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40章 不情之請!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翌日,清晨。
  
      趙大寶從睡夢中醒來,懷中依偎著一個美婦,身無寸縷,海棠春睡。
  
      “我的玉香姐真是越來越年輕了,真漂亮!”
  
      趙大寶嘴角微微一揚,欣賞著孫玉香的身軀,手輕輕的摸著她的肌膚,光滑柔嫩,猶若嬰孩。
  
      孫玉香每天以女神之淚沐浴,如今這皮膚變得越來越嬌嫩,身體也越來越健康,以前的一些小毛病,都在這過程中消失了。
  
      “大寶……”
  
      被趙大寶一碰,孫玉香也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天還沒亮呢,再睡一會兒吧。”
  
      說著,便向八爪魚一樣抱著男人健碩的身軀,腦袋枕在男人厚實的胸膛上繼續甜睡。
  
      “昨天累著了吧?”
  
      替孫玉香拂了拂亂了的頭,趙大寶在她香額上輕輕吻了一口,心中滿是柔情與愛意。
  
      “你當姐是千金大小姐啊。”
  
      孫玉香沒有睜開眼睛,嘴角含笑的呢喃道:“不就挖一點地嘛,姐怎么可能會累?”
  
      趙大寶把頭一低,吻了女人的耳垂,之后便在她耳畔嘿笑道:“誰說挖地啊,我是說這里……”
  
      說著,他摸了摸女人的唇,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你……壞死了!”
  
      孫玉香俏臉一紅,捶了小男人一下,昨天趙大寶挖地的量差不多是她的三倍,她晚上當然只能那個兌現承諾了。
  
      看著女人羞赧的姿態,趙大寶不禁嘿嘿一笑,又道:“昨天你是沒累著,但是我累著了啊,開墾荒地好辛苦……”
  
      孫玉香:“……”
  
      昨天兩人是在開墾荒地,這本來沒什么值得說的,可聽這家伙那猥瑣語氣……此荒地非彼荒地啊!
  
      果然,她馬上就現某人的咸豬手又開始動了。
  
      “討厭,大清早的,消停點啊,人家還要再睡會兒呢!”又捶小男人胸膛一下,孫玉香翻了一個身,背對著這家伙睡覺。
  
      殊不知,她這種側身狀態下,那漂亮的背影看上去,是多么的想讓人犯罪。
  
      趙大寶又是嘿嘿一笑,便狗皮膏藥般黏了上去,很快,各種美妙的聲音交織成一曲清晨的交響曲。
  
      一個小時后,趙大寶親自給女人洗了澡,又幫她穿上了睡衣,之后他才心滿意足的起來了。
  
      晨練,刷牙,洗臉,吃飯……
  
      每天雷達不同的流程完成之后,張福根恰好也在這時來喊他了。
  
      “福根叔,我這就來了。”
  
      趙大寶大聲應答張福根,接著便跟父母說了一聲,提起早已準備好的鮮嫩蔬菜出了門。
  
      根據昨天商量的辦法,他今天要陪張福根一起去蘭心閣,既是送上美味蔬果,也是銷售新鮮的海鮮。
  
      畢竟,他是蘭心閣跟青山村之間的紐帶,起初還是要帶著張福根跑一跑,三兩天下來之后基本上就沒問題了。
  
      “福根叔,鄉親們的海鮮都收購好了?滿足蘭心閣的海鮮采購標準吧?”
  
      跟著張福根一路往貨車走去,趙大寶有些不太放心的問道,這第一次送貨可不能出紕漏,不然他這個中間人也很尷尬。
  
      張福根一聽這話,當即拍胸保證道:“大寶,放心,絕對沒問題的!”
  
      與蘭心閣的合作可是青山村的大事,所以在挑選合適海鮮的時候,不僅有張福根這收購人把關,就連張向榮也跟著一起把關。
  
      老人家把關很嚴格,寧缺毋濫,所以整體檔次上比蘭心閣的標準都要高一些。
  
      很多人連夜捕撈出來的海鮮,雖然大多數被張向榮刷掉了,但大伙兒也都理解這么做的原因,所以基本沒有什么人抱怨的。
  
      趙大寶得知是老村長親自把關,當下也就不再有任何的質疑了。
  
      “大寶來了啊!”
  
      “嘿,大寶,昨晚我可捕到一只大海蟹啊!”
  
      “切,你那算什么!”一村民咧嘴一笑,興奮的說道:“我昨晚運氣好,弄了一只四斤多的龍蝦,蘭心閣出價是一百塊錢一斤呢!”
  
      一只龍蝦就賺四百多,能不高興嘛,這要是賣給湯嶼鎮的黑心海鮮販,也就四十塊錢,相差十倍呢!
  
      其他徹夜出海的村民也都各有收獲,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布滿了喜悅之色。
  
      鄉親們這么興高采烈,趙大寶看了也很開心,說道:“大家就等著我跟福根叔回來之后收錢吧,下午四點我跟福根叔還會再送一次,昨晚沒有出海的人白天有空就出海啊!”
  
      說罷,便與張福根一起上了貨車,在隆隆的動機聲響中,往龍潭市蘭心閣而去了。
  
      見此,昨晚沒有出海的漁民,看到那些人的收獲后,也一個個摩拳擦掌,紛紛往南邊碼頭跑去。
  
      青山村到湯嶼鎮的山路確實很難行走,一般外地人開車進來肯定很受罪,但張福根開了太多次了,哪里拐彎,哪里下坡,都了如指掌。
  
      所以,趙大寶雖然這次坐的是張福根的貨車,卻比上次坐秦蘭的寶馬還要舒服一些。
  
      二十分鐘后,貨車便到了湯嶼鎮,之后又過了四十多分鐘,張福根按照趙大寶的指路,才將車開到了蘭心閣。
  
      而這時,蘭心閣餐館的采購經理周琦早已等候多時。
  
      “周大哥,讓你久等了,這位是我福根叔,張福根。”
  
      趙大寶一下車,便向周琦一笑,接著又介紹道:“福根叔,這位是周經理,周琦。”
  
      “呵呵,那天在村里見過了,周經理,你好,來抽一根煙。”
  
      張福根從趙大寶口中得知周琦是抽煙的,所以昨天就特意到鎮上去買了一包好煙,煙友煙友,以煙會友,幾根煙一抽,也就熟絡了。
  
      何況,還有趙大寶從中牽線呢。
  
      “張老哥客氣了。”周琦哈哈一笑,接過了香煙,先給張福根點上,然后自己再點上。
  
      這種親和的姿態做了出來,友好的態度也就不言而喻,畢竟是老板下來的話,他哪敢給人家擺高姿態?
  
      趙大寶不抽煙,陪著兩人吞云吐霧了片刻,天南海北哈拉了幾句,張福根與周琦也算是初步相識了。
  
      接著,三人便開始辦正事了。
  
      “周大哥,你先驗驗貨,看看合格不?”
  
      趙大寶所謂的驗貨,自然是檢驗海鮮了,他帶來的美味蔬果哪里需要檢驗,早在第一時間被人送到廚房去了。
  
      周琦點頭笑了笑,沖旁邊吩咐一聲,幾個候在一旁的手下,便一窩蜂的上來驗貨了,龍蝦、海蟹、魷魚……
  
      這些都是海里常見的一些野生海魚,完全是按照蘭心閣的標準選擇,不僅新鮮,而且野生,絕對是適合作為蘭心閣的食材的。
  
      “不錯,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一些。”周琦驗完這批貨,很滿意的點點頭。
  
      張福根見此也是松了口氣,臉上難掩喜悅之意。
  
      “那就好。”趙大寶也是微微一笑,第一次交易沒出紕漏,也就代表是個好開頭。
  
      由于這種合作剛剛開始,需要給村民一種安全感。
  
      所以,昨天趙大寶又跟秦蘭商量過,這前半個月就麻煩一些,交易一次結賬一次,后半個月就一周結一次。
  
      待合作了三個月后,相信那時村民也有安全感了,蘭心閣就一個月結賬一次。
  
      周琦顯然是得到過秦蘭的吩咐,驗貨完畢之后,便馬上讓人帶著現金來結賬了。
  
      昨晚出海的漁民收獲都還不錯,這次送來的各類海產三百多斤,一共結了兩萬五千多元錢。
  
      如此,平均算到青山村每個人頭上都有兩百五十多了,何況昨晚出海的人數也就幾十個人,因此每人一晚的收入至少都有五百。
  
      “看來大伙兒的生活要改善了。”趙大寶暗暗想到,心里非常的開心。
  
      張福根臉上也滿是笑意,“大寶,叔謝謝你啦!”
  
      他雖然不如那些出海的人賺的多,但這一趟下來刨去油費,一塊錢的差價讓他差不多凈賺三百,比他以前跑一次運輸掙得還多。
  
      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回去也可以去海里轉一圈,應該還能再加一點額外的收入啊。
  
      “福根叔見外了不是。”
  
      趙大寶輕輕一笑,之后便讓張福根先回去了,想必那些晚上出海的漁民,要不等到這些錢到手是睡不著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估計到手了他們也睡不著,為什么?興奮啊!
  
      在張福根開車回去之后,趙大寶又跟周琦聊起來。
  
      “周大哥,你從事采購多年,應該認識不少人,不知道有沒有哪些愿意收購次一些的海產品啊?”
  
      一聽這話,周琦立刻明白趙大寶的心思了,說道:“老弟這是想為青山村那些不能賣到蘭心閣的海產品找銷路吧?”
  
      趙大寶點了點頭,他確實這么想的。
  
      周琦沉吟一會兒,笑道:“我有個朋友是做海鮮批的,一般的野生海鮮他都收購的,介紹給老弟認識一下當然沒問題,不過說起來老哥我也有個不情之請。”
  
      “哦?”
  
      聽到事情有眉目了,趙大寶心中也一喜,當即笑道:“周老哥有話直說,能幫的我一定幫。”
  
      “呃……”
  
      周琦遲疑了片刻,又偷偷環顧了左右,才低聲對趙大寶說道:“老弟種植出來的那蔬菜太美味了,不知能否弄點出來給老哥帶回家?”
  
      “啊?”趙大寶眉頭一挑,略顯驚訝,就這要求?
  
      周琦還以為要求太過分,又趕忙小聲保證道:“放心,絕對不要多,也就這一次,過幾天我跟老婆結婚紀念日,老哥我想給她做一頓好吃的。”
  
      如果是一般的普通食材,周琦直接從蘭心閣帶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問題。
  
      但趙大寶種植的美味蔬菜太稀缺了,但凡是送到蘭心閣,那幾乎是每一根菜葉都被利用起來了,周琦哪有機會私自帶回家啊。
  
      至于結婚紀念日那天帶老婆來蘭心閣吃飯……得了吧,周琦不覺得他真的能訂到那種美味蔬菜!
  
      如今蘭心閣餐館幾乎天天爆滿,那種美味蔬菜基本都被龍潭市有頭有臉的人預定了,真正能給到普通食客的量其實并不多。
  
      而且,結婚紀念日這種節日,他想跟老婆在家安靜過就好,不準備來到外面人多的地方。
  
      “看不出周老哥如此愛嫂子啊!”
  
      趙大寶哈哈一笑,爽快的答應道:“不就是一點蔬菜嘛,沒問題,周老哥那天要,我給你準備些新鮮的。”
  
      “真的?”周琦臉上一喜,旋即又擔心道:“那啥,老弟,這事兒可別跟秦總說啊。”
  
      周琦并不了解秦蘭與趙大寶又重新簽了合同,還以為蘭心閣依舊是買斷了趙大寶的菜園,所以,在他的認知中,他這種做法也算是一種變相的私占公司財物了。
  
      “肯定的!”趙大寶嘿嘿一笑。
  
      了卻一樁心事,周琦頓時大喜,當即大手一揮,道:“走,老弟,我帶你去見一見我那個朋友,保證讓他給你個最高收購價。”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