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3章 意外情況!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市人民醫院七樓,特殊護理病房中。
  
  趙大寶一直盯著紅龍魚,目不轉睛。
  
  杜若兮也站在旁邊看著,但她主要是在看趙大寶。
  
  這家伙與張老約定之后,便這么一動不動的站著,這都已經過去半小時了,也不見他得出個結論來。
  
  杜若兮有一點耐心不足,但張老倒是非常的淡定,躺在床上也看著紅龍魚,一動不動。
  
  有時候,他會對著這條紅龍魚,發呆一看就是一整天,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對他來說根本不算長。
  
  再說了,他如今也老了,很快就要死了,剩下來的時光,就是慢慢等死……
  
  “等等等……唉,也不知道在死之前,能不能等到那一天啊!”
  
  張老在心里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目光愣愣的望著紅龍魚有點出神,似乎透過紅龍魚看到了其他東西。
  
  以前這條紅龍魚會在水里游來游去,但這段時間都沉在水底不怎么動了,仿佛像他這病軀一樣快行將就木了。
  
  他知道紅龍魚應該是生病了,也找了些有名的獸醫來查看,但那些人都沒看出個所以然。
  
  甚至,很多獸醫過來檢查之后,還說這條紅龍魚很健康,把他氣的很是火冒三丈,沒生病為什么不愛動了?
  
  所以,趙大寶進來就說這條紅龍魚快死了,這才讓他對這家伙有點小小的期待。
  
  又過了一會兒。
  
  杜若兮實在等不下去了,來到趙大寶身邊低聲道:“喂,你都看了半個多小時了,到底有沒有看出名堂啊?”
  
  被杜若兮這么一打擾,趙大寶便回過神來了。
  
  他扭頭一看,映入眼中的,是女人精致的五官,真漂亮的令人窒息,那玲瓏小巧的耳垂,讓他想輕輕咬一口。
  
  而近距離下,女人身上幽幽體香傳來,沒胡亦可與秦蘭那么濃,但淡淡的香味縈繞鼻間,沁人心脾,很是好聞。
  
  “看什么看!”
  
  杜若兮嗔白了趙大寶一眼,這家伙的目光也太放肆了,她只覺一陣羞意涌了上來,臉頰有些像火燒一樣滾燙。
  
  趙大寶嘿嘿一笑,竊竊私語般問道:“你說這魚為什么那么貴?我看了好久,也沒看出它哪里稀奇啊!”
  
  “你看這么久就是為了看它哪里珍貴?”
  
  “是啊!”
  
  趙大寶理所當然的點點頭,有些不解的望了望杜若兮:“不然你以為呢?”
  
  這紅龍魚看著也就兩斤重,竟然價值高達二三十萬元,他是想好好研究一下名堂,回去后也可以順便養一條。
  
  青山村這樣的臨海小漁村,可以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魚,如果這條路子能走,那村子就能致富了。
  
  “……還我以為?”
  
  杜若兮只覺一陣熱血沖腦,有當場掐死趙大寶的沖動,這個小壞蛋……太氣人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咬牙切齒的笑道:“合著您老人家根本是在玩,而不是在給紅龍魚看病啊!”
  
  “噢……看病啊!”趙大寶一臉恍悟狀,好像才想起這回事。
  
  看著這近在咫尺的美女鎮長,他突然伸手攬著那纖細柳腰,“嘿嘿,如果我治好了,你怎么報答我啊?”
  
  杜若兮沒想到趙大寶會突然做出這樣親昵的舉動,嬌俏的臉蛋頓時就浮出兩抹可愛的紅云,“討厭,你個小混蛋,少動手動腳的。”
  
  杜若兮身軀扭動,想要掙開趙大寶,但男人的手卻十分霸道,不但沒有放松反而摟的更緊了。
  
  “不動手動腳不夠本啊!”
  
  趙大寶在女人耳畔吹了口氣,低聲嘿笑道:“本來我可以得到五百萬的,但某人說我占了點便宜就給抹掉了,我感覺我真是虧大了,所以現在要再討回一點利息……”
  
  一臉揶揄的望著懷中的美人,趙大寶心里是一陣陣的喜悅,杜若兮似嬌似嗔的樣子,表明她已經不太生氣了。
  
  顯然,女人并不是真的想跟他形同陌路,剛才車上那番話或許只是個考驗。
  
  “莫非她也是有一點點喜歡上我了?”想到這,趙大寶像中了一千萬一樣,非常開心。
  
  一聽趙大寶的話,杜若兮銀牙碎咬,就你還虧大了啊?那我又算什么呢?我一個黃花大閨女被你看過摸過親過睡過……這家伙敢不敢再無恥一點啊!
  
  狠狠的瞪了某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小男人一眼,杜若兮氣呼呼的低聲哼哼道:“趕快辦正事,回去找你算賬。”
  
  “嗯嗯嗯……回去也辦正事!”
  
  趙大寶嘿嘿一笑,趁機在女人臉頰偷吻一口,之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松開了手。
  
  杜若兮:“……”可惡,這家伙膽子越來越大了,不想辦法懲治都不行了。
  
  趙大寶可不知杜若兮的心思,放開女人之后便沖張老笑道:“張老,這條紅龍魚啊,其實沒有生病,剛才我騙你呢!”
  
  “嗯?”張老怒眉一豎。
  
  不過,沒等這老頭發怒,趙大寶又說道:“但它這樣子肯定是有原因的。”
  
  本來聽趙大寶的第一句話,張老以為這小子也是庸醫,他準備跟之前一樣趕人了,但聽了后面一句話,他又有一點期待了。
  
  “原因是什么?”張老迫不及待問道。
  
  “沒生病?”杜若兮也是一愣,一眨不眨的望著趙大寶,弄不清這小子在搞什么。
  
  “原因嘛……這個怎么說呢?”
  
  趙大寶想了一會兒,便道:“張老雖然不是醫生,但應該也聽說過女人孕期及產后容易患抑郁癥吧?”
  
  說著,他情不自禁的望了一眼杜若兮。
  
  “看我干什么,我又沒懷孕。”杜若兮嬌嗔的跺跺腳,狠狠白了這壞家伙一眼。
  
  見此,趙大寶笑而不語,心里面卻在想,你是一個女人,總要懷孕的嘛……嘿嘿!
  
  張老:“……”兩人的眉目傳情,他哪里看不出來。
  
  同時,他也隱約明白一件事情了,之前杜若兮說話那么冷肅,估計是兩小年輕鬧過別扭,以至于這女人帶了情緒來。
  
  不想理會兩人的私事,張老還是關心紅龍魚,對趙大寶不解道:“這跟我這魚有什么關系?”
  
  “蕓蕓眾生,皆有共性,魚有時候跟人是一樣的!”趙大寶笑嘻嘻的說道,還是沒有直接點破了。
  
  老頭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但杜若兮卻已經叫了出來:“這……這紅龍魚懷孕了?”
  
  “你是說我這魚……懷孕了?”張老有點喜不自禁,也有一點難以置信。
  
  趙大寶笑著點點頭:“我只是個鄉下的粗人,看不出這魚哪里值錢,但看得出這魚不太好養活。”
  
  “不過張老以你這種寶貝它的程度,平日里各方面的條件肯定很注意,如喂食、水溫、PH值……”
  
  “所以這方面是不會出問題的,即使出問題了,其他獸醫也一定早看出來了。”
  
  聽了趙大寶這一番分析,張老也覺得是非常在理,臉上的笑意也越來越濃。
  
  眾所周知,紅龍魚繁殖能力弱,一般通過人工繁殖。
  
  這條母紅龍魚養了十八年,他可從來沒有見過它懷孕,所以之前也沒往這方面想。
  
  但現在被趙大寶一提醒,再想想這條魚近期表現,他覺得基本就是懷孕了。
  
  這時,趙大寶將手伸進魚缸里,在水里面輕輕晃了兩下,那條魚立刻就游動起來,一路追逐他的手指而來。
  
  “張老,你看,這魚不是很有精神么?”
  
  趙大寶將手拿了出來,那條紅龍魚游了一下,之后又安靜的沉下去,像個等待臨產的婦女。
  
  “咦?小伙子,你怎么辦到的?”張老好奇不已,他也伸手試試,但紅龍魚并不甩他。
  
  “我從小就生活在海邊,可能跟魚比較親近吧!”
  
  趙大寶隨便給了個似是而非的答案,他剛才其實暗暗施展了小靈雨術,幫助紅龍魚增長了一些生命力。
  
  不然,這紅龍魚也肯定不會甩他的,就像它現在不想甩張老一樣。
  
  對于趙大寶的說法,張老是不愿相信的,海邊漁民說來跟魚有仇才對,哪里還會跟魚更親近一些啊。
  
  但是,他對原因也不在意了,得知自己的魚懷孕了,老人家臉上笑開了花。
  
  “懷孕了好,懷孕了好啊,只要再找一條公紅龍魚來,馬上就會有小寶寶,馬上就會有小寶寶了……”
  
  張老望著魚缸中的紅龍魚,口中喃喃的說著欣喜的話。
  
  見此,杜若兮沖趙大寶豎起大拇指,那嬌俏的臉上也滿是笑容。
  
  看到女人如此開心,趙大寶也笑了起來,這事兒暫時來說是辦妥了。
  
  然而,就在兩人松口氣時,一個意外卻發生了。
  
  本來很高興的張老,不知為何說著說著,就突然老淚縱橫了,哭的很傷心,哭的很大聲!
  
  “……”
  
  趙大寶與杜若兮互視一眼,眼中都是充滿疑惑,這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哭了?
  
  但不管心里如何困惑,兩人還是立刻上前,安撫道:“張老,您怎么哭了啊?”
  
  任由兩人如何安慰,老人只是嗚嗚哭泣,也是不知是觸動了什么傷心事。
  
  就在兩人都倍感手足無措時,門外突然闖進一個中年男子,看到屋內的情況之后,頓時沖兩人怒吼起來。
  
  “你們到底是誰?對我爸做了什么?”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