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19章 還清債務!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上灣村。
  湯嶼鎮下轄的一個小村落,跟青山村一樣的貧窮落后。
  鄉下人的每一天都很平淡無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很歸來,但也很煩惱,因為……攢不到錢啊!
  錢錢錢——
  趙鎮江現在就在為錢苦惱!
  他跟老伴托媒人介紹了好久,終于給小兒子定了一門親事,這本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情,但女方家里要求五萬元彩禮。
  最近這幾年家里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妻子生了病、大兒子結婚、老房子翻新……一系列的事情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時刻處于捉襟見肘中。
  所以,一下子他還真拿出五萬元的彩禮!
  就在他萬分苦惱時,一個聲音從外傳來:“大伯,在家嗎?”
  趙鎮江從思緒中醒來,抬頭一看來人,不由眉頭一挑,笑道:“大寶,你怎么來了?坐坐坐,喝水不?”
  這來人正是趙大寶!
  趙鎮海共有四兄弟,分別名為江河湖海,這趙鎮江排行老大,趙鎮海排行老幺。
  其實趙鎮海本是上灣村人,只不過當時由于家里太窮,父母無力給四兄弟都準備房子娶媳婦,而剛好劉慧芳的家中就只有三個姐妹,于是經過商量他就直接入贅到了劉家。
  入贅有好處,不用準備房子了,但也有不好,就是孩子跟了劉家姓。
  趙大寶本來是姓劉的,不過因八年前那事兒,再加上封建迷信思想,于是在那時改回趙姓,旨在將過去的霉運都去掉。
  “嗨,大伯,您別客氣啊!”
  趙大寶嘿嘿一笑,阻止趙鎮江倒茶:“大伯,我今兒個還錢來了。”說著拿出三疊紅票子,每一疊都是一萬塊錢。
  “大寶,你這錢哪里來的啊?”
  趙鎮江不由一愣,沒有立刻接過來,而是反問趙大寶:“該不會你爸聽說小明定親了,所以又找人借了三萬來還吧?”
  “啊?小明定親了?哪家姑娘啊!”
  趙大寶忍不住驚呼起來,沒有回答趙鎮江的問題。
  趙鎮江一共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趙世峰,小兒子叫趙世明,趙世峰在前年已經結婚,沒想到趙世明也定親了。
  “下灣村王老二家的小閨女,當初跟小明是初中同學。”
  聽了大伯趙鎮江的話,趙大寶暗暗汗了一下,這趙世明比他還小呢,現在居然都要定親了,估計他老媽聽了之后,肯定會更加著急了吧。
  “大伯,這錢真不是借的!”
  趙大寶驚訝之余,便輕笑著回答道,他知道趙鎮江肯定誤會了,以為是他家拆東墻補西墻。
  也不怪趙鎮江如此多想,任誰在最需要錢的時候,突然看到有人送錢上門,都會認為這是特意為之。
  如果是換了其他人的話,趙鎮江估計就直接收了,但對于這個最小的四弟,他卻不忍心上門去要債,哪怕是在小兒子定親缺錢的關鍵時候。
  原因很簡單,他知道趙鎮海家里肯定沒錢!
  因八年前發生的那事兒,他這個四弟背負了巨債,這些年為了還那籌借的三十萬元,趙鎮海一直是省吃儉用賣命還債。
  為什么說賣命?
  有一點能證明,那就是趙鎮海明明排行老幺,但白頭發卻是兄弟中最多的,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累,人蒼老的快!
  八年的時間內,趙鎮江沒上門去討過一次債,這當然不可能他家里不缺錢,而是真的于心不忍,你說這都是親兄弟,沒必要為三萬塊錢,讓人家窘迫的日子,變得更加的窘迫吧?
  他從一些朋友的口中得知,趙鎮海這些年還了不少債,那些突然非常著急用錢的,或者一些關系較偏的親戚,欠他們的錢都一一還清了。
  趙鎮江粗略的算來,估計這四弟趙鎮海也就欠自家幾個親兄弟的錢了!
  但這還不到年底呢,一些山貨都沒賣錢,趙鎮海哪來的錢還債啊?如果趙鎮海真有錢,他去年底就來還了。
  趙鎮江前后一分析,便篤定這三萬元肯定是趙鎮海找人借的,為的是救他小兒子定親缺錢的燃眉之急。
  “大寶啊,這錢你拿回去吧,小明的事兒我再想想辦法,你讓你爸也別太累了,這債啊,慢慢還,別著急,唉……”
  趙鎮江重重的抽了一口旱煙,又想起了老母親臨終的遺言,說讓他仨個長兄照顧下四弟,當畢竟趙鎮海之所以入贅劉家,其實也是為了他們仨個長兄。
  不然,你說四兄弟都爭著要求父母解決婚事,到時候那家里哪能有個安靜與清閑啊!
  聽著趙鎮江的話,趙大寶有些鼻酸,心里更是很感動,這一家人就是比外人親啊,都到這種需要錢的時候了,還會很貼心的為親人著想。
  “大伯,這錢真不是借的……”
  趙大寶沒辦法,只好將與秦蘭的交易是了一下,又從口袋里拿出了好幾萬塊錢,至此,趙鎮江才相信趙大寶所言非虛。
  “這就好!這就好!”
  趙鎮江聽了之后就大喜不已,一方面他可以安心的收下錢,另一方面也為他這四弟開心:“這下你爸可以輕松一點了……”
  趙大寶嘿嘿一笑,將錢還給趙鎮江,又再取了三萬遞過去:“大伯,這定親什么的花錢的地方多,我家這會兒也寬松點,這錢給小明辦婚事吧。”
  “那感情好,哈哈!”
  之前是死活不愿意收錢,但這會兒趙鎮江不客氣,毫不猶豫的又收了三萬,親人有時候就需要這種不客氣,不客氣的拒絕,不客氣的接受!
  又與趙鎮江聊了片刻,之后趙大寶就離開了,依次去了二伯趙振河、三伯趙振湖的家里面,將各欠的一萬元還了。
  趙鎮河跟趙鎮湖兩家的情況也差不多,家里的孩子結婚蓋房什么的都需要錢,對于趙大寶這突然之間找上門來還錢,雖然心里面都有些驚訝,但不像趙鎮江那么多想。
  了解了情況之后,兩家人都很開心,收下了歸還的錢。
  而兩個伯母更八卦起來,問趙大寶什么時候成家,趙大寶含糊應付了兩下,之后便受不了倉惶而逃。
  ******
  傍晚。
  青山村,趙家。
  趙鎮海、劉慧芳、趙大寶與孫玉香四人又聚在一起吃晚飯。
  趙鎮海跟劉慧芳臉上的笑意難掩,這壓了八年的債務終于是還清了,不對,也不能說是還清,還欠孫玉香五萬。
  與秦蘭交易得來的十五萬,屬于他們自己家的七萬元,二老毫不猶豫決定先還債,畢竟這些債都已欠了八年,沒能力還時他們是沒辦法,如今有能力了當然要還掉。
  趙鎮江、趙鎮河、趙鎮湖三家是計劃先還的,至于欠劉慧欣與賀家華的五萬元并不著急還,因為他們所開的海鮮店每年都能賺上不少錢,經濟并不緊張。
  不過,孫玉香卻將她所得的八萬借了出來,說是她自己一個人暫時并不需要錢。
  本來趙鎮海跟劉慧芳是想要推辭的,畢竟摘東墻來補西墻也沒什么意義,但趙大寶卻不知怎么的接受下來了,老兩口都執拗不過兒子的倔犟脾氣,于是也就在十分感激中答應下來了。
  當然,老兩口能輕松的答應下來,是因為趙大寶說那小菜園,明年還能帶來七萬元收入,所以即便現在還不清債,明年也肯定可以還清的,以后的日子只會更好了。
  “來來來,玉香啊,多吃點!”
  劉慧芳笑呵呵的招呼著孫玉香,給她夾了不少菜,孫玉香有點受寵若驚,忙道:“哎呀,阿姨,太多了,吃不完。”
  “吃不完就慢慢吃,哈哈。”
  趙鎮海也一向話少,但今個兒確實開心,那顯得蒼老的臉上,竟也浮現一抹笑容,見此,趙大寶不禁愣了愣,他都有些記不清了,到底有多久沒見過父親笑了啊……
  眼眶不由的濕潤了,趙大寶趕忙低下頭,埋頭使勁吃飯,心中滿是感激,感謝長生造化訣,感謝幫忙的親朋,是他們讓他及家人終于跨過了這一道坎!
  當然,也要感謝孫玉香,是她拿出八萬元,讓他把債還清了。
  就在趙大寶埋頭吃飯時,劉慧芳又瞪了他一眼道:“大寶啊,玉香可幫了咱家大忙,過兩天她那地要耕種,你也過去好好的幫忙,知道嗎?”
  “是,必須的!別說一天,天天耕玉香姐的荒地,我也愿意,對不對啊,玉香姐?”趙大寶拍胸保證道,之后便望著孫玉香,一臉壞笑,特別在‘荒地’上加了重音。
  孫玉香俏臉一紅,她當然聽出了這話中的那一層意思,因為她那地方寸草不生,趙大寶就形容它是荒地,沒想到這家伙會在這兒提著兩個字。
  “這個壞小子,誰是荒地啊,人家明明是……”
  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啐了一口,但孫玉香卻媚眼如絲望了過去,趙大寶對這個眼神非常熟悉了,立馬就知道眼前這女人想什么。
  晚飯之后,二老雖然很開心,但還是一如既往,早早的就睡下了。
  這時,趙大寶則悄悄出了門,之后就直奔孫玉香家,一場激戰隨即展開了,在共渡巫山云雨之后,他滿足的摟著懷中成熟而嫵媚的身軀:“玉香姐,嫁給我吧!”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