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29章 千萬富婆!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胡亦可走的不快,趙大寶很快追上了。
  
      看到趙大寶追上來,胡亦可也停下腳步:“有事兒?”
  
      “呃,沒事。”趙大寶撓了撓頭,訕笑道:“那啥,謝謝你相信我。”
  
      “沒什么,起因不在你!”
  
      胡亦可淺淺一笑,她會相信趙大寶,也不是沒理由的。
  
      剛才車上人群擁擠時,趙大寶只要順勢向前,就可以輕松占她便宜。
  
      比如,貼在她的身后,用男人那玩意蹭啊蹭……
  
      所以,趙大寶有這樣光明正大的機會,又何必多此一舉伸手去摸她臀?
  
      “呃,我叫趙大寶!”
  
      胡亦可的明辨是非,讓趙大寶很有好感,不由起了結交之心,主動伸出了大手。
  
      “胡亦可!”
  
      與趙大寶輕輕一握,胡亦可笑吟吟的道:“怎么,你想泡我?”
  
      “……哈?”趙大寶難免一陣驚愕,城里人都這么奔放么?
  
      “萍水相逢,你不泡我,干嘛結交?”胡亦可依舊不依不饒。
  
      趙大寶頓時陷入無語中,心說不就想交個朋友嘛,怎么就變成居心叵測了?
  
      看到趙大寶尷尬的樣子,胡亦可是笑的花枝亂顫。
  
      “嘻嘻,逗你玩呢!你多大了,這么害羞?”
  
      趙大寶都無語了,遇到一個女流子,你說他能不害羞?
  
      “二十五,你呢?”
  
      “女人的年齡是秘密,我怎么能告訴你呢?”
  
      胡亦可吟吟一笑,跟趙大寶揮揮手,“你不想泡我,那就拜拜啦。”
  
      “……”趙大寶翻了翻白眼,也沒了結交的心思,奔蘭心閣方向而去。
  
      很快,他現他還是跟胡亦可走一起,這女人難道也是往蘭心閣去嗎?
  
      “喂,還說你不想泡我?”趙大寶的尾隨,胡亦可很嗔怒,她停下來再次問了起來。
  
      “我去蘭心閣,真沒想泡你!”趙大寶很是哭笑不得。
  
      胡亦可長的確實漂亮,身材也確實非常不錯,但他真的對她沒想法。
  
      畢竟,他又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看到漂亮女人就想撲上去。
  
      “蘭心閣?”
  
      胡亦可一愣,她也是去蘭心閣,難不成真是同路?
  
      最近蘭心閣生意爆好,許多人慕名而來吃飯,但應該不是一個農民消費的起的吧?
  
      心頭雖然有重重疑惑,但胡亦可不好再說啥,只能跟著趙大寶一起往蘭心閣而去。
  
      很快,兩人到了蘭心閣。
  
      趙大寶直接奔向六樓,他已經跟秦蘭約好了,而胡亦可也是要上樓……
  
      于是,兩人又一起進了電梯。
  
      這時,又一群人嘩啦啦的擠進了電梯,將最先進的兩個人擠到了角落。
  
      “對……對不起!”
  
      這會兒趙大寶沒控制住,被沖進來的人群一擁擠,他整個人貼緊了胡亦可。
  
      “沒……沒關系!”
  
      胡亦可有一點害羞,趙大寶身形很高大,而她身形蠻小只的,此刻從后面看上去,她像被男人壁咚了。
  
      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胡亦可心跳有點加,只得趕快轉移話題道:“你是去找秦蘭?”
  
      她剛才看到趙大寶摁了六樓,那里就只有蘭心閣的辦公區,而秦蘭那女人就經常待在那里。
  
      “嗯,你認識蘭姐?”
  
      趙大寶點點頭,正準備追問時,又擠進了一人,頓時,他與胡亦可貼的更緊了。
  
      “唔……”
  
      胡亦可嚶嚀了一聲,俏臉唰的酡紅一片。
  
      趙大寶滿臉的尷尬:“這個……真不是有意的。”
  
      兩人貼的實在太近,目光透過西裝領口,他看到了一點東西,又白又大又挺……
  
      男人嘛,這時候沒反應,也不太正常了!
  
      胡亦可嬌靨緋紅,望著趙大寶嗔道:“還說不是有意的?都這么不老實了!”
  
      “呃,這個……我也控制不住……嘶!”
  
      話未說完,趙大寶就倒吸一口涼氣,不可置信的望著胡亦可,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還真是一個女流子,怎么可以這么大膽啊?
  
      胡亦可也是愣住了,沒想到自己這么大膽,難道這些年一直單身,真的有點寂寞了?
  
      但想想既然已經動手了,她也就沒有立刻收回來,因為她已經完全驚呆了,這這這……怎么這么大啊!
  
      兩人都一下子僵住,氣氛也一瞬間凝滯。
  
      四目相對,誰也沒動。
  
      但有些東西這時候可不受大腦控制,在兩個人的一呼一吸之間逐漸膨脹。
  
      不過電梯啟動后比較快,不一會兒就到了六樓了。
  
      趙大寶深吸一口氣,忙不迭的出了電梯的,但他在轉身離開前,卻在胡亦可耳畔哼道:“你摸我這么久,我也摸你一下。”
  
      “你……”現美臀遭受了咸豬手的侵襲,胡亦可頓時就一陣羞赧與嗔惱。
  
      “真是要命的女人!”趙大寶下了電梯,立刻長舒一口氣。
  
      與此同時,他回想剛才那一下的感覺,忍不住得意的嘿笑了幾聲:“這手感……太棒了!”
  
      之前在公交車上那次意外的觸碰,他就現胡亦可的美臀手感極佳。
  
      可是那時他并沒有怎么細心感受,但剛才他特意好好的感受了一下,手感果然是十分的好!
  
      足足休息了五分鐘,趙大寶才平靜下來,之后,才來蘭心閣辦公區。
  
      蘭心閣辦公區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負責財務的,而且是清一色的娘子軍。
  
      趙大寶上一次來過這里,所以很多人對他有印象,這不,剛一進門,就有一女子迎了上來。
  
      “趙先生,您來了,我去通知秦總。”
  
      “不用,蘭姐說過,我到了就直接進去找她。”
  
      趙大寶輕輕一笑,之后輕車熟路走向秦蘭的辦公室,是在最里面的一個單獨的隔間里。
  
      咚咚咚——
  
      趙大寶敲敲門,很快,里面傳來聲音:“請進。”
  
      “蘭姐!”趙大寶撓撓頭,輕輕走了進來。
  
      看到趙大寶走進來,秦蘭放下手中工作,指著沙微笑說道:“坐吧!”
  
      “好嘞!”趙大寶直接坐在沙上。
  
      “喝什么?”
  
      “涼白開吧!”
  
      趙大寶嘿嘿一笑,望著倒水的秦蘭,眼神不禁就有點飄忽了。
  
      秦蘭今天穿了一條黑色的休閑緊身長褲,將修長美腿與挺翹美臀體現的淋漓盡致。
  
      尤其是她在彎腰倒水的時候,從他的角度看那臀太引人犯罪了……
  
      “臭小子,看什么!”
  
      秦蘭轉身就現這小子眼神不老實,眼睛放光的在自己身上到處亂瞄著。
  
      “誰讓蘭姐這么漂亮。”趙大寶嘿聲一笑,輕輕拍了個馬屁。
  
      “滾犢子,油嘴滑舌。”秦蘭嗔白了趙大寶一眼,她知道肯定是昨晚的事,讓這貨對她印象改變了。
  
      秦蘭將水放在茶幾上,旋即坐在趙大寶身邊,指著桌上的新合同道:“你來看一看吧,沒問題就簽字。”
  
      “還看什么,嘿嘿!”趙大寶二話不說,立刻拿起來簽字,根本沒怎么細看。
  
      “臭小子,以后被我賣了都不知道!”
  
      秦蘭嗤嗤一笑,將合同放一邊,望著趙大寶道:“昨晚是誰跟我說孫玉香不在身邊的?后來那聲音是怎么回事?”
  
      趙大寶頓時一陣尷尬,昨晚聽了秦蘭的福利,結果他就沒有控制住,沒掛電話就與孫玉香……
  
      “哼,昨晚我聽了兩個多小時,你小子真的會有那么強?”
  
      秦蘭上下打量了趙大寶一會兒,接著成熟的身軀便直接湊過來:“姐一直難受到現在,你說怎么辦啊大寶……”
  
      與孫玉香一樣,秦蘭很是漂亮,一顰一笑,盡顯嫵媚,除此之外,她的身上更有一種職場女強人的風范,冷艷孤傲。
  
      毋庸置疑,這絕對是一個讓男人很有征服欲的絕色尤物!
  
      而現在,就是這樣一個絕色尤物,卻直接擠進了他的懷中……真是紅果果的引誘他犯罪啊!
  
      趙大寶的身體一下子僵硬住,愣愕道:“蘭姐,這這這……這不太好吧?”
  
      聞著美婦身上傳來的撩人熏香,他感覺意志力正在急的下降。
  
      但是他不敢有所動作,他懷疑女人又在逗他,就像上次來這時一樣。
  
      不過,這一次女人似乎想來真的,直接就獻上她熱情的香吻,連香舌也嬌蠻的伸了進來。
  
      與此同時,女人略顯冰涼的手也開始對他不老實了……
  
      “嘶……蘭姐!”趙大寶倒吸一口涼氣,開始有點招架不住了。
  
      但就在這時,女人又驟然停了下來,“臭小子,你身上怎么有胡亦可那女人的味道?”
  
      秦蘭驚愕的盯著趙大寶,又在他身上仔細嗅了嗅,就是胡亦可身上的香味。
  
      “……”趙大寶聽了也是愣住,你丫的屬狗鼻子的啊?
  
      “快說,你怎么跟那女人搞到一起了?”秦蘭杏眼一瞪,惡狠狠的嗔道,手下逐漸用力,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輕……輕點,蘭姐,我說,我說!”
  
      把柄掌握在別人手上,趙大寶只能任人魚肉,一五一十,將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聽完趙大寶的講述,秦蘭頓時一臉鄙視:“這女人身價上千萬?沒事擠什么公交車!”
  
      “身價上千萬?”
  
      趙大寶瞪大了雙眼,心中驚訝不止一點點,乖乖隆地咚,看不出來那女人也是一個大富婆啊!
  
      “你小子這么興奮做什么?”
  
      秦蘭不滿的瞪著趙大寶,哼道:“是不是又有什么鬼心思?”
  
      “……”趙大寶做了這樣一個表情……o(╯□╰)o
  
      平白無故他干嘛興奮,還不是因為你的手啊,不要把責任亂推給他,好不好?
  
      “胡亦可是做什么的?”趙大寶有點好奇的問道。
  
      與此同時,也將女人的手抽出來,不然再這么繼續下去,他真的要繳械投降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