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45章 怒火升騰!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趙……趙大寶?”
  
  杜若兮睜開了眼睛,只見床頭坐了一人,竟是趙大寶這家伙!
  
  “不可能!”
  
  杜若兮輕輕的搖搖頭,覺得這一定是在做夢,“昨晚又沒留這個家伙在我這里過夜,怎可能一大清早的出現在我床頭嘛!”
  
  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杜若兮唇角微微揚起,周末睡懶覺最舒服了。
  
  “……”
  
  趙大寶一陣無語,這女人看到他了,怎么還繼續睡覺?
  
  等了一會兒,又喚了幾聲,女人依舊睡的香甜,完全不知他的到來。
  
  他也不想打擾杜若兮睡覺,但他擔心趙世明的安危啊,所以,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當即便將被子掀起來。
  
  不過,在被子掀開的剎那間,他的雙眼就瞪的渾圓,“我靠,這女人……”
  
  只見杜若兮穿了一條睡裙,這自然沒有什么好稀奇的,但如果是近乎全透明的呢?
  
  凹凸有致的完美身軀,在薄如蟬翼的紗裙下,幾乎可以說是一覽無遺,但卻多了一絲絲朦朧感,格外顯得讓人想要犯罪!
  
  咕咚!
  
  趙大寶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一陣陣邪火從小腹中躥涌而起,一大早就被這么引誘,這真是要了他的命啊!
  
  “你……!”
  
  與此同時,杜若兮也醒來了,驚呼道:“趙大寶,真的是你?”
  
  嬌靨上浮現兩朵羞澀的紅云,杜若兮嗔惱的瞪了這貨一眼,之后趕忙搶過被子蓋住自己。
  
  “你怎么來了?”
  
  “我有急事啊!”
  
  如果是其他閑暇的時候,說不得,他要逗弄杜若兮一會兒,但思及趙世明的安危,他也就沒了這個心思。
  
  他趕忙將事情說了一遍,杜若兮一聽,也重視起來,說道:“你別太著急了,我先打個電話。”
  
  “都這兒時候了,還打什么電話!”
  
  一聽這話,趙大寶急了,氣憤的說道:“你這鎮長跟我一起直接找上門去,我就不信那龜孫子敢不從實招來!”
  
  “還直接找上門去?你又不是去打架!”
  
  沒好氣的白了趙大寶一眼,杜若兮一把將這家伙拉下,坐到她的床邊,才道:“遇到事情首先要靠腦子,別想著靠蠻力粗暴解決。”
  
  “可是……”
  
  趙大寶還想說什么,但女人朝他一瞪眼,一股氣勢撲面而來,他余下的話就咽了,好吧,這女人嚴肅起來的時候蠻威嚴的!
  
  “任何時候都不能急,遇到事情越不冷靜,處理起來就越糟糕!”
  
  杜若兮一邊冷靜的對趙大寶說著,一邊從床頭柜上將手機拿了過來,“事情發生在凌晨,若你堂弟出事了,那現在急也遲了。”
  
  說罷,她沖趙大寶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之后便不知給誰打了一個電話。
  
  受到女人身上那股沉穩的氣勢感染,趙大寶不安的心也緩緩的平靜下來,確實,如果趙世明已經出事了,那他現在再著急也沒用。
  
  “哼,這女人教育人來像模像樣的嘛!”
  
  冷靜下來之后,他才發現自己被杜若兮說教了,頓時心里就有一點點的小不爽,
  
  不過,這女人說的也有道理,他有時確實毛躁了點,一沖動往往會做錯事,或者事情做的不夠好。
  
  “嗯,這毛病以后要改!”
  
  就在趙大寶反思自己時,杜若兮已經打完了電話,對他說道:“看你這樣子估計就沒刷牙洗臉,快去衛生間洗漱吧,然后再去準備煮粥,我想喝粥!”
  
  “我難道是傭人嗎,一來就讓我煮粥?”趙大寶大感不滿。
  
  杜若兮勾了勾唇角,淺笑道:“誰讓你是人家的小老公啊。”
  
  女人大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接著被子一掀施施然起來了,她也沒有做什么魅惑的動作,僅僅是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但是,那薄如蟬翼、近乎透明的紗裙,完全遮掩不住她那完美的身軀,哪怕是站著都讓趙大寶口干舌燥了,何況女人身上還是那種慵懶的姿態。
  
  “煮不煮?一句話!”
  
  也不待趙大寶回答,杜若兮便嗤嗤一笑,踩著水晶色的涼拖,柳腰美臀,一搖一擺,進了衛生間。
  
  “煮啊,怎么不煮,我趙大寶生下來就是為了給你煮粥的!”
  
  趙大寶一抹嘴角的口水,嘿嘿一笑,很狗腿的跟了上去,至于之前小小的不滿……嗯,你們有看到我不滿嗎?我明明很樂意好不好!
  
  “小老公,好看不?”
  
  杜若兮淺淺一笑,給趙大寶擠牙膏,接著又用杯裝水,都準備好了之后,才遞給了小男人。
  
  “必須好看啊!”
  
  趙大寶頭點的像小雞啄米,心說如果這都不算好看,那還有什么是好看的呢?
  
  接過裝水的牙缸、擠了牙膏的牙刷,趙大寶便哼哧哼哧的刷起了牙,但目光還是逗留在杜若兮身上,沒辦法,太美了!
  
  對男人的答案很滿意,杜若兮嘴角微微一翹,跟趙大寶一起刷牙了。
  
  “若兮,你是不是很喜歡穿這種比較開放類型的衣服啊?”
  
  “……算是吧!”
  
  杜若兮停下來說了一句,接著又繼續換了一邊刷,過了片刻,才道:“不過一般都是一個人的時候穿,孤芳自賞。”
  
  趙大寶速度比較快,刷牙洗臉很快搞定,聽了女人這句話,頓時就叫了起來,道:“你怎么能孤芳自賞呢?那簡直太暴殄天物了,以后拍照片給我看啊!”
  
  “我電腦里有很多啊,你喜歡看?”
  
  杜若兮眼睛微微瞇起,笑吟吟的望著趙大寶,“看你的表現,表現的好嘛……可以!”
  
  說完,她便放下牙刷,準備開始洗臉。
  
  “真的?”
  
  趙大寶眼珠咕嚕咕嚕一轉,趕忙取過一旁的粉色毛巾,嘿笑道:“親愛的鎮長大人,小的來給您洗臉。”
  
  “……”杜若兮笑瞇瞇的不說話,任由這小男人大獻殷勤。
  
  擦拭著女人精致完美的瓜子臉,趙大寶心中有種說不出的享受,一手給她洗著俏臉,一手順勢摟住柳腰,與此同時,也一邊聞著女人身上傳來的幽幽體香。
  
  視覺、觸覺、嗅覺三重沖擊的感覺……強烈點贊!
  
  “鎮長大人,你覺得怎么樣啊?小的的表現如何?”趙大寶嘿嘿一笑,馬上開始邀功了。
  
  “馬馬虎虎吧……”
  
  杜若兮輕輕一笑,身軀一扭,便掙開了小男人,既是嬌嗔,又是揶揄,說道:“如果你下面剛才沒那么不規矩,說不定我現在就讓你看照片了。”
  
  趙大寶:“……”我一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若對著你這么一個美女都沒反應,那我真要哭死了。
  
  “哼,說不定那些照片都是你的工作照呢!”趙大寶這話說的有點兒酸溜溜的,他是真的想看女人收藏的自拍照。
  
  “工作照?呵呵,有一部分吧,有很多類型,各種服裝的,比如,深V高開叉旗袍……”
  
  杜若兮嬌羞酡紅的臉上泛著笑意,但一舉一動還是在逗弄著趙大寶,反正算準了這小子不敢對她硬來。
  
  “深V高開叉旗袍?”
  
  趙大寶僅僅是聽著,就感覺口感舌燥了,杜若兮這女人……靠,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徹底拿下來的!
  
  他對孫玉香可以各種軟磨硬蹭,有時候甚至稍稍強硬一些也行,孫玉香往往跟他一起享受其中。
  
  但對于杜若兮,他卻絕對不敢!
  
  杜若兮本身不經意間就能流露出來的官威,讓他內心深處還是有那么一點點的敬畏的,何況,她背后隱隱還有一個非常恐怖的家族背景。
  
  如果不想十月一的時候在燕京杜家被拍死,他暫時還是收斂一點,只許杜若兮州官放火,他小老百姓絕不點燈。
  
  再說了,杜若兮這么時不時的逗弄他一下……o(╯□╰)o怎么隱隱約約感覺也蠻享受的呢?
  
  當兩人洗漱完畢之后,杜若兮就坐在沙發上,優雅的翹著二郎腿看報紙,而趙大寶則在廚房里忙了。
  
  淘米、刷鍋、洗菜……
  
  女人雖然說想喝粥,但總不能只喝粥吧?
  
  好在他一直有給杜若兮送那種美味蔬菜,這會兒直接從冰箱拿出一些土豆青椒等,仔細洗了洗,便切了起來。
  
  噠噠噠
  
  伴著一陣快捷的切菜聲,他很快搞定了兩樣蔬菜,之后就點火開始燒菜了。
  
  青椒炒雞蛋、酸辣土豆絲、荷包蛋……
  
  忙完了之后,等了一會兒,粥也煮好了,前后用了差不多四十分鐘。
  
  將白米粥的溫度稍稍冷卻,之后趙大寶給杜若兮端上,又將那幾樣小菜拿了出來,接著兩人就坐下來吃早飯。
  
  “不錯不錯,非常美味,我的小老公呀,要不以后你天天過來給我做飯吧?”
  
  享受著趙大寶的全套且優質的早餐服務,杜若兮瞬間就對小男人滿意度又提升了,她是從來不進廚房的,也從來不會做菜燒飯,嗯,泡面除外……
  
  “如果你能把那個‘小’字去掉,我可以考慮!”
  
  趙大寶對杜若兮也很滿意,但這女人總是叫他小老公,讓他心里很郁悶,難不成你還有個大老公不成?
  
  “你都比我小一歲,當然是小老公啦。”杜若兮瞇眼一笑,毫不猶豫的否決了讓她改口的建議。
  
  趙大寶:“……”
  
  就在兩人享受打情罵俏的溫馨時刻時,杜若兮的電話響了。
  
  “是我,嗯,你說……”
  
  杜若兮接起了電話,聲音也變得很威嚴,見此,趙大寶也停了下來,若所料不差,應該是關于趙世明的事情。
  
  果然,在掛斷電話之后,杜若兮就對他道:“我讓人查了,昨晚你堂弟確實是被人帶回了派出所,我已經讓人暫時將那個王瀟看起來了。”
  
  “那我堂弟人呢?”
  
  “不知道,來派出所后不久就又離開了,所以我估計人應該是沒事的,但至于為何他現在還沒回家……”
  
  杜若兮正說著話,趙大寶電話響了,是趙鎮海打來的。
  
  一聽電話,趙大寶就噌的站起來,不可置信的怒聲吼道:“王瀟你個龜孫子,老子扒了你的皮!”
  
  “大寶,怎么了?”杜若兮黛眉皺了皺,問道,她看出男人真怒了。
  
  “怎么了?”
  
  趙大寶怒極而笑,雙眼都變血紅了,“我爸說,我堂弟已經回家了,我那個準弟媳為了避免被侵犯,昨晚自己把自己的臉給毀容了。”
  
  “而且,我堂弟全身上下也是多處受傷,傳宗接代的地方好像都傷到了,王瀟,龜孫子,香蕉你個巴拉,草草草!”
  
  把碗筷一推,顧不得吃飯,他轉身就走,身上煞氣洶涌。
  
  杜若兮一聽,臉色也一沉,迅速的換了身衣服,跟著趙大寶出去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