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7章 三個問題!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青山村,趙家。
  
      趙大寶回到家的時候,婆媳兩人正剝玉米粒。
  
      在農村,玉米一般的處理辦法分兩步:
  
      第一步,先是將整個剝去玉米衣的玉米暴曬一些時日,這樣可以進行初步的去除水分;
  
      第二步,人工將玉米粒從玉米穗軸上弄下來,再一次通過在太陽底下暴曬來去除水分。
  
      經過這兩個步驟的處理,玉米粒基本可以存儲了,只要注意防潮等因素,應該是能儲藏相當長的時間。
  
      孫玉香與劉慧芳現在就在進行第二個步驟,只見婆媳兩人有說有笑的搭配著剝玉米粒,甚至連趙大寶已經走進家門了都沒有察覺。
  
      “呦,娘倆聊什么呢?這么投入,這么開心?”
  
      趙大寶嘿嘿一笑,搬個凳子坐在孫玉香旁邊,一起幫忙弄了起來。
  
      “再聊玉香學拼音識字呢,太胡鬧了,你小子啊!”
  
      劉慧芳瞪了趙大寶一眼,你說孫玉香都三十歲的人了,還學什么拼音識字,這小子不折騰人么?
  
      但正所謂青菜蘿卜各有所愛,她勸阻了孫玉香好幾次了,但這丫頭似乎還挺樂在其中的,她也當婆婆的也就不好再說什么了,搞不好還是人家小兩口恩愛的方式呢。
  
      不過,身為一個母親,該敲打兒子的,還是要敲打的,她老趙家不能亂折騰人啊,否則傳出去給人家聽了多不好。
  
      趙大寶尷尬的撓撓頭,老媽看來是真接受孫玉香了,他心里既是開心,又是郁悶,孫玉香現在看起來比他這兒子還得寵啊。
  
      看到小男人訕笑的模樣,孫玉香笑的很開心,但旋即又有些疑惑,“大寶,你早上不是騎摩托車去的嘛,現在怎么走路回來了?”
  
      “嗨,別提了,早上我去市里時,把車停在公交車站的,等我回來的時候就不知道被哪個龜孫子偷走了。”
  
      一提起這一茬,趙大寶更郁悶了,那輛二手摩托車雖然很舊,但也值個幾百塊錢,被偷了還是挺肉疼的。
  
      “被偷了?”
  
      劉慧芳先是一愣,接著便罵那小偷缺德,但也埋怨趙大寶停車的時候不注意,不然怎么就讓人家給偷走了呢?
  
      趙大寶無奈的聳聳肩,哭笑不得的道:“我怎么知道還有哪個眼睛不好使的小偷會偷我那輛破車啊!”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那輛破車偷了就偷了吧,咱再買一輛新的。”
  
      孫玉香也有些心疼,但想起他們與秦蘭簽訂的那合同,似乎也沒必要再在乎這幾百塊錢了。
  
      “而且那輛車也太破舊了,大寶開著我也不放心,現在被偷了正好換新車。”
  
      劉慧芳與趙大寶一聽這么分析,也覺得甚是在理,兒子人身安全可不是一輛車所能比擬的,這事兒就純當破財消災了。
  
      “行,改天就去買輛新的。”
  
      趙大寶哈哈一笑,趁著孫玉香不注意便偷吻了她一下,“還是玉香姐想得比較周到啊!”
  
      “呀,小壞蛋,媽還看著呢!”孫玉香嗔白了趙大寶一眼,將這小子推到了一邊,“哼,就知道不正經。”
  
      劉慧芳看著小兩口打情罵俏,臉上滿是笑容,這小兩口感情越好,她抱孫子的希望不越大么?
  
      剛才趙大寶沒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問過孫玉香了,知道兩人最近都沒做防護措施,而且那什么的次數也是蠻多的,大大增加了她抱孫子的機會了。
  
      “對了,大寶,玉香說你跟人家秦老板談合作去了,又是什么合作啊,你最后談妥了嗎?”
  
      “嘿嘿,大合作唄!”趙大寶神秘一笑,道:“至于是什么合作嘛……我先保密嘍!”
  
      “敢跟你老娘玩神秘,臭小子!”
  
      劉慧芳拿起幾粒玉米砸了一下趙大寶,但也沒繼續再追問下去,只是叮囑道:“秦老板跟咱家可有大恩,你可千萬好好招待人家,可別把人家大老板惹毛了,知道不?”
  
      “媽,這您放心,大寶肯定好好伺候秦老板的。”
  
      趙大寶還沒來得及回答,孫玉香已經率先說道,只不過稍稍在‘伺候’二字上加了重音,說完,還望著身邊的男人,揶揄的嬌笑了幾聲。
  
      趙大寶汗了一笑,連連稱是,他讀懂了孫玉香的調侃之意,知道女人肯定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不想再繼續這樣的話題,他趕忙使出乾坤大挪移,問道:“老爸人呢?去地里了?”
  
      聽了這話,劉慧芳才‘噢’了一聲,想起一件事情,忙對他說道:“剛才村長過來,說是有事找你商量,你不在,就把你爸拉去了,還說你如果回家了就立刻過去一下。”
  
      “有這事兒?”趙大寶眉頭一挑,當即就站起來,道:“那我過去看看。”
  
      很快,趙大寶來到村長家,發現這兒人還不少,老村長張向榮、他的兒子張福根,以及村里一些其他的鄉親,而他父親趙鎮海自然也在其中。
  
      “大寶來了啊,坐坐坐!”
  
      老村長看到趙大寶到來,趕忙讓孫女張妙可看座了,“丫頭,再去給你大寶哥泡杯茶。”
  
      “村長,看您客氣的,還倒什么茶啊。”
  
      趙大寶笑了笑,剛想拒絕來著,但小姑娘人雖然靦腆,但手腳倒是快得出奇,已經是給他端上了一杯熱茶,“多謝啦,小妙可。”
  
      “干嘛叫人家小妙可,人家今年十六了好不好,哪里小了!”
  
      一聽這話,張妙可不禁嘟囔一句,但很快就羞赧的笑了笑,扭頭進了偏房去看電視了。
  
      趙向榮等人見此,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趙大寶訕訕一笑,心中那個汗啊,在他眼里張妙可可不就是個小姑娘嘛,但想想人家都已經十六歲了,確實也不小了,在古時候,十六歲的女孩早就嫁人了。
  
      “村長,到底啥事兒啊?”趙大寶喝了一口茶,問道。
  
      “是這么個事兒……”
  
      張向榮就等著趙大寶呢,所以一看這家伙奔向主題,當下就將情況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趙大寶一聽,這才明白怎么回事,原來問題還是出在海鮮收購上。
  
      嘗到了將海鮮以高價……也不算高價,反正就是正常價格賣給蘭心閣的甜頭,青山村的漁民自然就受不了被鎮上那些黑心海鮮販壓榨那么多價。
  
      最近幾天村里都的人沒少跟那些海鮮販談判,但人家目前不缺少貨源,你青山村不賣,其他村的貨源有的是。
  
      而結果就導致村里一些人捕撈的海產品反而賣不出去了,這下問題就大了,很多人找上村長,希望他拿拿主意。
  
      老村長也沒什么辦法,如果有合適的銷售渠道,他早就不讓村民賣給那些吃肉不吐骨頭的黑心海鮮販了,思來想去,他覺得這事兒還是要求助趙大寶。
  
      畢竟,整個村子里也就趙大寶認識一些有能量的人,比如,蘭心閣老板秦蘭,美女鎮長杜若兮……
  
      也因此,他這才匆匆找上趙鎮海與趙大寶前來商量。
  
      而對于這事兒,趙鎮海是拿不定主意的,只能讓趙大寶親自過來決定了。
  
      在老村長說完之后,趙鎮海也開口對趙大寶說道:“大寶,你看能不能跟那秦老板商量一下,讓咱村的海產品每天往她那酒店銷售一些。”
  
      趙鎮海是個樸實的莊稼人,知恩圖報,八年前鄉親們的恩情,他是記在心里的,現在如果有機會幫大家一把,他還是很希望趙大寶幫忙的。
  
      “這個……”趙大寶沉吟一會兒,便對父親與老村長等人說道:“我現在就打個電話問一問蘭姐。”
  
      說著,便拿出手機撥打了秦蘭的電話。
  
      其實,趙大寶覺得這問題應該不大,青山村的漁民都是小船捕魚,每個人每天的漁獲其實很小,整個村子一共加起來估計也就幾百斤的樣子。
  
      這些海產品并不算多,蘭心閣即便消耗不完,應該也能消耗掉大半。
  
      何況,他突然想到自己現在也是蘭心閣餐館的老板之一了,如果能夠讓餐館的銷量增漲的更多的話,那年底分紅的時候得到的錢豈不是更多?
  
      剎那間,一個完美的注意就在腦海里成型了,也在這時,秦蘭的電話通了。
  
      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傳來秦蘭調侃的嗤笑聲,“怎么啦?想姐了?姐隨時等著你的通天火柱噢……”
  
      “通天火柱?”
  
      一聽女人勾魂的聲音,趙大寶不由一陣激動,這女人現在跟他說話越來越大膽了,暗示性也太強了吧?
  
      但想起杜若兮的剪刀,他又暗暗擦了把冷汗,趕忙故意咳嗽了一聲,“蘭姐,我現在在村長家呢,有個事情想咨詢你一下。”
  
      “嗯,什么事,說吧。”
  
      一聽趙大寶這話,秦蘭頓時明白,這小子身邊還有其他人,她的聲音也立刻恢復正常,但還是透著一股成熟美婦該有的嫵媚。
  
      聽到秦蘭的聲音變正常了,趙大寶才暗暗松了口氣,將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過了片刻,他才問道道:“蘭姐,你看蘭心閣能不能每天采購我們村漁民捕撈上來的海產品呢?”
  
      事關蘭心閣餐館的生意,秦蘭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斟酌了一會兒。
  
      “可以是可以,那天從你們村采購的那批海鮮,食客們的反響還不錯,但這里面還是有三個問題。”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