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24章 有驚無險!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青山村,趙家。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趙鎮海與劉慧芳坐在椅子上,望著對面的趙大寶與孫玉香,沉默不語,但神色嚴肅,目光嚴厲。
  
      堂屋里的氣氛很壓抑!
  
      孫玉香低著頭,不敢看老兩口,只覺胸口壓著一座大山,呼吸似乎都有點困難。
  
      眼看著氣氛有點沉悶,趙大寶身為一個男人,這個時候必須站出來:“老爸,老媽,這個事兒嘛……”
  
      正說著,孫玉香卻拉了拉他的衣角:“大寶,還是我先說吧。”
  
      孫玉香深深了一口氣,之后才對二老道歉道:“叔叔,阿姨,這事兒是我不對!”
  
      “你覺得你哪里不對了?”劉慧芳質問道,臉色有點陰沉。
  
      “我不該……不該……”
  
      孫玉香低著頭,眼眶紅紅的,不該什么呢?不該故意吸引趙大寶嗎?開始的確是有點這個意思,但后來她是真淪陷進去了。
  
      看到孫玉香說不下去了,只有眼淚啪嗒啪嗒掉落,趙大寶的心中頓時一疼:“男未婚,女未嫁,什么該不該的!”
  
      一把將孫玉香摟在懷中,趙大寶對父母正色說道:“老爸,老媽,瞞著你們是不對,但也不是有意的。”
  
      劉慧芳還想叱責,但趙鎮海阻止了,只見他抽口旱煙,沉聲道:“大寶,那你說說為什么瞞著我們吧!”
  
      他們其實也很喜歡孫玉香,不然也不會經常一起吃飯。
  
      可這不代表同意她做兒媳,人人都說孫玉香有克夫命,迄今為止連克死三人丈夫,他們不得不為兒子著想啊。
  
      “本來我是想直接挑明,然后把玉香姐娶過門,但她死活不同意嫁我……”迎著父母嚴厲的目光,趙大寶略顯無奈的道。
  
      說罷,他輕輕握著孫玉香的手,發現小手不僅抖的厲害,而且大夏天的還很冰涼,顯然這女人被嚇的不輕。
  
      感受到男人傳來的力量與溫暖,孫玉香的心里稍稍平靜了一些。
  
      而一聽趙大寶的這番話,劉慧芳與趙鎮海都愣了,這可跟他們想的不一樣。
  
      以他們先入為主的想法,是孫玉香引誘了趙大寶,目的就是要嫁給趙大寶,畢竟,年輕輕的一直守寡總不好,基本的理需求也要有的啊。
  
      “為什么?”老兩口皺皺眉頭,都很疑惑的問道。
  
      “跟你們一樣的嘍,擔心把我克死了!”
  
      趙大寶聳了聳肩膀,也不在意父母看著,就對孫玉香愛憐道:“傻女人,我的命硬著呢!”
  
      孫玉香一陣陣感動,俏臉上也泛起羞紅,心說他們還在二老的面前呢,這小子干嘛說這么肉麻的話。
  
      “……”老兩口對視了一眼,瞧小兩口這般模樣,看來是用情已深了,棒打鴛鴦肯定不行。
  
      劉慧芳緩和了一下,對孫玉香輕聲問道:“玉香啊,真是這樣嗎?”
  
      孫玉香微微的點頭,眼中淚水無聲流下。
  
      老兩口都是很樸實的農民,并不是什么鐵石心腸的人,與孫玉香也是有一定感情,此刻一見孫玉香這委屈狀,兩人心腸子頓時就軟下來。
  
      “玉香啊,阿姨其實也蠻喜歡你的,一直以來都當你是閨女!”
  
      劉慧芳輕輕的嘆了口氣,走過來拉著孫玉香的手:“只是你倆這事兒太突然了,再加上關于你的那個傳言……”
  
      “阿姨,對不起!”孫玉香趕忙掙開趙大寶,乖巧的站在劉慧芳身邊,低著頭像做錯事的小孩。
  
      “對不起什么啊,大寶這臭小子要沒歪心思,你一個巴掌也拍不響是不?”
  
      劉慧芳微微笑了笑,摸了摸孫玉香腦袋:“難怪最近看你越來越漂亮了,這幾天才跟這臭小子好的吧?”
  
      孫玉香蚊吟般的應了一聲,羞赧道:“阿姨,我……”
  
      “還阿姨啥啊,改口叫媽吧!”
  
      劉慧芳輕笑著說道,趙鎮海也是點點頭,算是基本上接受了。
  
      孫玉香愣住了,她還以為公婆這關很難過,誰知就這么容易的答應了,剎那間,她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哎呀,高興的事兒,哭啥!”
  
      劉慧芳慈祥的笑了笑,替孫玉香擦去淚水,道:“玉香啊,以后就改口叫爸媽吧,再挑時間把婚事辦了。”
  
      孫玉香更是激動的淚流滿面,抱著劉慧芳嗚咽了好一會兒,期間連連喊了好幾聲的爸媽。
  
      趙鎮海跟劉慧芳笑呵呵的應著,心中那一絲芥蒂很快就放開了,怎么說有個熟悉的人做兒媳婦,相處起來也會更加融洽不是么?
  
      趙大寶在一旁看著也很開心,心想以后就不用再半夜出門,偷偷摸摸的去找孫玉香了吧?
  
      過了片刻。
  
      孫玉香稍稍平靜下來,很感激的望著二老道:“爸,媽,我希望做你們的兒媳婦,但我真的不能嫁給大寶。”
  
      “嗯?”
  
      劉慧芳跟趙鎮海都愣住了,難道趙大寶說的是真的嗎?這閨女……
  
      “謝謝你們相信我,但是,我對自己沒信心。”
  
      說著,孫玉香又眼淚一流,哽咽道:“我是真的很喜歡大寶,不想他因我而受傷害!”
  
      “你這丫頭比我們還迷信吶,這事兒啊……”
  
      老兩口一聽這話,反倒是勸導起來,眼看著孫玉香要被父母輪番轟炸了,但趙大寶知道這肯定沒有什么效果,心結那么容易解開,也就不叫心結了。
  
      “咳咳,老爸,老媽,我跟玉香姐結婚這事兒慢慢來吧……”
  
      “你們……哎,算了,隨你們吧!”
  
      兩小年輕意見統一了,老兩口遲疑了一會兒,也就不再繼續堅持了。
  
      沉默片刻。
  
      劉慧芳突然想起一事,拉著孫玉香走到一旁,小聲問道:“玉香啊,你跟大寶應該那啥了吧?”
  
      “啊……嗯,我跟大寶做……做過了!”
  
      孫玉香沒想到劉慧芳會問這個,以為劉慧芳是提醒她做好防護,便馬上羞答答的點了點頭說道:“媽,您放心,我……我們都做好防護措施的!”
  
      “別做什么防護措施啊!”
  
      劉慧芳本來還是挺高興的,但一聽這話聲音就拔高了:“你們都做好防護了,我孫子怎么出來啊!”
  
      “啊?”
  
      孫玉香眼睛不由睜大,之后俏臉便一片酡紅,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作答。
  
      趙鎮海顯然知道劉慧芳在問什么,在聽清楚了老伴兒的說話內容后,向來不茍言笑的他也瞪了趙大寶。
  
      “你們小兩口的事情我不管,但我孫子的事情必須抓緊,明年爭取讓我們老兩口抱上,這事兒我告訴你沒得商量……”
  
      趙鎮海輕哼了哼,抽了一口老旱煙,又道:“你跟玉香既然好上了,那就趕快生個孩子吧,村口老李的孫子都會打醬油了!”
  
      趙大寶滿頭黑線,心說您二老這思維跳躍的也太快了吧?
  
      狼狽的應付了父母一會兒,趙大寶便拉著孫玉香回了房間,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松了口氣,沒想到這婚還沒結呢,就已經被催生孩子了。
  
      但有驚無險的過關了,孫玉香心中滿滿感動,算是真正融入趙家了。
  
      “大寶,爸媽人真好!”
  
      “哼哼,難道我不好?”趙大寶嘿嘿一笑。
  
      “你當然對我最好了!”
  
      孫玉香伸手環住男人的腰,將自己成熟而嫵媚的身軀,依偎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聽著男人強健有力的心跳。
  
      “大寶,姐的身心都是你的了,以后你讓姐做什么,姐就做什么。”
  
      聽著孫玉香深情款款的話,趙大寶心里也非常的感動,當即狠狠的親了女人一口,嘿笑道:“玉香姐,我要你……”
  
      “大寶,姐也想要……”
  
      孫玉香早已情動了,她聽著前面三個字,以為趙大寶又想做壞事,哪知這家伙拖音拖了大半天,又從牙縫里蹦出另外兩個字。
  
      “玉香姐,我要你……識字!”趙大寶嘿嘿一笑,逗著懷中美人兒。
  
      孫玉香一聽,頓時就傻了。
  
      她都已經三十歲的人了,還讓她去讀書識字,你小子這是開玩笑嗎?
  
      但趙大寶是開玩笑嗎?
  
      當然不是!
  
      正所謂:韶華易逝,容顏易老!
  
      女人是一種很容易蒼老的生物,最美好青春年華不過短短數載!
  
      孫玉香能夠以其三十歲的年紀,還將容顏保持的如此好很不易,趙大寶希望她能一直年輕下去。
  
      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長生不老只存于傳說!
  
      雖然不可能長生不老,但稍稍減緩還是行的,他希望孫玉香以后不再從事體力勞動,轉而做一些會比較容易且輕松的事情。
  
      對于日后的計劃,女神之淚的網店,是很重要的一環,等生意步入正軌,總要一人盯著吧?
  
      正是如此,他才有了讓孫玉香識字的想法,畢竟孫玉香不識字也很不方便,許多的事情都受了很大的限制。
  
      “大……大寶,你換個要求吧!”
  
      孫玉香真的想哭了,都三十了還學識字,你小子不為難她么!
  
      “你剛才可是答應過的啊,我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難道現在就想要反悔了?”
  
      趙大寶故意哼哼幾聲,旋即將女人攔腰抱起,一臉嘿笑的扔到了床上,說了句看我怎么懲罰你,就餓狼撲羊般撲了上去。
  
      “不要,爸媽還在外面呢,現在還是白天啊……唔……冤家,輕點啊……”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