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5章 風水之道!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若是以前,被一個市委常委鄭重握手,趙大寶肯定會受寵若驚的。
  
      但現在嘛,可能是因為杜若兮的緣故,他對官員也沒那么敬畏了!
  
      “張書記,不用謝我,我也是杜鎮長請來幫忙的,如果真要謝就謝杜鎮長吧。”
  
      趙大寶不卑不亢,輕輕的笑了一下,“另外,解鈴還須系鈴人,張老的病根是心病,那味藥若找到了,自然就完全康復。”
  
      一聽這話,張維國臉色暗了一下,但還是很快振作精神,對趙大寶再次表示感激。
  
      與此同時,他也向杜若兮望過來,“杜鎮長,這次真的多謝了,你應該有什么事情吧?只要不違背黨紀法紀,能幫忙的我一定幫忙。”
  
      張維國也不是愚笨之人,他與杜若兮非親非故的,對方卻請趙大寶來幫他父親看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有求于他了。
  
      “張書記,確實有事請您幫忙,不過張老大病初愈,要不……”
  
      杜若兮自然是希望事情越快解決越好,但也不能不考慮到張維國現在的情況。
  
      更何況,所謂隔墻有耳,醫院人多嘴雜,可不是一個談事情的地方。
  
      見杜若兮如此明事理,張維國不禁暗暗點頭。
  
      他現在確實是想好好的陪一陪老父親,但假如杜若兮真的想現在就與他談的話,他也肯定會認真聽一聽到底是什么事情。
  
      畢竟,老父親的身體能夠有所改善,也多虧杜若兮與趙大寶二人幫忙。
  
      就在張維國沉吟著是不是改天再與杜若兮談事時,張民錫已經從床上站了起來,伸伸手,扭扭腰,踢踢腿……
  
      簡單的幾個動作后,張民錫感覺很良好,便道:“維國,被小趙這么一治療,我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不如出院回家吧。”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喜歡醫院的氛圍,哪怕張民錫是住在這特殊護理病房之中。
  
      “爸,這……”
  
      張維國一驚,雖然老父親氣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但現在就出院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這時,趙大寶也開口笑道:“除了心病,張老現在身體確實無甚大礙,回家休養也有利于身體健康。”
  
      “真的?”張維國還是有點不太放心。
  
      “張書記可以找醫生再仔細檢查一下。”趙大寶給了個建議,但話中透露著自信。
  
      張維國一想也是,便立刻聯系院方,醫院領導自然清楚張維國的身份,不敢怠慢,立刻派相關專家過來給張民錫做了一通仔細檢查。
  
      毫無疑問,檢查之后,張民錫除了有些氣血不足外,并沒有其他的什么太大毛病。
  
      張維國這才放心下來,馬上辦理了出院手續。
  
      杜若兮、趙大寶與羅美霞也沒閑著,一起幫張維國把張民錫送回了家中。
  
      而在這個過程中,杜若兮將羅美霞向張維國介紹了一下。
  
      雖然張維國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并沒有表示什么,但即便如此,羅美霞也是欣喜若狂,這可是市委常委啊,若是平常怎會理她啊!
  
      忙完這一通之后,時間已是中午了。
  
      幾個人本想去外面吃飯,但考慮到張民錫剛出院,張維國便決定在家里燒飯。
  
      羅美霞哪敢讓市委常委親自下廚給她做飯,當下便自告奮勇的攬下了廚房里的所有活,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便做出了一大桌飯菜。
  
      飯桌上的氣氛比較和諧與歡樂,張維國與杜若兮也比較熟稔了,羅美霞則坐在一旁靜靜的陪著,偶爾才很小心的插上一兩句話。
  
      午飯過后。
  
      張維國將杜若兮叫到書房,開始談論起杜若兮的所求,而羅美霞自知資格還不夠,便收拾餐桌與洗刷碗盤了。
  
      至于趙大寶,他不懂政治,就陪著張民錫聊天了。
  
      “張老,這就是您孫女?”
  
      張民錫的房間還是蠻大的,里面有不少小女孩的照片,但看得出來都是同一個人,毋庸置疑,肯定是張老孫女張雯雯了。
  
      “是啊!”
  
      張民錫身體雖然好了,可興致依舊沒那么好,親孫女遺失了十八年,老人家怎么能放心啊。
  
      趙大寶看了幾張照片,小女孩確實蠻可愛的,笑起來的時候兩個小酒窩很萌。
  
      如果十八年前張雯雯沒有被拐走的話,想來現在已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而且,若像農村里的女孩子那樣早結婚,說不定都有自己的家庭與孩子了。
  
      “國家現在有專門建立打拐dna數據庫,如果雯雯的dna有輸入到里面去,應該可以跟她爸的dna匹配上,但是……”
  
      張民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又看旁邊魚缸里的紅龍魚,那蒼老的臉上布滿了無奈。
  
      當年張雯雯被拐走時才一歲多點,或許根本不知自己是被人領養的,又或者她沒找回親生父母的想法……
  
      總而言之,張雯雯的dna還沒輸入到國家建立的打拐dna數據庫中。
  
      所以,十八年后的今天他們若真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回張雯雯,幾無可能!
  
      看到老人家情緒如此低落,趙大寶心里也是隱隱擔憂,若如此繼續下去,估計用不了多久,張民錫又會變得跟之前一樣病怏怏的了。
  
      人不能長時間的精神萎靡不振,這個或許短時間內看不出什么,但時間一長就會產生化學反應,許多可能沒有的病也會并了。
  
      比如,抑郁癥……
  
      “張老,其實您應該開心一些,或許雯雯很快會回家也不一定。”
  
      趙大寶扶著老人坐在椅子上,指著魚缸里的母紅龍魚笑道:“您看它養了十八年都不懷孕,為什么最近就突然懷孕了呢?”
  
      人老了有時就像孩子,哄一哄就會開心起來,這不,一聽趙大寶的話,張民錫的注意就轉移了,問道:“為什么?”
  
      迎著老人家疑惑的目光,趙大寶輕輕一笑,說道:“這種魚我雖然不懂得欣賞,但看上去確實挺漂亮,應該是一種風水魚吧?”
  
      “既然是風水魚,如今魚變化了,這說明風水就變化了。而紅龍魚繁衍后代,便預示著開花結果,這無疑是個好兆頭!”
  
      “也許,它冥冥之中在預示著什么……”
  
      這番話是他慰藉老人所用,其中大部分是在胡說八道,但其實也有一定的道理。
  
      風水之道,玄秘奧妙。
  
      他從長生造化訣中窺知一點點皮毛,雖還不能像醫術那樣能夠化為己用,但對于風水之奧秘也是了解一絲絲。
  
      這條母紅龍魚與失蹤的張雯雯,以自然科學的角度來說,兩者之間自然是沒有關系的。
  
      可是,以風水的角度來看的話,二者之間就有點關系了。
  
      張民錫之所以買這條紅龍魚,是因為當年的小張雯雯喜歡,而之后張雯雯就被人拐走了,張民錫十八年一直睹物思人。
  
      十八年的精神意念加之其身,無形中就形成一個風水格局,將張雯雯與紅龍魚聯在一起。
  
      如今風水魚生了變化,張雯雯應該也是變化了,只不過,這種變化到底是好與壞,趙大寶卻是看不出來的。
  
      也許真如他所說的,張雯雯不久后回家,一家團圓,皆大歡喜。
  
      但也有可能,張雯雯現在的生活環境生了劇變,而且還是往一個不好的方向在變化。
  
      不過,既然安慰張民錫,他只能挑好的說,不可能挑壞的說。
  
      果然,老人家聽了他的話后,臉上的愁容稍稍緩解。
  
      “希望承小趙你吉言,雯雯能夠平安回家,這人老了之后,就盼一家團圓,其他的管不了,也不去奢求了。”
  
      張民錫有一些感慨,又是一聲長長嘆息,這都等了十八年了,也只能繼續等下去,只希望死前能再看到孫女一眼……
  
      聽著老人希冀又無奈的話,趙大寶心里也不怎么好受,沉吟了一會兒,才道:“張老,雯雯的生辰八字你有嗎?”
  
      “生辰八字?”張民錫愣了一會兒,“有啊,小趙你準備干嘛?”
  
      “呃,我認識一個算命的,可以請他幫忙算算。”
  
      趙大寶隨便編了個理由,他其實是想自己卜一卦,看看能否算出張雯雯如今的信息,但他又不怎么確定,他現在的能力行不行。
  
      不過,那天給他自己占卜的結果“否極泰來,桃花泛濫”還是蠻準的,這不,從那天開始他的人生軌跡就開始往好的方向轉了。
  
      “算命……”張民錫苦笑一聲,這玩意兒能信嗎?
  
      雖然覺得不可信,但他還是把張雯雯的生辰八字給了趙大寶,畢竟,萬一真的有什么能人隱士呢?
  
      趙大寶在拿到張雯雯的生辰八字之后,杜若兮與張維國也從書房出來了,看女人那一身輕松的樣子,他就知道事情估計基本成了。
  
      “張書記,這事兒就拜托您了。”杜若兮對張維國感謝道。
  
      張維國點了點頭,一臉嚴肅:“只要他們真違紀了,我一定會來處理的。”
  
      杜若兮淺淺一笑,見時候也不早了,當下便與羅美霞、趙大寶一起向張民錫、張維國父子辭行了。
  
      回湯嶼鎮的路上,羅美霞在前面開車,目不斜視,趙大寶與杜若兮則坐在后面聊了起來。
  
      “你剛才跟張老聊了什么?”杜若兮有點好奇。
  
      “天南地北,胡亂侃唄。”
  
      趙大寶嘿嘿一笑,在羅美霞看不到的地方,握著女人的小手一遍遍摸著,愛不釋手。
  
      杜若兮心跳加了一些,俏臉也是浮現兩朵紅云,想掙開男人,卻又掙不開,只能嗔白了這家伙一眼,任由小男人恣意妄為了。
  
      “今天多謝你幫忙了。”
  
      杜若兮這聲感謝倒是真心的,要是沒有趙大寶的神奇醫術,她甭想搭上張維國這層關系。
  
      “口頭上的感謝多么蒼白啊!”
  
      趙趁著杜若兮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偷吻了她的臉頰一口,趙大寶才湊到她耳畔,低聲道:“來點實際的補償,比如……”
  
      “比如什么?”杜若兮扭捏了一下,男人靠的她太近了,那熾熱的呼吸吹的她有點酥癢,心跳不知怎么的又加了一些。
  
      趙大寶嘿嘿一笑,瞄了一眼羅美霞,見其無所察覺后,才輕咬住杜若兮的耳垂,緩緩的低聲說出兩個字:“……肉償!”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