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10章 一聲老公!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湯嶼鎮碼頭。
  
      司機老劉將車緩緩停了下來,隨即,杜若兮跟趙大寶下了車,此刻兩人都已神色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不過,若是你仔細觀察杜若兮的手,會發現她在不著痕跡的擦拭,剛才雖然是隔著褲子,但依舊有一點惡心啊。
  
      “走吧!”杜若兮平息了下呼吸,悄悄瞪了一眼趙大寶,眸中暗含嗔意,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又被這小子占便宜了。
  
      看到杜若兮嗔怪的表情,趙大寶忍不住得意暗笑,心說是你自己想教訓我,卻傻傻的用這樣的方式……怪我嘍?
  
      與此同時,他也不禁暗暗齷蹉的想到,像剛才那樣特殊享受,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試一次。
  
      杜若兮與趙大寶的‘眉目傳情’掩飾的很好,沒有讓任何人發現一絲端倪,至少,司機老劉就一直沒有發現異樣。
  
      或者說他根本不敢窺探杜若兮,對這位空降湯嶼鎮的美女鎮長,老劉是秉持著一種敬畏之心的。
  
      今天剛剛上任的新任鎮長視察,自然有許多人已經得到消息了,所以,杜若兮剛剛一下車,便有很多人來迎接。
  
      “杜鎮長好!”
  
      “杜鎮長好!”
  
      “杜鎮長好!”
  
      一群人向杜若兮問好,趙大寶并不完全認識,但偶有一兩個熟悉的,也是鎮上有頭有臉的。
  
      如果是以往,他見到這些大人物都要陪個笑臉。
  
      但現在不同,這些人看到他跟杜若兮一起下車,雖然都不認識他這平頭小老百姓,卻都上來跟他親切的打招呼。
  
      甚至,有的人還主動跟他握了握手。
  
      “嘖嘖嘖……當官果然威風!”趙大寶暗暗感嘆,但卻沒有飄飄然,這些當官的看得起他,是因為杜若兮的關系,并沒有他自己的因素。
  
      這種場面杜若兮見多了,別說湯嶼鎮這點小人物,即便省市級的領導在這,她也能淡定自若的應付。
  
      畢竟,她出身在那樣背景的家庭之中,家里那固執的老爺子能量通天,從小的耳濡目染讓她早已習慣。
  
      但趙大寶不同,他只是個草根,第一次遭遇這種場面,難免會有一些不適應,不是有些飄飄然,就是很誠惶誠恐。
  
      可出乎杜若兮的意料的是,趙大寶表現的很沉穩淡定,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人!
  
      “這小子還真是個怪胎啊!”杜若兮眼中閃過一絲詫異,趙大寶心態放得如此平穩,或許他真的適合辦那件事……
  
      “鎮長,這就是那只擱淺的白鯨!”就在杜若兮沉吟間,她隨眾人沿海灘走,來到了此行目的地,旋即,一人介紹起了情況。
  
      “鎮長,初步斷定,這只白鯨是生病了,所以哪怕我們將它推回海洋,它也會被海浪推回沙灘擱淺,目前我們正讓獸醫緊急治療。”
  
      如今,人們越來越認識到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所以對一些瀕危物種都已經開始保護。
  
      白鯨就是一種近危物種,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有查出什么病嗎?”看到有幾個獸醫正在對白鯨檢查,杜若兮面無表情的隨口問了一句。
  
      說實話,拯救白鯨這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是湯嶼鎮這樣的臨海城鎮的義務,但她一個鎮長還不至于關注這些。
  
      湯嶼鎮是一個典型的漁業重鎮,相關產業完成全鎮80%的稅收,而鎮長的職業是發展當地經濟,她必須掌控這塊才好開展工作。
  
      所以,她此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著關注這頭白鯨的由頭,實則與漁業相關的人照面,為日后掌控這塊初做鋪墊。
  
      對于這些,趙大寶自是不知,他身為一個獸醫,剛一到場,注意力就放在了白鯨身上。
  
      白鯨的辨識度很高,身體的顏色非常淡,一種獨特的純白色。
  
      除了身體的顏色外,腦袋也很容易辨識,它們的額頭向外隆起突出且圓滑,嘴喙很短,唇線寬闊,看起來非常的有喜感。
  
      白鯨性情比較溫和,與海豚有一點類似,非常喜歡玩耍嬉鬧,一根木頭、一片海草、一塊石頭都可以成為它們的嬉戲對象。
  
      而白鯨最為出名的,還是其非凡的口技,它們通過改變額隆形狀,發出數百種不同的聲音,而且每一種都變化多端。
  
      但趙大寶比較好奇的是,這白鯨怎會在這里擱淺?
  
      白鯨一般生活在北極,以及亞北極的海域中,比如加拿大、挪威等,很少出現在華夏附近。
  
      “也許是被海浪吹打過來的吧!”趙大寶擠進圍觀的人群,發現這頭白鯨色澤暗淡,整體呈現著一種死灰色,隱隱之間,還有些許的暗紫色光澤,“嗯?這好像是……”
  
      仔細觀察了一下白鯨,趙大寶眉頭輕輕一挑,準備伸手觸摸它一下,可還沒碰到白鯨身體,就被一眼鏡男阻止了,“喂,臭小子你哪里來的?不知道我們在忙嗎?你亂碰什么東西啊!”
  
      眼鏡男一把拍掉趙大寶的手,隨即又大聲喝斥著人群散開,接著,才畢恭畢敬的迎進來一行人。
  
      杜若兮在一眾人的擁簇上走了進來,望著在沙灘上出氣多進氣少的白鯨,剛才那個給杜若兮解說的人介紹道:“鎮長,這位是賈醫生,很有名的獸醫專家。”
  
      接著,這人又對眼鏡男說道:“賈醫生,你來說說情況吧,查出什么病了嗎?”
  
      眼鏡男感激看了那人一眼,畢竟這是給他展現的機會,旋即他認真的整了整白褂,恭恭敬敬走到杜若兮身前。
  
      “鎮長,您好,經過我們仔細的檢查,這頭白鯨或因海污染,導致體內多器官衰竭。”
  
      微微停頓了片刻,眼鏡男又挺胸道:“雖然發現的時間太遲,但我們依舊不會放棄,一定會盡力治療它的。”
  
      眼鏡男話音剛剛落下,杜若兮還沒開口說話,邊上就傳來一句冷笑:“病因都沒找到,還談什么治療,狗屁庸醫,真是笑話!”
  
      一聽這話,眼鏡男頓時大怒,一回頭尋找聲源,發現說話的竟是剛剛被他拍手的趙大寶。
  
      趙大寶對眼鏡男也很惱火,態度惡劣且不說,還滿嘴胡說八道,明明沒發現病因,卻還說什么保證,他敢肯定白鯨讓這種人治療,最后肯定是在痛苦中是死去。
  
      “臭小子,不懂獸醫之術,不要胡說八道!”
  
      趙大寶惱火,眼鏡男更怒,正是在鎮長面前表現的時候,竟然被這小子給生生攪合了,你說他能不暴走嗎?
  
      只不過他剛剛呵斥完趙大寶,身邊一人的話讓他冷汗直流:“老公,你有辦法嗎?那就治治吧!”
  
      杜若兮開口了,語氣平平淡淡,只是‘老公’二字,卻不亞于平地驚雷,炸的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老公?
  
      這個看起來很土鱉的農民,是美女鎮長杜若兮的老公?
  
      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后,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尤其是杜若兮身邊那些湯嶼鎮的大小官員,顧不得疑惑為何杜鎮長的老公是個小農民,都是慎重又慎重的牢牢記住趙大寶的模樣。
  
      甭管這個小子以前是做什么的,今后他們都一定不能將他得罪,你沒聽杜若兮都稱呼為老公嗎?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