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20章 購置電腦!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大……大寶,你剛才說啥?”
  孫玉香頓時愣住了,她以為自己聽錯了,趙大寶剛才在向她求婚?
  “我說,玉香姐,嫁給我吧!”
  趙大寶淡淡一笑,在佳人額頭輕吻:“做我的女人吧,會讓你幸福的。”
  “……”
  孫玉香抬起了頭,望著身邊的男人,驚愣了好一會兒,接著便淚如雨下,哭成了一個淚人:“大寶,討厭……”
  求婚來的太突然了,她有一點措手不及,不是她覺得不浪漫,她都已經三十歲了,早過了浪漫的年紀,她只是覺得……不可思議!
  對,確實是不可思議!
  坦白說,她根本沒想過趙大寶會向他求婚,因為兩個人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一方面,劉慧芳跟趙鎮海老兩口不會答應的,另一方面,兩人之間相差了足足五歲的年齡。
  然而,趙大寶卻真的求婚了,這這這……太突然、太意外、太驚喜了!
  看著女人感動的樣子,趙大寶心頭柔情跌宕,輕輕為女人擦去眼淚:“你哭什么嘛,跟小貓似的……”
  或許真是年紀到了,又或者是體諒父母,抑或身上壓力減輕,他覺得他現在應該成家立業了。
  而孫玉香無疑是個好女人,勤儉持家,孝順長輩,如今與他又有了親密關系,所以身為一個男人,他應該要給她幸福。
  幸福這兩個字中,包含了很多因素,而這首當其沖的,就是一個光明正大、公諸于眾的名分!
  “大寶,姐謝謝你!”
  孫玉香迷醉在這種感動的幸福中,過了好一會兒,她才主動的給男人獻上一個香吻:“但是,姐不能答應!”
  “為什么?”
  趙大寶有些錯愕,孫玉香如此激動,顯然是想嫁他的,但為什么卻拒絕了呢?
  “姐是不祥之人,姐怕……”
  孫玉香緊緊的擁著趙大寶,成熟的身軀有一絲絲緊張:“真的,姐真的怕,怕你跟他們一樣!”
  趙大寶感覺有些無語了,孫玉香口中的‘他們’,指的是她的前三任丈夫,但是,難道他看起來很短命嗎?
  “玉香姐,你太封建迷信了,你要對我有信心,我……”
  趙大寶還想說什么,但話沒說完,孫玉香就將他吻住:“大寶,求你別說了,姐真啥也不求,就這樣挺好的!”
  孫玉香不想繼續這個話題,趙大寶也就沒有再強迫她,只是在心里輕輕一嘆,看來要解開這個心結,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農村里的人就這樣,多少有點封建迷信,何況還在一個坎上摔倒了三次,再加上其他人流言蜚語的影響,這么多年下來恐怕孫玉香自己都相信她是個不祥的克夫女!
  但是,趙大寶知道不是這樣的!
  長生造化訣包羅萬象,在造化術的相術篇中,就有許多的看相之道。
  這些年他的精力雖然主要放在醫術篇上,可對于其他造化術也多少研究了一點點,相術便是其中之一。
  在相術中,孫玉香天庭圓滿,沒有瑕疵,表明她心胸寬闊;鼻梁高挺筆直,鼻頭圓潤有肉,這表明她能正夫財運。
  而她的下顎豐盈圓潤,這也表明她性格溫和,可以孝敬公婆,與之和睦相處,所謂‘豐頷重頤,旺夫興家’就是這個理了。
  如此種種,都說明孫玉香不是克夫女,反而是個有旺夫命的女人!
  至于她前三任丈夫都在婚后死亡,這問題主要是出在他們自己身上,比如青山村那個老光棍自己貪杯,因為喝的酩酊大醉導致一頭撞死,這能怪孫玉香嗎?
  趙大寶是清楚這個理兒,但孫玉香顯然沒法相信,他也只能用時間去化解,慢慢淡去孫玉香的心結。
  孫玉香雖然沒有答應趙大寶的求婚,但卻因為他的這個舉動而感動萬千,所以這一晚她沒讓趙大寶再回去了,而是傾盡所能的回報趙大寶的愛意。
  至于回報的方式嘛……你們懂的!
  第二天。
  孫玉香果斷下不了床了,而趙大寶則是生龍活虎,精神抖擻的可以再大戰三百回合。
  看著陷入酣睡的孫玉香,趙大寶忍不住嘿嘿一笑,接著便如往常一樣去青云峰修煉,而當他回來之后父母也不疑有他。
  老兩口吃完早飯后,依舊去地里干活了。
  老兩口昨晚也商量了一下,家里的債務雖說是還清了,接下來就應該要攢一點錢,為趙大寶娶媳婦兒準備了。
  比如,蓋新房、買家具、下禮金……哪一樣不需要錢啊!
  就拿蓋一棟新房來說,人工成本、建材費用、運輸費用……七七八八的全算在內,怎么也要個十來萬吧?
  所以,需要用錢的地方還很多,老兩口還是需要努力的,但不用像之前那么拼命。
  何況,鄉下人也閑不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年來成習慣了,一旦真呆在家里,恐怕要憋出病來。
  地里那點兒活父母能搞定,趙大寶沒必要跟著一起去,他吃完飯就來找張向榮了,準備商量下收購海鮮的事。
  “大寶啊,來了啊!”
  張向榮正吃早飯,看到趙大寶來了,便招呼孫女搬來凳子給趙大寶坐。
  “小可啊,謝謝了!”
  沖張向榮的孫女張妙可笑了笑,小丫頭有點靦腆,諾諾的應了一聲,便回去吃早飯了。
  “呵呵,村長,再開學,小可也要上高一了吧。”
  趙大寶微笑著坐下來,跟張向榮寒暄了一下,老村長也是點了點頭,感慨時間過的真挺快,轉眼孫女都上高中了。
  “村長,有點事兒,跟您說下!”
  簡單的問候之后,趙大寶說起正事,將秦蘭愿意比市場價高一些價格收購野生海鮮的消息告訴了張向榮。
  “哦?”
  張向榮聽罷眉頭一挑,趕忙放下了手中飯碗,喜道:“大寶,這是件好事兒啊,你小子做的很好,給村民們做創收!”
  雖然只高出了5%-10%,但總比海鮮販開價高,何況還是上門來收購,比起送鎮上給海鮮販宰,怎么看都要劃算了很多。
  “蘭心閣每周什么時候來收?”
  “周五,必須是鮮活的野生海鮮!”
  “成,沒問題!”
  張向榮點點頭,都顧不得吃飯,隨便扒了幾口,便直接出門了。
  趙大寶笑了笑,本來他可以自己收購,然后轉手倒賣蘭心閣,這樣可以賺一點差價。
  不過,都是一個村里的人,賺這點差價沒必要,何況當年那事兒村里也給他募捐了,他更不能做這種忘恩負義的事情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逐步開始掌握研習造化術的他,如今似乎真不缺賺錢的能力了,與秦蘭的交易就是最有利的證明。
  而下一步,他準備試驗之前的計劃了,在網上銷售美容神器靈雨,他相信這東西一定能暢銷,就跟他菜園里的蔬菜一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先去買臺電腦吧!”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