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25章 偶然邂逅!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湯嶼鎮。
  
  順豐快遞寄送站點。
  
  孫玉香一臉憂心忡忡,跟著趙大寶走了進去。
  
  “唉,這一套我真的能學會么?”
  
  趙大寶說了讓她從現在開始就學一整套流程,比如接到訂單之后要給顧客準時的寄送快遞……
  
  坦白說,她認為這些很簡單,細心點就不會出錯。
  
  問題是,她是大大的文盲啊,斗大的字不識一個,更別說什么寫字了,那怎么填快遞單呢?
  
  孫玉香感覺自己要瘋了!
  
  趙大寶也知道孫玉香很苦惱,但這個決定他是不會改變的。
  
  “姐遲早有一天被你小子折騰死!”
  
  孫玉香知道不可能改變男人的決定,就只得認真的看著男人填寫快遞單,收件人徐佳的姓名、收件地址、聯系電話……
  
  她確實不認識這些字兒,但趙大寶會耐心的解說。
  
  “玉香姐,這個很簡單吧?”
  
  “簡單你個大頭鬼啦,我這字兒都不會寫,哼!”孫玉香輕輕敲了一下趙大寶胸口。
  
  趙大寶不禁嘿嘿一笑,握住女人柔滑的小手:“放心,山人自有妙計。”
  
  將填好的快遞單遞給了工作人員,付錢寄貨后便帶著孫玉香出來了。
  
  孫玉香都已經三十歲了,早過了學習的黃金年紀,再讓她學拼音識字不是不可能,只是過程非常非常的痛苦罷了。
  
  這自然不是趙大寶想看到的,所以他準備再煉制一種丹藥啟靈丹!
  
  “啟靈丹,啟迪智慧,開竅通靈……”
  
  趙大寶清楚的記著長生造化訣中對啟靈丹的描述,顯然這是一種幫助蒙昧野獸開啟靈性的靈丹妙藥!
  
  與很容易煉制的培元丹不同,啟靈丹是一種更高級的丹藥,至少達到煉氣二層才能煉制。
  
  除了對修為有要求外,對藥材的要求也很高,主藥是生于深海的紫枯芽,輔藥有很多諸如百年血參、千年太歲……
  
  本來主藥是最難得到的,但幸運的是上一次在湯嶼鎮的沙灘上,他陪著杜若兮救了一頭白鯨,意外從那頭白鯨身上得到了紫枯芽。
  
  也因此,他才有了煉制啟靈丹的想法!
  
  但想要煉制啟靈丹也不容易,雖然他已經得到主藥紫枯芽,但那些輔藥哪一個都不便宜,至少需要一大筆不菲的錢財。
  
  “或許,我可以嘗試培植其中的一些藥材……”想起小靈雨術的功效,趙大寶突然心中一動,之前他只是用來種菜,那如果是培植藥材呢?
  
  想到這,趙大寶不由的有些興奮了,抱著孫玉香連連親了幾口。
  
  卻不知,就在他親孫玉香時,邊上有一輛熟悉的轎車開了過去,而車上坐著的正是美女鎮長杜若兮。
  
  “是趙大寶?”
  
  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熟悉身影,杜若兮稍稍愣了一會兒,便對開車的羅美霞道:“靠邊,停車。”
  
  杜若兮的聲音從后面傳來,帶著一股不容忽視的威嚴,羅美霞心中不禁微微一顫,不敢遲疑,趕忙靠邊停車。
  
  “鎮長,有什么問題嗎?”羅美霞問的很小聲,她知道杜若兮今天心情很不好。
  
  “我有點口渴,你去給我買瓶水。”
  
  羅美霞不敢多問,當即便應了一聲,就在這時,又聽杜若兮道:“去遠一點的那個超市買。”
  
  話都點到這份上了,羅美霞要還沒領悟,那她也不用指望能扶正當真正的招商局局長了。
  
  “嗯,路程有點遠,大概需要半個小時。”
  
  說完,羅美霞便很快下車,往遠點的地方走去,而在她下車之前,她看到杜若兮拿起了電話。
  
  “是準備跟背后的大人物聯系嗎?”羅美霞心里暗暗想到,心中有一絲竊喜。
  
  羅美霞,看起來是個三十出頭的一般婦女,但其實身份并不一般,乃是湯嶼鎮招商局代理局長。
  
  因為上一任招商局的局長出了問題,羅美霞才暫時由副局長成代理局長,但由于種種原因,她知道自己沒可能把代理二字去掉。
  
  可在仕途上摸爬滾打的人,有哪個不希望更進一步,所以,她便主動投靠了杜若兮,作為第一個主動投誠的人,假如杜若兮能夠掌控局勢,那她肯定會被杜若兮重用。
  
  不過,以今天在會上的局勢來看,杜若兮的情況非常的不妙,身為一鎮之長的杜若兮,竟然失去了對鎮黨委會的控制。
  
  但羅美霞對杜若兮還是有信心的,能以二十六歲就執掌一鎮之長的,背后要是沒有靠上大勢力,誰會相信?
  
  羅美霞以為杜若兮是聯系什么大人物,卻不知她聯系的只是個小農民,趙大寶。
  
  嘟嘟兩聲,電話通了。
  
  杜若兮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在旁邊的車上’,之后也沒等趙大寶回話便掛電話了。
  
  “……”
  
  趙大寶正跟孫玉香親熱,突然接到杜若兮的電話也是一愣,而聽到這女人的話后就更愣了。
  
  “杜若兮在附近?”
  
  趙大寶驚疑的望了下四周,還真發現那輛熟悉的轎車,心中頓時‘咯噔’一響,慘了,看來是被杜若兮發現了。
  
  “大寶,怎么了?”察覺到小男人的神色變化,孫玉香明眸中透著幾許的迷惑。
  
  “呃,玉香姐,你先等會,我去見個人。”趙大寶抱著女人親了一口,之后便轉身向著杜若兮所在的轎車走去。
  
  望著不遠處那輛轎車,孫玉香并沒有跟上去,但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幾天前湯嶼鎮上那些不同版本的傳聞,她在青山村也是聽一些婦女扒過了。
  
  趙大寶硬著頭皮上了轎車,以為會迎來杜若兮的叱責,但這女人只是拍了拍身邊的座位,而且至始至終時在閉目養神。
  
  “……”摸不準杜若兮的心思,但趙大寶還是乖乖挨著女人坐下,“若兮,這個……”
  
  趙大寶準備解釋一二,但話還沒有說完,杜若兮就輕聲說道:“陪我先安靜的坐一會兒。”
  
  “……噢!”趙大寶老老實實的應了一聲,只覺這一刻自己像個乖寶寶,沒辦法,心里莫名的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明明跟杜若兮有過約定,他可以自由找女朋友的,可如今真被杜若兮發現了,他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愧疚感。
  
  望著杜若兮那張看不出喜怒哀樂的俏臉,趙大寶心中是忐忑不安的,只能坐在女人身邊靜靜的等待。
  
  霎時間,車內一片安靜,氣氛也很壓抑。
  
  杜若兮確實是在閉目養神,但腦細胞還是非常活躍的,兩件事情讓她鬧心的不行,嗯,其實也可以說是一件事,因為兩者是關聯在一起的。
  
  她從小出身官宦世家,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想在仕途發展。
  
  但家里那固執的老爺子卻不同意,認為她一個女孩子到了年紀就應該嫁人生子,并且,還為她物色了一個各方面都很不錯的對象人選。
  
  這種被安排的命運,她哪里愿意接受,于是她跟老爺子鬧了很久,最后她與老爺子定下約定。
  
  以兩年為期限,在任職的地方,如果她做不出成績,就立刻回家嫁人生子!
  
  到了湯嶼鎮后,她本來信心滿滿,但了解實際情況之后,才發現基層的情況與上面不同,這里的辦事方法相對野蠻。
  
  此外,湯嶼鎮本土勢力比她想象的還要強,而她又不能借助家里的力量,所以工作一時之間很難展開。
  
  比如,在不久前召開的鎮政府黨委會議上,向她投誠的羅美霞提出的不錯提議,就被本土勢力的代表聯合投票否決了。
  
  她雖然很不甘心,但也很無可奈何,只能暫時的作罷,憋著一肚不爽回來,但剛才她又看到趙大寶跟孫玉香親親我我,這立刻讓她心中的不爽達到了頂點。
  
  不過,她又不是胡攪蠻纏的人,與趙大寶的約定很清晰,她不會干涉這家伙的私人生活,他找不找女朋友,完全是他的自由。
  
  但話雖如此,她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覺心里不舒服,這才將趙大寶叫過來。
  
  按道理來說,既然心里不爽,那就吵鬧一通好了,可她想了想,又沒有吵鬧的理由,她以什么身份跟趙大寶吵鬧呢?
  
  更何況,她這人生來就不喜歡用吵鬧來處理問題,這樣不僅會讓自己心煩,而且也不一定真的能將問題解決。
  
  也因此,讓趙大寶上車之后,她只讓這家伙先坐著,而她自己則慢慢的要思考一下。
  
  思考什么?
  
  思考心中這股不爽的情緒到底從哪個旮旯里鉆出來的!
  
  “難道是我吃醋了?”
  
  杜若兮從來沒談過戀愛,所以不明白吃醋的感覺,但不妨礙她了解吃醋這種情緒的存在。
  
  “應該……不太可能吧?”
  
  杜若兮沒有立刻否定,但也保持一定的懷疑,對于這個趙大寶,最多就一點好感。
  
  而這一絲好感的由來,或許是大青山中的救命之恩,又或者是那一晚的悉心照顧,抑或是那個清晨的早餐……
  
  但就一點好感而已,又怎會變成喜歡呢?
  
  杜若兮有些心煩意亂,突然就睜開了雙眼,只見趙大寶這家伙局促不安的坐在她身邊,而當她的眼光望過去時,這小子還情不自禁的低下了頭。
  
  “這小子是覺得對我有愧疚嗎?”
  
  杜若兮心情突然就好了一點,唇角微微揚起,“這幾天找的女朋友?”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