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43章 我的孩子?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QQ是什么玩意兒?
  
  在徐佳給他留消息前,趙大寶確實沒聽說過。
  
  所以,徐佳讓他加一下她的QQ,他當時就有點懵圈了。
  
  不過,他很快百度出QQ是一款聊天社交軟件,但問題是他不知道怎么下載安裝軟件啊。
  
  于是,他繼續百度……
  
  下載QQ、安裝QQ、注冊QQ賬號、添加QQ好友……每一個步驟他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有百度支撐著他,他恐怕已經直接躺到床上,摟著孫玉香噴香的身軀睡覺了。
  
  不斷百度,不斷試驗,這個過程太枯燥了!
  
  孫玉香看了一會兒,就上了床躺下去了,但他發現女人沒有睡覺,而是拿著識字卡片學習。
  
  有時候趙大寶覺得女人挺神奇的,剛開始孫玉香沒少哀求他不識字,但現在她一沒事就拿著卡片不放。
  
  這也不是說孫玉香學習有多么努力,她純粹是將這事當成一種休閑方式。
  
  甚至,有時候與他魚水之歡后,女人一時興奮的睡不著,也會拿起卡片慢慢學習。
  
  而往往那個時候,女人身上總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魅力,知性、溫婉、嫵媚……諸多不同氣質交融在一起,讓他總是忍不住再興風雨!
  
  “看什么呀,討厭!”
  
  孫玉香正認真的識字,倏然瞥了眼趙大寶,只見這家伙雙眼正放光的望著她,嗯,確切的說是她露在外面的如雪肌膚。
  
  她天天用女神之淚沐浴,皮膚已經變得越來越嫩,趙大寶也越來越愛摸她,這家伙有時什么也不做,就從頭到尾親她每一寸的肌膚!
  
  那種對她癡迷的感覺很羞人,但不得不說……真的很好啊!
  
  “還問我看什么?哼哼,等下再收拾你!”
  
  不舍的目光從女人身上收回,趙大寶心想他暫時先忍一忍,等跟徐佳聊完之后,再把這小妖精吃了,丫的,竟敢穿的那么少引誘他……
  
  搗鼓了一個小時左右,他終于是弄完了一切,QQ好友申請發過去,剩下的就是慢慢等待,等待徐佳同意他的好友申請。
  
  他本以時間會很久,哪知只過了幾秒鐘,徐佳就同意了他的添加好友申請。
  
  “你們已經是QQ好友,現在可以開始對話了。”
  
  看著對話框上跳出的系統提示,趙大寶撓了撓頭,正準備敲個‘你好’過去,但這時卻‘嘟嘟’的響起了一個聲音。
  
  “視頻通話?什么玩意?”趙大寶稍稍愣了一會兒,也沒多想就點了個同意。
  
  很快,一個女人從視頻中出現了,從背景看她應該是在家里。
  
  趙大寶打量著這個女人,只見她二十七八歲,五官分明的瓜子臉,一頭長發披在肩上,穿著一件白色睡衣,看上去還蠻淑女的。
  
  “你好,趙先生,我是徐佳!”
  
  打量著視頻中的趙大寶,徐佳不禁有些驚愣,在她的想象中,趙大寶應該是個商人模樣,大晚上的不說西裝領帶,但至少等穿衣服吧?
  
  可趙大寶呢?
  
  光著大膀子!
  
  另外趙大寶的攝像頭放的也很近,徐佳近乎可以看清他身上的毛發……o(╯□╰)o瞬間,她后悔用視頻對話了!
  
  徐佳的聲音蠻好聽的,聽著有點像是川妹紙,趙大寶也說了句你好,可惜徐佳根本聽不到。
  
  “你戴上麥啊,不然怎么說話?”
  
  “麥?麥是啥?”趙大寶無奈,噠噠噠敲字,嗯,花了一分鐘。
  
  徐佳:“……”這是哪個山旮旯里的農民嗎?敲字這么慢,還不知道麥?
  
  然后,她又認真的看了一下趙大寶身后的背景,我去,像是黑乎乎的磚瓦房,還混搭一些木頭橫梁……還真是鄉下的房子啊!
  
  “麥指的是麥克風,嗯,或者是耳機……”
  
  徐佳耐心解釋,不耐心也不行,看樣子對方是個很少接觸網絡的,也不知道他為什么知道在淘寶上開店。
  
  但話又說回來,她現在明白為什么女神之淚的包裝那么挫了,你難不成還指望一個農民有什么時尚的審美?
  
  趙大寶是不懂麥是啥,但徐佳一說是耳機,他馬上就想起買電腦是配送的那戴在耳朵上的東東。
  
  “找!”
  
  簡短的敲了一個字,他立馬起身去找了,想來徐佳應該明白。
  
  徐佳明白他的意思,但當這家伙起身時,她又不禁汗了一下,這家伙就穿個褲衩?唔……還是緊身的那一種,嚇,這家伙尺寸那么大?
  
  身為一個看過不少片的大污女,僅僅驚鴻一片,徐佳就判斷出,這家伙屬于歐美尺寸,在亞洲來說絕對屬于超級巨無霸。
  
  甚至,哪怕是放在歐美,估計都是頂級的。
  
  “這東西誰受得了啊!”徐佳忍不住想到,但很快反應過來,她想這玩意作甚?
  
  輕輕吐了口濁氣,在趙大寶找耳機時,她還是透過視頻,打量著對面的情況,發現電腦旁邊是一個書架,上面擺滿了各種書籍。
  
  “嗯?難道還是個文人型的農民?”
  
  徐佳略顯驚疑,努力去看清上面一本書的書名,結果是……《種豬一百零八式》!
  
  臉上的尷尬一閃即逝,徐佳不再去管什么書了,視線繼續往邊上轉移,嗯,看到一小部分棕木床,床單上有一些識字卡片。
  
  接著,她又從那部分棕木床上捕捉到一抹白皙,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只腳,看著不是很大,但似乎也不小。
  
  直覺告訴她這應該是一個女人的腳,畢竟從尺碼上看,這女人的年齡至少十五歲,但十五歲以上的人還用識字卡片?
  
  識字卡片只有嬰孩才會用吧?
  
  另外,這只腳很是晶瑩剔透,怎么看都是嬰孩的腳,成年人的沒這么好看。
  
  所以,她又覺得這是一個嬰孩的腳!
  
  但這樣問題又來了,如果真是嬰孩的腳,這尺碼是不是太大了?
  
  思維一繞又一繞,徐佳不由凌亂了,這到底是誰的腳?
  
  就在她倍感疑惑時,趙大寶已經找到耳機戴上。
  
  “喂喂喂,聽得到嗎?”
  
  “聽得到。”
  
  徐佳應了一聲,趕忙詢問道:“趙先生,你的孩子今年多大了?”
  
  “我的孩子?”趙大寶一愣,我都沒結婚,哪來的孩子?
  
  “對啊,你后面那張床上難道不是你孩子?我看到床上還有識字卡片啊。”
  
  趙大寶:“……”
  
  這女人難道眼神兒不好使?
  
  摘下耳機,趙大寶一扭頭,將這話說給孫玉香聽,孫玉香聽完之后,頓時笑的花枝亂顫。
  
  趙大寶也哭笑不得,沖孫玉香說道:“要不你往這邊再挪一點?”
  
  只要孫玉香進入攝像頭的范圍之內,想來徐佳就不會問出這么令人無語的問題了吧。
  
  “不要!”
  
  孫玉香擺了擺手,沖他嗤嗤一笑,“我怎么能打擾你跟美女聊天呢,對不對?”
  
  將‘對不對’說完,孫玉香擺出一個極其嫵媚的姿勢,手中拿著一張卡片,沖著他輕輕晃了晃,只見那卡片上寫的是兩個字爸爸!
  
  “……”趙大寶深吸一口氣,這小妖精越來越放肆了,怎么能這么邪惡呢?
  
  不再理會身后那只嬌聲嗤笑的妖精,趙大寶重新戴上耳機,道:“咳咳,徐小姐,你找我什么事情?”
  
  至于徐佳的問題,他就默認沒聽見。
  
  徐佳:“……”
  
  不清楚趙大寶為何不回答,但這畢竟是他的個人隱私,徐佳也沒有過多詢問,立馬轉入正題。
  
  “趙先生,女神之淚太棒了,尤其是那精品款,效果超贊!”
  
  “謝謝!”
  
  趙大寶輕輕一笑,但很快收斂笑容,“精品款就是沒兌水的,效果自然更快更好。”
  
  “……哈?”徐佳一陣愕然,這種奸商的秘密,趙大寶為什么告訴她?
  
  “呃,這個……別驚訝,我是不準備賣女神之淚了,明天我再給你捎一些精品款的女神之淚,算是給你的補償吧。”
  
  “你為什么不賣了?”徐佳不由一驚。
  
  她才不在乎兌水不兌水,畢竟女神之淚的效果確實杠杠的,兌水的普通款也比其他美容產品效果好很多啊。
  
  她好不容易找到這么一款神奇的美容液,你說你怎么能突然就不賣了呢?
  
  “淘寶店開的時間也不短了,但生意并不好,而且現在有很多人惡意差評……”
  
  趙大寶這話說的有點無可奈何,他本來還雄心壯志的,但遇到現在這種情況,他已經不知怎么辦了。
  
  毋庸置疑,女神之淚是好東西,但好東西不等于暢銷,這中間的營銷之道他太缺乏了。
  
  與其讓人繼續抹黑女神之淚,他不如直接封店不賣了,以后就讓自己的親人使用好了,反正,也不一定非要這條路子賺錢。
  
  “噢,你說這個啊……”徐佳才想起這事兒,趕忙將那個美容論壇的帖子的情況說了一遍。
  
  “那些都是憑借自己主觀臆斷的鍵盤俠,你別管他們怎么說。”
  
  “不過,不得不說,你對女神之淚的處理方式實在是太挫了!”
  
  “一個商品的外包裝就像一個人的衣服,人即便長的再漂亮再英俊,那也要穿衣服出去給別人欣賞。”
  
  “你把女神之淚隨便弄個瓶子裝著,然后貼一張紙寫上女神之淚四字,這種外包裝實在是太坑爹了,一般人都會以為是惡作劇的。”
  
  “你簡直是在故意糟蹋女神之淚,所以即便沒有那些人故意差評,以后也會有一些人給你類似的差評。”
  
  這些話徐佳其實早就想說了,這會兒干脆一口氣全說出來。
  
  “……”
  
  趙大寶被徐佳說的啞口無言,最后只能訕笑的撓撓頭,“呃,我也不懂,全憑一股子沖動勁做的,買電腦,拉網,開網店……”
  
  說著說著,他的情緒不由的低下去。
  
  這是一次失敗的嘗試,好在虧的也不是很多,他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徐佳也是無語,她早看出來了,趙大寶就是個營銷白癡,不對,應該是對做生意不怎么了解。
  
  看到情緒低落的趙大寶,徐佳腦海突然蹦出一個想法,稍稍一想,她覺得非常可行。
  
  “趙先生,我想我們可以合作,你負責生產女神之淚,我負責銷售女神之淚,如何?”
  
  “什么意思?”
  
  “我準備出二十萬……不,五十萬,來買下女神之淚兩年的全國代理權。”
  
  為了表示最大誠意,徐佳又真誠的說道:“我現在全部家當差不多就六十萬元,五十萬差不多是我的極限了。”
  
  全國代理權是什么東東?
  
  趙大寶確實不懂,但五十萬他懂啊,錢錢錢……好多錢!
  
  “徐小姐,你不是開玩笑?”
  
  低落的情緒頓時一掃而空,趙大寶雙眼陡然亮了起來,正問時,徐佳那邊傳來一個嬌蠻的聲音:“徐佳徐大污女,快給老娘開門!”
  
  【作者題外話】:今天第二更!收藏哪兒去了?o(╯□╰)o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