了下來,“你們這事太復雜了,我跟你爸也管不了,隨你們便吧!”
  
      趙鎮海點了點頭,補充道:“但做人,做男人,要有責任心,不能辜負了喜歡你的女人!”
  
      “不錯!”劉慧芳又插了一句,說道:“玉香這丫頭我打心眼里喜歡,大寶你可千萬不能辜負了她。”
  
      “另外,做兒子要講究孝道,甭管是孫子還是孫女,你至少給我盡快弄一個出來!”
  
      說完,二老感覺也沒什么大問題了,便直接開門該干嘛干嘛去了。
  
      趙大寶長長的吐了口濁氣,望著懷中成熟嫵媚的女人,苦笑道:“三司會審果然很恐怖,這都已經第二回了吧?”
  
      “誰讓你到處拈花惹草,以后還會有第三次的!”孫玉香嗤嗤一笑,滿臉揶揄。
  
      “好啊,膽子大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捉弄我,看我怎么懲罰你。”
  
      趙大寶哼哼幾聲,直接將女人抱起,大步往房間走去。
  
      “趙老爺,奴家大姨媽剛走,身體還很不舒服!”孫玉香故作痛苦狀,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不舒服?你這樣子像不舒服?再說了,你以為我的醫術是吃干飯的嗎?”
  
      趙大寶得意的嘿嘿一笑,一眼看穿了女人的計謀,“何況,老媽都說了,要盡快給她整個孫子或者孫女出來,咱們必須爭分奪秒!”
  
      進了房,關了門,將女人往床上一扔,趙大寶便一個虎撲,開啟了偉大的造人工程……
  
      接下來的幾天,趙大寶的生活過得很滋潤,一邊繼續為蘭心閣送菜,一邊上山采集各種藥材,或者替一些鄉親們看病。
  
      而在閑暇之余,他就與孫玉香努力的造人。
  
      青山綠水俏佳人的淘寶店是關掉了,而徐佳則說等那邊事情處理妥當了,便會立刻過來與他商談代理權事宜。
  
      而且為了表示誠意,她提前打了一萬元,當做預付的代理費。
  
      另外,王瀟因為人證物證等證據確鑿,如今已經正式進入了司法程序,想來應該逃不過幾年牢獄之災。
  
      唯一遺憾的王律銘這豬頭所長,杜若兮雖說是掌握了他的把柄,但卻說王律銘背后還有人依仗,暫時動不了。
  
      趙大寶是個政治白癡,既然杜若兮說動不了,那就動不了吧,有機會了再動。
  
      平靜而滋潤的生活,讓趙大寶非常享受,直到秦蘭的一個電話打來,又讓他的生活起了小波瀾。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