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9章 要脫衣服?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這是一個粉色裝飾的香閨。
  
      張妙可乖巧的坐在床邊,嬌俏的小臉上一片酡紅,鼻尖也因為緊張而沁出一絲香汗。
  
      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多了一只男人的粗糲大手,不時的在左邊按一按,片刻后又到右邊按一按。
  
      耳邊似乎還回蕩著男人的一些問題,但她已經緊張的根本聽不大清楚了。
  
      畢竟,從小到大,她還從沒有被男人如此親昵的觸碰過,這第一次的體驗自然是忐忑到了極點。
  
      男人那只大手仿佛一個開啟的熨斗,每一寸被他碰過的地方都熱辣辣的,更有一種從未有過的酥麻,她像是被電流擊中了一般。
  
      嚶嚀!
  
      張妙可情不自禁的發出一個羞人的聲音,待反應過來之后她更是害羞的緊閉雙眼,心臟撲通撲通跳的都要從胸膛跳出來了。
  
      “……”
  
      感受到張妙可的緊張,趙大寶頓時一陣無語,他看起來很像大壞蛋么?
  
      他開始也以為這小丫頭拉他單獨到房間里來,是想跟做一些大人之間才能做的有趣事情呢!
  
      但事實是……他顯然想歪了!
  
      小丫頭把他拉到房間里,說是自己肚子不太舒服,他還以為是女人的大姨媽造成的,但一問才發現并不是因為那事兒。
  
      他擔心是腸胃炎或者其他一些疾病,于是想通過簡單的按壓來初步預判。
  
      這不,他本來是在耐心的替張妙可檢查的,哪知連連問了好幾聲都沒人應答他,一抬頭才看到小丫頭的臉蛋紅的都仿佛快要滴血了。
  
      “丫頭,丫頭?”
  
      連續喚了好幾聲,最后還是他捏了捏小丫頭的臉蛋,她這才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
  
      “大寶哥,好……好了么?”
  
      張妙可聲音近乎蚊吟,目光閃閃躲躲的不敢看趙大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太羞人了,被一個人男人摸小肚子摸了這么久。
  
      如果趙大寶知道小丫頭的想法,一定會郁悶的想吐血,什么叫摸肚子?什么叫這么久?他只是按了幾下而已,何況才十幾秒鐘好嗎?
  
      另外,他又不是直接觸及肌膚,而是隔著衣服的好不好!
  
      “好什么好啊,問了你都沒應我!”
  
      趙大寶翻了翻白眼,有些哭笑不得道:“你這丫頭也太容易害羞了,你大寶哥難道看起來像壞人嗎?”
  
      “不……不是的。”
  
      張妙可羞赧的用手捏著衣角,聲若蚊吟,“大寶哥肯定是個好人。”
  
      說到這,小丫頭突然抬起頭,目光灼灼的望著趙大寶,一臉崇拜。
  
      “大寶哥,你真厲害,讓我爺爺都苦惱的事情,你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十六七歲的青春妙齡,正是容易崇拜的時候,這張妙可也是一樣的!
  
      身為張向榮的孫女,張妙可沒少從爺爺口中聽到趙大寶這個名字。
  
      諸如曾經最有希望考上大學的苗子、憑著自己的努力自學成才的獸醫、懂得知恩圖報、免費給村里人看病贈藥的好青年……
  
      趙大寶身上的光環太多了,雖然不見得有多么傳奇,但對于生活在小山村里的張妙可來說,這已經就是一種傳奇了。
  
      更何況,趙大寶解決村民海產品銷售難的過程,她是親眼看到整個過程的,僅僅一個電話,外加三言兩語,就將困擾她爺爺幾天的難題給輕松搞定了。
  
      太厲害了!
  
      “這有什么厲害的……”
  
      趙大寶謙虛的笑了笑,不過被一個小丫頭崇拜,這種感覺還是蠻好的,“行了,放輕松,別緊張,我給你看看。”
  
      張妙可羞赧的點了點頭,但也不像剛才那么緊張了。
  
      趙大寶微微彎腰,手在小丫頭肚子上按了幾下,又詢問了幾下,小丫頭雖然很害羞,但都一一回應了。
  
      “嗯……不是什么大問題。”
  
      “真的么?”
  
      張妙可撲閃撲閃著大眼睛,酡紅的小臉上泛著疑惑,道:“但我……我感覺還是有點不舒服。”
  
      “生活不規律的時候,偶爾會有這種情況的。”
  
      趙大寶松了口氣,又叮囑小丫頭道:“平常注意睡覺,不要洗冷水澡,辛辣食物少吃。”
  
      說完,他又望了望小丫頭。
  
      “要不,大寶哥給你按摩一下,這樣會很快舒服一些。”
  
      張妙可一聽按摩,頓時吐了吐香舌,但卻沒有拒絕,而是一臉羞澀,支支吾吾道:“要……要脫衣服么?”
  
      “……脫衣服?”趙大寶汗了一下,這丫頭想什么呢!
  
      “你如果覺得熱就脫吧。”
  
      揶揄的望著小丫頭,趙大寶才輕笑道:“一兩分鐘就搞定了。”
  
      “一兩分鐘?”
  
      張妙可大眼睛呆了一會兒,之后才嚶嚀一聲把臉捂住,張妙可你羞死人了,一個女孩子家的,說什么脫衣服啊!
  
      看到小丫頭這般嬌羞的模樣,趙大寶不禁哈哈一笑,彎下腰來,大手在小丫頭的腹部輕輕按了起來。
  
      與此同時,體內的靈力也隨之噴薄而出。
  
      “唔……好舒服!”
  
      張妙可不自覺的說了出來,只覺趙大寶那只手所在的地方都暖暖的,小肚子的不舒服也一下子消除了不少。
  
      但很快,她又感覺這實在太羞人了,趙大寶粗糲的大手,在她肚子上摸啊摸,有時候位置有點向下,都接近……
  
      嗯,但很奇怪,她好像一點也不討厭,似乎還是蠻享受其中的,正如趙大寶所說的,很舒服。
  
      一分鐘后。
  
      趙大寶站直了身,笑道:“如何?現在沒有什么不適了吧?”
  
      小丫頭其實沒什么疾病,只是有點腸胃脹氣而已,所以,他剛才用靈力幫忙調理了一下。
  
      另外,他又暗暗使用了點小靈雨術,小丫頭的不適肯定就消除了。
  
      “沒……沒了。”
  
      張妙可緩緩回過神來,心跳又是加速稍許,但感覺現在身體很舒適,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好過。
  
      “謝謝大寶哥。”張妙可甜甜一笑。
  
      “客氣啥啊,小丫頭!”
  
      趙大寶輕輕笑了笑,摸了摸丫頭的腦袋,之后便走出了香閨。
  
      “哼,人家哪里小了!”
  
      望著趙大寶離去的身影,張妙可俏皮的皺皺瑤鼻,不禁挺了挺胸,似乎想證明自己不小了。
  
      可當她自己低頭一看之后,不禁做了一個這樣的表情……o(╯□╰)o好像是有一點點小啊!
  
      對于小丫頭的心思,趙大寶自然不知道,來到堂屋之后,只看到張向榮,不見了張福根。
  
      “村長,福根叔呢?”
  
      “他去為明天早上的收購做準備了,泡沫箱、水箱……到時候裝海鮮的時候要用。”
  
      張向榮簡單的是了一嘴,接著又問起孫女的情況,“妙可那丫頭咋地啦?”
  
      “沒什么,就是有點胃脹氣。”趙大寶將情況說了一遍。
  
      “這丫頭……我都說過她了,晚上別睡的太遲,平常也少吃點辣。”
  
      張向榮無奈搖搖頭,才對趙大寶感謝道:“大寶,多謝了。”
  
      “村長,瞧你這話說的,什么謝不謝的,當年我那事兒還多虧您幫忙呢!”
  
      趙大寶微微笑了笑,之后便告辭回家了。
  
      回到家中,他將開荒種菜的想法一說,得到了家人的一直支持,接著,一家人便準備一起行動。
  
      這時,孫玉香卻提議道:“爸,媽,這體力活讓我跟大寶來就好了,你們在家里弄玉米粒吧。”
  
      趙大寶也點點頭,以后這種體力活,父母也要少做一些,畢竟這幾年他們吃的苦夠多,也該慢慢開始享點清福了。
  
      對于兩小年輕的孝順,二老自然是開心不已,沒怎么堅持就同意了。
  
      不一會兒。
  
      兩人便來到了那片荒地上。
  
      孫玉香一點也不嬌柔,找了個起始位置,雙腳一前一后,身體略微前傾,鋤頭一揚,挖了起來。
  
      斜陽灑在她的身上,襯出一捧金色光輝,粉臂、纖腰、美臀、玉腿……無疑不透著一種健康的力量美!
  
      趙大寶不禁看的有點發呆,心說不愧是我的玉香姐啊,美,太美了!
  
      他就喜歡孫玉香這樣子的,不像那一些城市里的女人,胭脂水粉味濃,公主病還一堆,只要這個,不要那個,超難伺候!
  
      孫玉香卻不同,從來不跟他鬧,而且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床上放得開,地里撒得開……
  
      多好!
  
      孫玉香正挖著地,卻聽不到趙大寶的動靜,轉身抬頭一看,只見這家伙直愣愣的望著他,眼里綻放的光芒讓她都害羞。
  
      “看什么看呢,還沒看夠啊!”
  
      嗔白了小男人一眼,孫玉香又嫵媚一笑,故作弱弱道:“趙老爺準備就讓小女子一個人挖地呢?”
  
      “趙老爺,小女子?”
  
      趙大寶渾身一個激靈,看著小妖精那妖嬈狀,恨不得立刻將她就地正法,“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哼哼的說了一句,趙大寶鋤頭一抬,迅速的開墾起來。
  
      只見他如同安裝了小馬達一樣,哼哧哼哧的很快就挖了一大片,而且隆的高低有序,溝渠什么的也完美……
  
      孫玉香目瞪口呆,這丫的是機器嗎,這速度這效率……嚇死人啊!
  
      “就算沒跟蘭心閣合作,跟著這樣的男人生活,我也很幸福啊。”
  
      最古樸的鄉下女人選擇丈夫的標準,不是看臉,不是看房,不是看車,不是看錢,而是看這個男人到底會不會干農活。
  
      畢竟,對于很多鄉下人來說,經營好那一畝三分地,才可能會創造出所有。
  
      而趙大寶現在的表現,在孫玉香這女人眼中,就顯得非常的……男人!
  
      “趙老爺,加油哦,如果您比奴家挖的多兩倍,晚上奴家就答應您那天說的那個條件呦!”
  
      孫玉香沖著男人嗤嗤一笑,把食指放到嘴邊,做了個舔的動作,盡顯妖嬈與嫵媚。
  
      “真的?”
  
      趙大寶愣了一會兒,他當然明白孫玉香那個動作的意思,那不就是她愿意用嘴……
  
      “小娘皮,僅僅是兩倍的量嗎?哼哼,晚上給爺準備好了……”
  
      低沉悶吼了一聲,為了晚上的享受,趙大寶鋤頭飛舞,瞬間就開始暴走,長生訣運轉速度……MAX!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