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6章 小老公啊!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鎮長,我先回去了,有事您給我電話。”
  
      將車停在玫瑰花城2幢1單元附近,羅美霞沖杜若兮恭敬的說了一句,之后便很識趣的開著轎車離開了。
  
      “羅局長,再見啦。”
  
      微笑著跟羅美霞揮手道別,趙大寶心情之好不言自喻。
  
      “走吧。”
  
      看到趙大寶開心的模樣,杜若兮的唇角微微勾起,踩著高跟鞋‘蹬蹬蹬’的上樓回家了。
  
      “好嘞!”
  
      趙大寶心中一陣激動,屁顛兒屁顛兒的跟上,肉償,肉償啊,杜若兮現在帶他回家準備肉償了啊!
  
      “若兮……”
  
      一進屋,趙大寶隨手一關門,就迫不及待的將杜若兮從后抱住。
  
      “猴急什么啊你!”
  
      杜若兮身軀一扭動,掙開小男人的懷抱,輕輕的往沙一坐,優雅的翹著二郎腿,“我的小老公呢,人家渴了!”
  
      說完,便笑瞇瞇的望著趙大寶,美麗的星眸一閃一閃的。
  
      “我的小老公?”
  
      趙大寶又是一陣激動,立刻殷勤的去倒水了,片刻之后,給女人送上一杯溫水。
  
      “真乖!”
  
      杜若兮淺嘗一小口,蔥指一點男人眉心,嗤笑道:“我的小老公,你先去洗個澡吧,我們然后再……”
  
      然后再?
  
      然后再肉償啊……嗷嗷嗷!
  
      二話不說,趙大寶立刻沖向浴室,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
  
      十分鐘后。
  
      趙大寶將自己完全洗白白了,腰間裹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
  
      抬頭一看,客廳沙上已經沒了杜若兮的身影,那肯定是去臥室了……嘿嘿!
  
      一進臥室,果然,杜若兮早就已經在臥室里等他了,甚至還換了套引誘他犯罪的裝扮。
  
      只見女人穿了一條恰到好處的米色連衣裙,前凸后翹的身材完美體現,連衣裙的下擺開的很低,臀下差不多都露出來了。
  
      隱隱之間,可以窺到……咳咳,口水都要留出來了!
  
      趙大寶盯著看了好幾眼,這個女人真是太妖孽了,脫光衣服之后讓人激動,穿衣服后更讓人激動啊!
  
      上次杜若兮醉酒,他過來替她收拾,那時,他就在女人的衣柜里現了一堆很大膽的衣服,而眼下這條米色連衣裙算是其中比較保守的了。
  
      杜若兮不介意趙大寶熾熱的目光,反而在他的面前輕輕的轉了一圈,問道:“小老公,好看嗎?”
  
      這條裙子她很喜歡,但買來后從沒穿過,畢竟下擺太短,她不敢穿出去,但現在在趙大寶面前穿就沒問題了。
  
      “好看,好看啊,太好看了!”
  
      趙大寶很誠實的點點頭,但心里還是有一絲郁悶,“看不出來你平常還喜歡這些比較大膽的衣服!”
  
      男人可恥的占有欲開始作祟了!
  
      “喜歡是喜歡,但不敢穿出去,也就我一人在家時偶爾穿一下,你是第一個看到我這樣穿的人。”
  
      杜若兮伸手拂了拂耳鬢青絲,笑吟吟的望著眼前的小男人,“你不喜歡?那我換條褲子吧。”
  
      “我是第一個欣賞的?”
  
      趙大寶愣了一下,旋即便興奮的笑道:“別別別……別啊,我挺喜歡的啊,嘿嘿,以后就只穿給我一個人看吧。”
  
      說著,他又指了指衣柜里一條抹胸裙,“要不,這一套你也試一試?”
  
      那是一條鏤空半透明的裙子,以杜若兮這完美的身材,可想而知穿上之后是多么的撩人。
  
      “會有機會的!”
  
      杜若兮瞇著眼睛淺淺一笑,并沒有滿足趙大寶的需求,“衣柜里有你的衣服,穿好之后再出來吧。”
  
      說完,便踩著一雙水晶色的涼拖鞋,柳腰豐臀一搖一擺的出去了。
  
      “……”
  
      趙大寶一臉迷茫,還穿衣服干嘛啊?直接辦正事不好?反正等下還要脫!
  
      另外,這女人去客廳做什么?難道不在臥室辦正事?
  
      “莫非她喜歡在客廳……嘿嘿嘿!”
  
      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杜若兮的心思,趙大寶心中那叫一個興奮與激動,拉開衣柜,準備換衣。
  
      也不知道這女人什么時候買的,早就為他準備了好幾套新衣服,全部都整整齊齊的放在衣柜里……
  
      趙大寶很快換上一身清爽的新衣服。
  
      嗯,毫無疑問,這些都是為他準備的,而不是為其他男人什么的……
  
      為什么這么確定是為他準備的?
  
      理由很簡單,因為所有男士的衣服褲子大小都正好適合他!
  
      最能佐證的,是抽屜里所有男士里面穿的那條小褲子,這回的型號完全合適,不像上一回那么小了!
  
      毋庸置疑,杜若兮肯定從上一次的經驗中,重新買的時候全換上了最大號。
  
      “這女人還是蠻細心的……嘿嘿!”
  
      當他換好衣服出來時,杜若兮又坐在沙上,正舒適的翹起二郎腿,“小老公,坐過來!”
  
      女人嘴角微微揚起,手在邊上拍了拍,趙大寶當即心領神會,嘿嘿一笑,挨著坐下。
  
      “什么時候開始啊?”趙大寶有些等不及了。
  
      “我們現在就開始!”
  
      杜若兮的星眸微微瞇起,不知從哪拿出一把剪刀,笑呵呵道:“老老實實的交代吧,都惹了些什么女人!”
  
      說著,還沖他的腿間咔嚓咔嚓比劃兩下。
  
      “……”
  
      趙大寶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將腿緊緊并攏,媽呀,這女人帶他回家難道不是要肉償他嗎?
  
      霎時間,所有邪念消散一空,一股寒氣直逼兩腿!
  
      我去!
  
      說好的肉償變成嚴刑逼供,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啊?
  
      趙大寶欲哭無淚!
  
      “若……若兮,我的大領……領導,別激動,別激動,有話好好說!”
  
      “說吧,我不激動,但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杜若兮瞇眼一笑,道:“根據我上次給你的丈量,這把剪刀咔嚓一下下去,保證干脆利落,一次就能剪斷,應該不會痛的。”
  
      一聽這話,趙大寶臉都綠了,咔嚓一下都成太監了,還不痛啊?不痛你試試……呃,忘了,這女人本來就沒有,試不了。
  
      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又或者大鳥敵不過剪刀,總之,在杜若兮的威逼利誘下,趙大寶一五一十的招了。
  
      除了長生造化訣的秘密之外,將其他所有的事情全盤說出,比如與孫玉香的關系,與秦蘭、胡亦可的關系等等。
  
      聽完之后,杜若兮也有點小驚訝,她還以為趙大寶只是個山里的窮小子呢,哪知道這家伙最近不聲不響了大財啊。
  
      甚至,到了年底,這小子都可以憑借著蘭心閣餐館的分紅成為百萬富翁了!
  
      趙大寶的際遇讓她感到驚訝,但同時她也隱隱有一絲開心,她的眼光看來還是沒問題的,這家伙并不是個一般的農民!
  
      不過,這家伙最近的桃花運太旺了吧?
  
      短短時間就招惹了三四個女人,照這種態勢下去,以后還不得有一籮筐的女人啊。
  
      到時候,恐怕跟她小叔杜天瑯都有的一拼了!
  
      但話又說回來,這家伙雖然桃花運泛濫成災,但仔細一看都不是他主動的,孫玉香、秦蘭、胡亦可……嗯,還有她自己!
  
      甚至,如果真的還要再細算的話,還有這貨的前女友柳筱竹……
  
      那天,趙大寶在路上橫沖直撞的,顯然是情緒失控不大對勁,事后她讓人去調查了一下,才知這家伙碰到了柳筱竹,被勾起了八年前那樁恩怨。
  
      她的調查的資料比較完備,所以估計趙大寶跟柳筱竹,這兩人之間日后還有瓜葛……嗯,前提是趙大寶知道前因后果。
  
      “咱……咱先把剪刀放掉吧!”
  
      趁著杜若兮失神思考時,趙大寶趕忙奪過剪刀,放到一邊,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
  
      “呵呵,瞧你那樣兒!”
  
      杜若兮抿抿嘴,臉上嬌靨如花,心里面卻在想,小樣兒,這小子還挺配合她的!
  
      如果不是趙大寶有意愿主動坦白,哪怕她再怎么威脅他也不會說的。
  
      換言之,趙大寶既然有這種舉動,便意味著這廝心里有她。
  
      哼哼,算這臭小子勉勉強強初步過關吧!
  
      “這個……”
  
      趙大寶嘿嘿一笑,厚著臉皮又黏了上來,“若兮,呃……真的可以嗎?”
  
      “可以什么啊可以?”
  
      杜若兮嘴角揚起一抹優雅的弧度,靜靜的端詳這小男人的表情,嗯,那厚臉皮之中又帶著一點點忐忑,蠻有趣的。
  
      “就是我們……我們……你懂得啊!”趙大寶心里像有一只小手在撓一樣,癢得很。
  
      “我不懂!”杜若兮淺淺輕笑,繼續逗弄道:“你把沾花惹草的事都說了,還來想我們有什么可以的?”
  
      “……哎呀,別鬧了!”
  
      趙大寶受不了了,大膽將女人摟住,挑明道:“如果你真的介意這些事情,早就將把我掃地出門了,若兮,我想追你,可不可以?”
  
      杜若兮:“……”
  
      她還以為這小子會說娶她呢,感情這小男人的膽子也不大。
  
      “我并不是不介意,之前沒確立關系,不怎么好要求你,但現在嘛……”
  
      任由男人緊緊摟著她的纖腰,杜若兮從旁邊拿來一串鑰匙,“這是我家的鑰匙,給你。”
  
      “這意思是……”趙大寶眼睛一亮。
  
      “除了孫玉香之外,其他的女人,你管好自己,不然……”
  
      杜若兮拂了拂耳鬢青絲,眼眸卻望向一旁的剪刀,其意不言而喻,你小子再亂搞,我就把你咔嚓了。
  
      “沒問題!”
  
      趙大寶用力點頭,胸口拍的砰砰響,信誓旦旦的保證,“管不住自己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到處沾花惹草,就你還好男人?”杜若兮不禁莞爾,這小子哪來的自信啊!
  
      “……”趙大寶只得訕訕一笑,做了一個這樣的表情o(╯□╰)o
  
      過了片刻,他才干笑兩聲,小聲的詢問道:“那……那玉香姐……”
  
      “孫玉香……先這么著吧!”
  
      杜若兮沉吟一小會兒,沒強求兩人立刻分開,這主要是有兩個原因:
  
      第一,通過剛才趙大寶的詳細陳述,她才知道孫玉香原來是寡婦,且沒有與他領證結婚的意愿。
  
      嗯,也不能說是沒有,只能說有心結在,估計不會領證的。
  
      這讓她稍稍有些放心,如果她真的與趙大寶走在一起,那與這家伙領證的人只能是她!
  
      第二,她與趙大寶最后到底如何還兩說,她的家人那一關太難過了,尤其是老爺子那一關。
  
      一個鄉野小農民想要走進她那樣的豪門世家,這其中的難度……恐怕是不亞于一步登天吧!
  
      因此,趙大寶現在羈絆著一個孫玉香,日后即使是與她分了也不孤單。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覺得即便強求兩個人分開,估計趙大寶這家伙也做不到。
  
      偷了腥的貓想要再不偷,太難了。
  
      何況,她雖然沒有親自體驗過,但從這家伙那尺寸來看,那方面的能力應該很強,你說這總不能憋死他吧?
  
      趙大寶最擔心的就是杜若兮要分開他與孫玉香,但現在聽到女人如此寬宏大量,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的愣了一下,這是真的?
  
      下一刻,他便緊緊的抱著女人軟柔的身軀,不知該如何表達此刻復雜的心情。
  
      “我的小老公啊,別高興的太早了!”
  
      杜若兮笑吟吟的望著小男人,皓朝上一抬主動獻上香吻,“國慶陪我回家,希望到時候你能像現在一樣昂揚挺立啊!”
  
      說著,女人的小手大膽的摸了他兩下,摸他哪里……呃,你們懂的!
  
      趙大寶本來挺激動的,但一聽杜若兮這句話,頓時隱隱有軟的感覺,我去,杜若兮的家庭背景應該比較恐怖吧?
  
      可惜,某人還是低估了燕京杜家的能量,那不是比較恐怖,而是……級恐怖!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