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28章 百萬富翁!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什么?”
  
      趙大寶一臉震驚,蘭心閣5%的干股,那也就是說半年能分五十萬?
  
      孫玉香也驚呆了,要不是手捂的快,她差點叫出了聲,心說這秦蘭也太豪爽了,直接就白送他們五十萬?
  
      不對!
  
      半年五十萬,一年是……一百萬!
  
      孫玉香心撲通撲通亂跳,緊緊的抓著趙大寶的手,這種大事讓男人決定吧,她感覺自己心臟受不了。
  
      在農村,十萬都是個很大的數字了,更何況是一百萬這種巨款……
  
      趙大寶的心也控制不住的狠狠跳了兩下,奶奶的,只要答應就可以很快成為百萬富翁了啊!
  
      到底答應不答應呢?
  
      這問題只思考了一秒,他就狠狠的點了點頭:“蘭姐,沒問題!”
  
      他也不是傻子,通過秦蘭的話,他知道他用靈雨滋養的這批菜,在大酒店里似乎能創造大價值。
  
      而如此巨大的利潤,相較十五萬買斷價,實在是賺的太多太多了,甚至賺的秦蘭都不安心,必須要多分趙大寶一些。
  
      否則,就像秦蘭自己說的,他可能會真的跑了。
  
      或許,他是明白了這一點,可以再找一家酒店,應該能拿到更高價,但做人要有誠信啊,也要知道感恩回報。
  
      要不是秦蘭給予他的十五萬,父母這段時間不會這么輕松,以至他們看起來年輕了不少,整天都顯得很開心也很快樂。
  
      而這種開心與快樂,不是金錢能買到的,所以他要感謝秦蘭,感謝她的十五萬元,感謝她的伯樂之舉。
  
      而且,秦蘭這人品行不錯!
  
      這一點從她愿意收購村民零散的海鮮就可以看出來。
  
      他知道秦蘭其實完全沒有必要收購村民的零散海鮮,畢竟像蘭心閣這種中檔酒店肯定有穩定的供貨渠道。
  
      但只因他的一個建議,秦蘭還是爽快答應了,這不管看在誰的面子,他都必須要承這份情。
  
      更何況,秦蘭現在是主動提出提高給他的報酬,這更可以看出這女人愛財但取之有道,人品杠杠的……
  
      與這樣的人合作,很安心!
  
      在電話那頭的秦蘭,聽到趙大寶答應了,也是開心的笑起來:“你小子果然沒讓我失望,那明天來蘭心閣換合同。”
  
      “好嘞!”
  
      趙大寶嘿嘿一笑,本以為就這樣了,但又聽秦蘭笑道:“正事兒辦完了,現在辦小事兒,大寶,孫玉香真不在你身邊?”
  
      “……”趙大寶當時的表情是這樣的……o(╯□╰)o
  
      不過,秦蘭也沒等趙大寶回話,便又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嘻嘻,既然孫玉香不在,那姐給你點福利,不許掛電話!”
  
      趙大寶微微一愣,為何不許掛電話?
  
      他連連問了好幾次,但秦蘭已不再說話,就在他納悶不已時,那頭傳來一陣聲音,有點壓抑,有點興奮,有點熟悉……
  
      “蘭姐這是在……這就是福利?”
  
      趙大寶咽了咽口水,呼吸不由的加重了,他不由望向孫玉香,他記得那個清晨孫玉香也是在這張床上做著與秦蘭類似的事情。
  
      聽著秦蘭傳來的聲音,孫玉香也是俏臉緋紅,這女人的福利還真是……
  
      也在這時,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逐漸變得高亢了起來,越來越妖嬈,越來越嫵媚,越來越……受不了了!
  
      趙大寶雙眼放光,向某人撲了過去……
  
      ******
  
      周三,清晨。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飯,其樂融融。
  
      孫玉香俏臉紅撲撲的,昨晚與男人酣戰許久,到現在臉上都有余韻。
  
      不過,讓她驚奇的是,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下不來床,但現在似乎精神越來越好了。
  
      “難道真像這家伙說的,越被他滋潤,身體就越好?”
  
      孫玉香不禁暗暗忖道,偷偷瞄了趙大寶一眼,后者則沖她嘿嘿一笑,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
  
      “……哼!”孫玉香頓時就一陣羞惱,腳在桌底踢了男人一下。
  
      不過男人像是未卜先知,兩腿瞬間夾住她的玉足,然后不動聲色的輕輕磨蹭起來。
  
      “你……”孫玉香狠狠瞪了眼趙大寶,這小子也太過分了,這要是被二老看到……羞死人了!
  
      她使勁掙扎了片刻,但擺脫不了小男人,只能埋頭使勁吃飯,但那俏麗的臉蛋卻更酡紅了。
  
      “大寶,淘寶店生意咋樣啊?”劉慧芳突然間開口問道,對這事她還是挺關心的。
  
      “噢,還好,有點起色了。”
  
      趙大寶不慌不忙應答,桌下依舊逗著孫玉香,嘴里則平靜的介紹道:“昨晚有人下單……”
  
      聽到徐佳一口氣買了百份女神之淚,劉慧芳與趙鎮海兩人都是吃驚不小,心說這在網上賣東西真的挺靠譜啊!
  
      “這一單生意就賺了兩千塊!”劉慧芳喜上眉梢,鼓勵道:“大寶,好好干,媽支持你。”
  
      “這會兒你又支持兒子了?我前幾天還聽你抱怨呢!”
  
      趙鎮海也很高興,小小的揶揄劉慧芳一句,之后不忘誡勉趙大寶道:“不要有點成績就得意,繼續努力。”
  
      趙大寶點頭應是,心里面喜滋滋的,父母能夠支持他,這自然值得開心。
  
      而至于秦蘭贈股的事,分紅可能達到百萬元,昨夜他與孫玉香商量,這事暫時不告訴二老。
  
      他家一直以來都非常窮,突然之間有了這筆巨款,一時還真不知怎么處理。
  
      他對目前的生活挺滿足的,二老身體健康,女人賢惠漂亮,收入也在逐漸增加,似乎就差個孩子了。
  
      “看來晚上應該更勤勞一些。”趙大寶望著孫玉香笑了笑,那笑容中帶著一點點邪惡。
  
      孫玉香太熟悉這種笑容了,不禁又在桌底踢了他一下,這小子也太齷蹉了,大清早的想那事兒……
  
      在幸福的氛圍中,一家人吃完早餐,接著就各忙各的。
  
      趙大寶今天有兩個任務——給徐佳快遞發貨,與秦蘭重簽合同!
  
      徐佳定了一百份女神之淚,趙大寶沒有再用小瓶子裝,而是直接用了一個大瓶子。
  
      不過,跟之前一樣,包裝依舊挫。
  
      趙大寶知道這樣是不行的,正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女神之淚也必須設計包裝。
  
      但是,他完全不懂包裝設計這玩意兒,所以必須要請專業人士討教了。
  
      趙大寶來到湯嶼鎮上,將徐佳的訂貨發出去,之后他就搭著公交車,往龍潭市市區而去了。
  
      正是早高峰的時候,公交車上人比較多,趙大寶擠在人群中,都被擠成肉夾饃了。
  
      他的前面是一個女白領,身材高挑,前凸后翹,身著白襯衫,黑色包臀裙,從后面能看出完美的S型曲線。
  
      聞著女人身上傳來的幽幽體香,趙大寶忍不住暗暗在心里想到,現在要是貼身上應該很享受吧?
  
      當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用這種猥瑣的方式,占陌生女人的便宜,他反正是做不到的。
  
      所以后面人群傳來陣陣推力,但他都默默的運轉著長生訣,整個人像一根石柱一樣立著,紋絲不動。
  
      不過,他沒有不軌之心,但有點的人卻有。
  
      他身側站著一個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以為在這種非常擁擠的環境下沒人察覺,便悄悄向女白領的美臀伸出了邪惡之手。
  
      而且,更為險惡的是,該青年伸手的角度很刁鉆,很容易讓人以為是他摸的。
  
      “靠,這擺明著想嫁禍我啊!”
  
      趙大寶暗暗罵了一聲,立刻伸出手攔截青年。
  
      而看到趙大寶的行動,上班族青年就放棄了,但他沒有收回他的手,而是撞向趙大寶的手。
  
      嘭!
  
      趙大寶始料未及,手猛地向前擺動,幅度也不是很大,但卻非常的致命。
  
      因為,他的手直接觸到了女白領的美臀!
  
      與此同時,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已是義正言辭的沖他叱喝起來:“喂,你在干什么?”
  
      說著,那只本來撞擊他的手,又順勢上來扣住了他。
  
      行進中的公交車一晃一晃的,而胡亦可的心卻一驚一驚的,她擔心身后這個農民貼上來。
  
      但是,等了好一會兒,她發現身后的農民雖然離她看著很近,但兩個人始終并沒有真正的肌膚之親。
  
      “這農民還挺君子的!”
  
      胡亦可暗暗松了口氣,但就在這時,她發現一只碩大的手,用力的擠進了她的臀。
  
      沒錯,是擠!
  
      即便沒有看到后面,她都能感覺她的美臀向里凹了進去!
  
      “啊……無恥!”胡亦可反應過來,立刻尖叫了一聲,轉過身來,怒目相視。
  
      “說我無齒?我怎么就沒有牙齒?”
  
      迎著女人怒視的目光,趙大寶還幽默了一下,之后便一臉無辜的道:“是我的手碰到你了,但真不是我愿意的。”
  
      說罷,他又指向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是這個家伙想摸你,我本來是阻止他的!”
  
      “哼,你以為這種蒼白的解釋會有人相信?”
  
      上班族青年毫不緊張,收回手整理一下西裝領帶:“小姐,像我這種高素質的人,會做這種卑劣的事情?”
  
      言外之意,與他相比,趙大寶是個低素質的農民,誰是公交敗類,一眼便可知曉。
  
      聽著這般動靜,車里的其他人,也是紛紛望了過來,各種議論隨之而起。
  
      “肯定是那個農民下的賊手!”
  
      “我覺得也是,畢竟他離那女的近!”
  
      “農民都沒太多文化,很多人都很粗鄙的。”
  
      聽著這些乘客的議論之聲,上班族青年暗自得意不已,心說你敢壞老子的好事,那可就別怪我整死你了!
  
      趙大寶也聽到這些人的話,頓時一臉苦笑,他這一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在他想來,胡亦可肯定認為是他做的,然而令他目瞪口呆的卻是,胡亦可竟然選擇相信了他。
  
      “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胡亦可沖著趙大寶微微一笑,隨即鄙夷的瞪著上班族青年:“斯文敗類,無恥混蛋!”
  
      接著,她毫不猶豫抬起穿高跟鞋的腳,狠狠的踹向上班族青年的襠部。
  
      嗷——
  
      上班族青年反應不及,立刻慘叫一聲,小白臉迅速變的青紫,雙手捂著褲襠蹲下了。
  
      “哼!”
  
      看到公交車到站了,胡亦可懶得再計較,立刻提起她的包包,快步從后車門走出。
  
      望了望痛苦的上班族青年,又看了看已下車的胡亦可,趙大寶的臉上寫滿了疑惑。
  
      “就這么輕易的相信我了?”
  
      微微愣了一會兒,他也很快就下車,快步追向胡亦可,只留下上班族青年一個人在慘叫……
  
      【作者題外話】:感謝書友打賞……求收藏!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