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4章 真神醫啊!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看到進來的中年男子,杜若兮頓時心中一驚,呼道:“張書記!”
  
  來人正是她此行的真正目標,龍潭市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張維國。
  
  張維國,現年四十歲,一頭短發,國字臉,素來不茍言笑,在龍潭市一直有‘鐵面包公’之稱。
  
  之所以有這種稱呼,是因為張維國辦案,素來是鐵面無情的。
  
  只要你違反了黨紀、法紀,無論你當時身處何職位,只要在他的職責范圍之內,他都一定會將你繩之以法。
  
  由于這種不近人情的態度,張維國的人際關系比較差,幾乎沒幾個志同道合的人。
  
  但是,張維國一直穩坐市紀委書記位置,任由其他人再怎么的看他不順眼,龍潭市仕途中人都對他畏懼三分。
  
  也因此,杜若兮才想來找張維國幫忙。
  
  她收集到一些湯嶼鎮官員手腳不干凈的證據,而那些官員正好是阻撓她無法掌控局面的人。
  
  她沒時間用這些東西來與一個個老狐貍周旋,準備直接采取暴力手段將一些家伙清掃出局。
  
  反正這些人這些年也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他們也該是時候來接受正義與法律的審判了。
  
  只不過這些人與市里的一些人多少有關系,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初來乍到的她需要借助張維國的力量。
  
  但是,張維國實在太難打交道了,她才想到從他的父親突破。
  
  無他,除了以鐵面無私著稱之外,張維國還是出了名的孝子。
  
  “你們是誰啊?怎么進來的?”
  
  看到老父親老淚縱橫,張維國整個人炸毛了,瞪著杜若兮跟趙大寶,大聲咆哮道:“馬上給我滾出去!”
  
  杜若兮頓時面色一僵,但正當她不知所措時,一個枕頭突然砸過來,將張維國砸了個正著。
  
  “你這臭小子才給我滾出去!”
  
  聽著身后傳來蒼老的怒吼聲,杜若兮心中稍稍舒了一口氣,她還以為是趙大寶扔枕頭呢!
  
  這枕頭當然是張老砸的,也只有身為父親的張老,才敢砸做兒子的張維國!
  
  “難怪是張維國脾氣那么怪,原來張老的脾氣也很大啊!”
  
  杜若兮心中暗暗思忖著,望向那怒不可遏的張老,又是納悶這老頭怎么看起來對張維國很不滿呢?
  
  “爸?”張維國也驚呆了,這是怎么回事啊?
  
  “爸什么爸啊,給我滾出去,找不到雯雯,別給我回來!”
  
  張老嘶聲怒吼,淚水嘩嘩直流,說著,又是一個枕頭飛來,張維國不敢閃躲了,老老實實挨了一下。
  
  “爸……”
  
  張維國又喚了一聲,臉色立刻暗淡下去,不再叱責杜若兮與趙大寶了。
  
  “嗯?”
  
  杜若兮眉頭一挑,從張老的話語之中,她很快抓住了關鍵:“找不到雯雯……什么意思?”
  
  她既然要找張維國幫忙,事先肯定了解過張維國,比如家庭、性格、愛好……
  
  資料顯示,張維國結過婚,但后來又離了,之后一直未娶,膝下并無兒女。
  
  但是,聽張老剛才的這句話,雯雯顯然對他很重要,能讓老人如此看重的,不是女兒就是孫女啊!
  
  “女兒不太可能!”
  
  杜若兮很快排除這個選項,這張老的全名叫做張民錫,膝下有一個兒子三個女兒,那三個女兒都嫁到了外地。
  
  最關鍵的是,并沒有失蹤,又何必去找?
  
  所以,如此推斷下來,肯定是孫女了,也就是張維國的女兒!
  
  “這還真是個秘密啊!”
  
  杜若兮在心里暗暗驚奇,沒想到張維國還有女兒,但不知怎么的就失蹤了。
  
  “張老切莫動怒,您老身體抱恙,還是暫且息怒。”
  
  雖然說心里面各種驚疑猜測,但杜若兮還是盡力安撫老頭,否則萬一他怒極攻心掛掉了,那這事情辦的可就太糟糕了。
  
  但張民錫的怒火顯然不容易消去,幾乎是指著張維國的鼻子在臭罵。
  
  “雯雯失蹤多久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十八個年頭,整整十八個年頭啊,我可憐的雯雯,我可憐的孫女!”
  
  “張維國,你知不知道,那條紅龍魚懷孕了啊!”
  
  “雯雯二歲時說她喜歡紅龍魚,我就把這條紅龍魚買回來了,養了十八年它都已經懷孕了,如果雯雯現在要是還在的話……”
  
  張民錫泣不成聲,哭的跟小孩一樣,沒再繼續說下去。
  
  不過,在場眾人都聽出來他的意思了,如果孫女沒有失蹤,現在已經二十歲,或許都成家生子了!
  
  面對老父的叱責,張維國默不作聲,只是無言的眺望著遠處,仿佛在那里能看到女兒。
  
  張維國知道老父為何喜歡紅龍魚,甚至看的比他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因為可以睹物思人,睹物思人啊……
  
  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一個女兒。
  
  因為在女兒還沒有生下來時,他就犯了一個很多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與發妻爆發不可調和的矛盾而離婚了。
  
  而那時,他還不知道發妻已經懷了他的骨肉,否則他絕對不會做那種混賬的事情。
  
  發妻在與他離婚之后,還是選擇將女兒生下,卻選擇獨自一人養育,并沒有將這事兒告知他。
  
  不過,他后來還是知道了。
  
  本想要與發妻復婚,但發妻卻傷的太深,死活是不同意復婚,卻不妨礙他看女兒。
  
  那幾年真的很快樂,他盡心做一個父親,也重新去追求發妻,想一家人真正團圓。
  
  本來,一切都應該快成功了,發妻也對他恢復信心,哪知一個意外發生了。
  
  當時他在查一個貪官,結果人家狗急跳墻了,找人將他女兒給擄走,用這種辦法來報復他。
  
  而等他收到了消息時,女兒已經不知被人販賣到了何處,發妻也因此與他徹底的不再來往了。
  
  這十八年來,他努力找過,但是,這茫茫人海,該怎么找啊!
  
  “原來是個失獨家庭啊!”看著這對傷心不已的父子,杜若兮的眼淚也流下來了。
  
  她知道現在國內有很多失獨家庭,但身邊親身體驗到的還是第一次,十八年的守候,十八年的等待,太痛苦了!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悲傷之中時,趙大寶卻在張老身上不停拍打,看似是在安撫老人不要太傷心,但其實已經在不經意間治療了。
  
  說起來,張民錫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傷病。
  
  但這么多年來,由于孫女失蹤而心情抑郁,體內凝結諸多淤氣不散去,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種重病。
  
  再加上人老了,身體的各個器官逐漸老化,才造成他這種病入膏肓狀。
  
  所以,趙大寶只要散去老人體內淤氣,病情還是可以稍稍好轉一些的。
  
  不過,心藥還需心藥醫,解鈴還須系鈴人,如果不找到失蹤十八年的孫女,老人家想完全康復是不可能的。
  
  趙大寶的手在張民錫身上各處大穴輕輕拍打,同時悄悄的施展了小靈雨術幫老人滋養身體,讓這幾近油盡燈枯的病軀慢慢恢復了點活力。
  
  張民錫并沒有感覺到這些,只覺哭了片刻又有力氣了,便繼續數落起自己的兒子,措辭嚴厲,十分震怒。
  
  “喝!”
  
  就在張民錫破口大罵張維國時,趙大寶卻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已經將這老頭的身體初步治療,當下就暗運起自己體內的靈力,照著老頭的背部猛的用力一拍。
  
  噗
  
  頓時,張民錫劇烈咳嗽一聲,在地上吐了一口老痰。
  
  趙大寶將老人體內的淤氣逼到了一處,同時與老人體內其他一些小毛病一起,隨著這一大口老痰都一起被吐了出來。
  
  也因此,這老痰不僅呈現深黑色,還伴隨著濃濃的惡臭味。
  
  杜若兮聞了一下,就感覺想要吐了,這時,只聽趙大寶沖她說道:“快去叫人進來清掃一下。”
  
  “噢!”杜若兮想也沒想,立刻出去叫人了。
  
  像這種特殊護理病房,一般都有人重點關注,所以,很快就有護士進來了,將那口老痰清掃出去,還拿拖把拖了下地面。
  
  “爸,你怎么樣?”
  
  張維國這時也回過神來,趕忙來看望老父的情況,卻發現老父面色紅潤了,不由驚奇道:“爸,你氣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是嗎?”
  
  張民錫也是愣了好一會兒,他感覺很久沒這么舒坦了,甚至被這么一打岔,他都忘斥罵兒子了。
  
  趙大寶幫老人家擦了一下嘴角,笑道:“張老,是不是感覺舒服了很多?”
  
  “是舒服了好多!”
  
  張民錫不禁點點頭,驚訝的望著趙大寶:“小伙子,你剛才是在替我按摩推拿,這一手醫術也太高明了吧?”
  
  他想起了之前與趙大寶的約定,只要解決了紅龍魚的問題之后,便答應讓趙大寶幫他治療身體。
  
  本以為趙大寶需要做一些復雜檢查,哪知他這都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人家就已經把他治療了,效果還是立竿見影的好。
  
  這醫術也太恐怖了,堪稱神醫也不為過,張民錫為之深深震撼。
  
  杜若兮剛剛從外面走進病房,看到這一幕也驚的目瞪口呆,“趙大寶這家伙難道是神醫嗎?”
  
  在別人罵兒子的時候,他就幫人家治療好了,這到底是什么醫術啊!
  
  看到女人那一臉震驚的表情,趙大寶不由走到杜若兮身前,抬頭挺胸,很是得意,嘿嘿,小樣兒,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德行!”
  
  杜若兮是好氣又好笑,忍不住捶了下趙大寶,但粉拳很快被男人的大手攥住,之后這可惡家伙就暗暗摸起來。
  
  “你……”杜若兮俏臉緋紅,嗔惱無比,這兒還有其他人在場呢,這家伙敢不敢再大膽點?
  
  這時,張維國也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感激道:“年輕人,真的太謝謝你了!”
  
  他雖然還不明白前因后果,但還是緊握住趙大寶的手,一臉的激動,而趙大寶只能松開女人小手,轉而握住一個中年大叔的手。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