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32章 老人與魚!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安靜的轎車內。
  
      杜若兮靠在車背上,靜靜的望著趙大寶,沉默不語。
  
      “若兮,你聽我解釋……”
  
      “不用了!”
  
      趙大寶話未說完,杜若兮便阻止了,“我說過不會干涉你的私人生活,所以你并沒有向我解釋的必要。”
  
      “……”趙大寶張了張嘴,終于沒有再說話。
  
      “不過,大寶,我想我們之前的約定該作廢了。”
  
      杜若兮沉吟一會兒,終是做出了一個選擇,“你的私人生活我不便評價,但至少現在看來不符合我的要求,嗯,我指的是假男友的要求。”
  
      趙大寶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道出了一個字,“……行!”
  
      對杜若兮敬而遠之,這本是他所希望的,但不知為何現在卻又覺得空落落的。
  
      “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又靜靜的端詳了趙大寶好一會兒,杜若兮才用一種平靜如水的口氣,緩緩說道:“本來我想用五百萬元作為感謝費,但你也從我的身上占了不少便宜,所以……”
  
      停頓了一會兒,又沉默了片刻,杜若兮拿回了給趙大寶的資料,平靜道:“你也說了,你是獸醫,就不麻煩你了,請回吧,就這樣!”
  
      說完,不再看趙大寶一眼,就推開車門下車了。
  
      望著離去的倩影,趙大寶僵坐車上,張了張口,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由于葛永峰與柳筱竹的事情,他對這些權貴一族很不感冒,即便談不上什么反感,但也不想與他們接觸。
  
      所以,在得知杜若兮是湯嶼鎮鎮長,以及感覺到她身后的大背景,他就已經想對她敬而遠之了。
  
      但杜若兮用那張在山上兩人旖旎的照片,要挾他必須在必要的時候當她的假男友,以至于兩個人的關系一直是糾葛不清的。
  
      此刻,杜若兮主動劃清界線,他應該是感到高興的。
  
      可是,為什么他就高興不起來呢?
  
      趙大寶暗暗琢磨了一會兒,才知道在這不知不覺之間,杜若兮已在他心里扎根了。
  
      而這一種扎根,是無關愛情的,純粹是占有欲……
  
      男人的占有欲!
  
      親過杜若兮,摸過杜若兮,看過杜若兮,睡過杜若兮……除了那一個最后的交融步驟,杜若兮可以說已是他的人了!
  
      這樣一個女人,怎能讓她跑了?
  
      趙大寶也覺得自己太花心了,但是不花心又怎么叫男人呢!
  
      望著視野盡頭那一抹倩影,趙大寶當即就深吸一口氣,二話不說,追了上去。
  
      我的女人,你哪里跑!
  
      ******
  
      市人民醫院七樓。
  
      羅美霞緊隨杜若兮身后,走進一間特殊護理病房。
  
      兩人剛剛走進去,里面護理的護士,就立刻迎了上來:“你們是誰?”
  
      “護士小姐,是這樣的……”
  
      無需杜若兮吩咐,羅美霞便走上前,半拉半拽的將女護士拉了出去。
  
      杜若兮掃了眼這特殊護理病房,雖然無法與燕京的大醫院相比,但寬敞明亮,采光很好,很適合病人修養與治療。
  
      在病床上,躺著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滿頭白,滿是皺紋的臉上色澤暗淡,彌漫著一種病態的死灰色。
  
      這老頭對于杜若兮的到來不聞不問,目光只專注的望著病床邊上的魚缸,那魚缸里養了一條紅龍魚,跟老頭一樣也是不怎么動。
  
      “老先生,我是湯嶼鎮鎮長杜若兮,今天是特意來拜訪您的。”
  
      杜若兮走過來開口道,只是說話口氣有些冷,似乎還是沒調好情緒,不過效果似乎還不錯,成功吸引了老頭注意。
  
      “老朽可聽不出杜鎮長這是在拜訪人……”
  
      老頭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旋即他就重新望向那條魚,淡淡的說道:“你想找我兒子辦事,那就去他的辦公室。”
  
      “張書記辦事鐵面無私,而且根本不受人影響,我直接找他,肯定辦不成。”
  
      杜若兮平靜的回答著,口氣并沒有多大改善,“老先生的病我可以找人幫忙治療,只希望老先生能向張書記說句話。”
  
      “我活了六十多年,早就已經活夠了,死了也就死了,拿身體跟我談,沒用。”
  
      老頭目光依舊盯著魚缸,至于杜若兮說話的口氣,他也懶得去深究原因了,沒這興趣,沒這精神,沒這心思……
  
      “我要舉報的人確實嚴重違紀,但其中還牽扯到一些其他人,我擔心張書記不愿意幫這忙。”
  
      杜若兮也不在意老頭的反應,只是依舊平靜的自顧自說道:“但我知道張書記最聽您的話,只要您愿意開口跟他說一句,我想張書記肯定會出手幫忙。”
  
      “……”
  
      老頭再次詫異的看了杜若兮一眼,求人辦事能做成這樣子也不容易:“他的工作我從來不管,你還是直接去找他吧。”
  
      “我認識燕京的一個醫生,他叫……”
  
      杜若兮絲毫不受影響,繼續是自顧自的說著,仿佛一個機器人一樣。
  
      不過,就在她說到這里時,一個人突然闖進來,“哎呀,老先生啊,您這魚挺漂亮的!”
  
      一聽到這個聲音,杜若兮身軀一顫,接著就看到一個可惡的家伙嬉皮笑臉的走進來,這人可不正是趙大寶嘛!
  
      “這家伙怎么來了?”杜若兮目瞪口呆,她還以為這家伙走了呢!
  
      老頭顯然也沒料到還會有人進來,微微愣了一會兒,便有點動怒道:“你們這是還準備來唱雙簧嗎?”
  
      “唱雙簧?老先生,這我可不會!”
  
      趙大寶嘿嘿一笑,根本沒管杜若兮,湊到魚缸前笑道:“老先生,這是什么魚啊?看著挺漂亮啊!”
  
      看到有人贊美他養的魚,老頭臉上有點稍稍息怒。
  
      但很快他就勃然大怒了,只聽趙大寶又好奇問道:“這么漂亮的魚,燒起來好吃嗎?”
  
      “出去!”老頭臉色一沉,第一次趕人了,口氣十分嚴厲。
  
      聽了趙大寶的話,杜若兮也氣的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她跟老頭說話口氣雖然說冷冰冰的,但也不像這個家伙說的那么難聽啊!
  
      “胡說八道什么呢!”
  
      杜若兮再也無法保持那種冷傲姿態,沖到趙大寶的面前噼里啪啦叱責道:“這是觀賞魚,是條紅龍魚,是龍魚中的貴族!”
  
      生怕趙大寶這山旮旯里的小子認識不到紅龍魚的金貴,杜若兮只要又用了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向他解說起來。
  
      “以這條紅龍魚的大小,至少價值二三十萬啊!”
  
      聽到一條魚價值二三十萬,趙大寶也是不由暗暗心驚,但他臉上表情卻沒怎么變化,只是撇撇嘴道:“那又如何?反正這魚都要死了,不燒了吃了更浪費!”
  
      “什么?”杜若兮一驚。
  
      老頭聽了先是一驚,接著又是一喜,“小伙兒,你是獸醫?有辦法治療它嗎?”
  
      “如果我治好它,老先生,你是不是也同意讓我治療一下?”
  
      趙大寶嘿嘿一笑,向老頭反問一句,與此同時,他也沖杜若兮挑了挑眉頭,臉上有一抹狡黠一閃而過。
  
      其實,他剛才在外面就偷聽到杜若兮的話了。
  
      雖然他還不是非常明白個中緣由,但知道杜若兮要找那張書記辦事,卻需要眼前這老頭吩咐那張書記。
  
      而只要治好這老頭的病,那即使是病老頭不承情,那張書記估計也會承情,到時候杜若兮的事情就好辦了。
  
      不過,他看出這老頭脾氣很古怪,對自己的生死都很漠視了,不怎么好下手。
  
      這時,他看到老頭比較在意這條紅龍魚,恰好他又現這紅龍魚有點不對勁,這才以此為突破口的。
  
      杜若兮愣了一會兒,也才反應過來趙大寶是來幫她的,心說誰要你這個亂搞的渣渣幫忙,但她還是立刻關注起老頭的反應。
  
      “……好!”老頭遲疑片刻,接著便答應了,這魚的命看來比他自己的命更重要。
  
      趙大寶一聽這話,也是嘿嘿一笑道:“老先生,一言為定!”
  
      說罷,又對杜若兮擠了擠眉,仿佛再說還是我行吧?
  
      見此,杜若兮暗惱不已,誰要你多管閑事!
  
      雖然很氣惱,但不知怎的,看到這家伙這樣幫她,她心里又有點開心了。
  
      “唉,這家伙又跑回來干嘛呀,人家好不容易決定了斷的。”杜若兮心中苦笑不已,芳心一下子又亂掉了。
  
      剛才在車上跟趙大寶說了那番話,她覺得勉勉強強是種分手宣言吧。
  
      只不過,她說完之后就現心里很不舒服,甚至這種不舒服比她現趙大寶身上有其他女人香水味道的不爽還來的強烈。
  
      霎時間,她就知道自己真的陷進去了,莫名其妙的喜歡上了這家伙。
  
      她當時心中就在想,只要趙大寶追出來,她就再原諒他一次,與這家伙正式交往,但這個可惡的家伙始終沒追出來,讓她險些當場在人前流出眼淚來。
  
      人生第一次,她品嘗到了失戀的味道!
  
      “哼,壞家伙,現在才出現,遲了!”
  
      望著嬉皮笑臉的趙大寶,杜若兮在心里暗暗決定,絕不輕易的饒恕了這個花心的大蘿卜!
  
      卻不知在她產生這種念頭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原諒趙大寶了,不然,心中那種甜滋滋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至于之前的不滿,早就煙消云散了。
  
      愛情,可以讓一個女人變笨變蠢,哪怕她是聰明的美女鎮長!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