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9章 再遇若兮!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轟隆!轟隆!
  趙大寶騎著摩托車在湯嶼鎮上疾馳,心頭怒火中燒!
  他現在終于明白賀靜雅為何會那么說了,確實,這輩子能讓他瞬間陷入暴走的只有兩人。
  而柳筱竹,就是其中之一!
  柳筱竹和他同年,是他的高中同學,也是他的初戀,如果說初戀讓人刻骨銘心,那趙大寶的初戀比之更深!
  只不過,這種深刻不是甜蜜,而是極端的恥辱感!
  恍惚間,時光仿佛倒流回了八年前的青蔥歲月……
  那一天,趙大寶在放學之后,本是與柳筱竹約定,在平常約會的小聚,可誰知當他趕到時,柳筱竹正被人欺負,那欺負柳筱竹的人,趙大寶也是認識的,是同校的紈绔子弟,葛永峰!
  ——這也是他這輩子最恨的人!
  葛永峰的父親葛忠國是市里知名企業家,與省市里的許多達官貴族關系都非常好,而且,葛永峰的叔叔葛忠義是仕途中人,似乎在省里面的人脈也非常的廣。
  有這樣雄厚的家庭背景,葛永峰自然很飛揚跋扈,平日里他也不怎么學習,專門騷擾學校里的女生,而懾于葛家的強大權勢,校方對此也不敢太多管,這更讓葛永峰囂張狂妄。
  而柳筱竹天生麗質,當時便是學校校花,自然被葛永峰覬覦,不過,趙大寶那時學習好,很容易吸引柳筱竹,久而久之在一起了。
  葛永峰不甘心敗給一個鄉下小子,便妄圖想要強行逼迫柳筱竹就范,但卻在關鍵時刻被趙大寶趕到了。
  沒有哪個男人能看到自己的女人受欺負還能沉得住氣,所以當時趙大寶想也沒想的就沖上去將對方一頓暴打。
  十七歲的年紀,血氣方剛,沖動易怒,下手沒有分寸,又有平日做農活練出來的力氣,結果他就將葛永峰揍了個半死,讓這家伙在醫院住了有半年多。
  事后趙大寶也有點后悔,確實他似乎下手有點重,但他也沒有太多的負擔,因為這事兒他完全占理。
  在光天化日之下,葛永峰意欲用強,他出面阻止難道還有錯?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最后警方在事故調查時,柳筱竹竟然顛倒黑白了。
  “我跟葛永峰在談戀愛,是他趙大寶沖了上來,不由分說揍了葛永峰……”
  趙大寶永遠記得柳筱竹當時說的話,這話讓他萬念俱灰,也完全改變他一生,他那阻止暴行的舉動,成了故意傷人的行為,被判罰賠償權貴醫療費三十萬元!
  之后,他被學校開除,前程毀于一旦。
  而巨額醫療費則如大山一般,壓著他跟父母整整八個年頭,壓彎了父母的直腰,壓白了父母的頭發,壓皺了他們的額頭……
  面對這樣將他家推向深淵的女人,你說他怎么可能會不陷入暴走呢?
  或許是心頭的憤怒太強烈,趙大寶的車速開的有點快,突然,在一個十字路口時,迎面駛來一輛轎車。
  咔咔咔——
  關鍵時刻,趙大寶心中一凜,終于從回過神來,伴著一陣尖銳刺耳的剎車聲,兩車才險之又險的避免碰撞。
  “喂,臭小子,你怎么開車的,趕著去投胎啊!”轎車司機是個中年人,在將轎車停穩了之后,便拉開車窗罵了起來,“你知不知道著車上坐了誰啊?”
  中年司機真的爆怒了,后面坐的可是大人物,萬一要是出了個好歹,他根本擔不起責任啊。
  再說即便她沒出任何事情,可如今差一點就發生車禍,她會不會覺得他開車不穩,就剝奪他辛苦得來的機會?
  “對不起!對不起!”
  趙大寶也嚇了身冷汗,連忙沖中年司機道歉,畢竟這事責任全在他,失神超速開車且不說,何況剛剛還闖了紅燈。
  “對不起有什么用啊!”
  中年司機的怒火顯然不容易消,立刻拿出手機準備撥打交警隊,讓人來好好的收拾一下趙大寶。
  不過,就在這時,后面坐著的大人物說話了。
  “老劉,他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接著,這位被稱為老劉的中年司機,又聽到后面坐著的大人物道:“大寶,你冒冒失失的,發生什么事了?”
  一聽這話,趙大寶微微一愣,車里面傳來的這聲音怎么有點熟悉啊?
  就在他驚疑不定時,車窗緩緩來下來了,等他看到車后面坐著的女人后,他也是被驚得一愣一愣的,“杜若兮,怎么是你?”
  司機老劉一聽這話,頓時就目瞪口呆,這什么情況啊?難道這位大人與眼前這小子認識?這么一想,他立馬嚇了一身冷汗。
  “是我很奇怪嗎?”杜若兮唇角微微勾起,笑瞇瞇的望著趙大寶。
  “……”趙大寶還是有點不信的揉了揉眼,擦,還真是杜若兮啊,但無論裝扮還是語氣,跟昨天的差別也太大了吧?
  昨天在山中碰到的杜若兮,雖然年齡比他大一歲,但看上去就像個害羞的小姑娘,時不時的還對他嗔怒一下,完全沒有任何御姐的氣質。
  但現在呢?
  只見杜若兮坐在轎車后面,身體重心向后靠在座背上,翹著二郎腿,非但不輕挑,反而很優雅。
  與昨天的青春時尚相比,今天杜若兮的裝扮就很嚴肅了。上面穿著剪裁得體的淺灰色小西裝,下面搭配一條相同顏色的包臀裙,既顯得非常正式穩重,又不失一種成熟美感。
  女人就靜靜的坐在那里淺笑的望著他,但一股不容忽視的氣勢就撲面而來了,隱隱之間趙大寶感覺到有那么一絲絲驚顫。
  “你先把車停一邊,然后上我這車來,快點!”
  聽著這命令般的口吻,趙大寶當即就想拒絕,可看看女人那威嚴狀,他不知怎么就答應了。
  “老劉,你繼續目的地開!”等到趙大寶上車之后,杜若兮沖司機說了句,之后便望向了趙大寶,“你怎么了啊?看臉色不對!”
  杜若兮讓趙大寶上車,就是看出他情緒不對,若任他再騎那摩托車,難保不會再次出事故。
  “……你管我!”趙大寶本來有點心里發憷,但這會兒被女人一提,又勾起了先前的怒火,心情一不好,脾氣就上來,也懶得理會杜若兮了。
  杜若兮倒還沒什么,可老劉卻不樂意了,“喂,年輕人,這是跟杜鎮長說話的口氣嗎?”
  趙大寶聽了一臉錯愕,片刻之后,才無語的望向杜若兮:“你又假冒你是鎮長了?”
  “什么假冒,這真是鎮長,今天剛上任的杜鎮長!”老劉一陣無語,原來這小子還不知道杜若兮的情況,那他跟杜若兮的關系怎么會這么好?
  “……”看老劉的表情不像作假,趙大寶一時間也愣住了,“你……你真是鎮長?”
  “剛剛上任,多多指教!”杜若兮唇角勾起,淺淺一笑。
  但在趙大寶眼中,卻不是她的微笑,而是仿佛看到一股無形的威勢彌漫開來,女人身上縈繞著一種掌握大權的威嚴氣場,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官威嗎?
  趙大寶心中一突,頓時就想下車了,好嘛,這杜若兮還真是鎮長了,那昨天發生的那件事兒……
  “大寶,你是個獸醫,治病救人不在行,但擅長治療動物,有只白鯨擱淺了,你跟著一起過去,或許也能幫點忙。”
  人常說當官的說話很有門道,現在趙大寶算是真的領教了,杜若兮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看似是在說明叫他來的原因,實在暗示他對昨天的事保密。
  趙大寶不是愚鈍之人,瞬間就領會個中精神。
  當然,他要是沒有領會的話,杜若兮接下來的舉動,則讓他徹底的明白了——他一定要守口如瓶,否則絕對會死的很難看!
  “大寶,這是白鯨的習性,你可以先看一看。”
  杜若兮將她銀色的手機遞了過來,趙大寶還真以為是白鯨的資料呢,湊腦袋過來一看,上面是一張照片。
  照片內容是這樣的:一個絕美的女子伸出修長的美腿,將一個男人的腦袋緊緊夾在身下!
  趙大寶腦中一炸,這不就是昨天最旖旎的姿勢么?這女人是怎么將這一幕拍下的?杜若兮現在拿這張照片給他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雖然想不太明白,但他覺得很刺激,血脈噴張,反應迅速!
  “大寶,好好看,記下來,知道不?”杜若兮依舊笑吟吟的,說話的口氣不緊不慢,仿佛是很正常的對話,但星眸卻瞥了一眼趙大寶下面,小手不動聲色的伸了過去,“白鯨是種很珍惜的生物,你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啊,不然他們有可能會絕種……”
  杜若兮的纖纖小手輕動,當說到‘絕種’二字時,她的力量顯然格外的大。
  趙大寶倒吸一口涼氣,這丫的是紅果果的威脅啊!
  “是!是!是!”
  趙大寶忙不迭的點頭,哪敢不答應女領導啊!
  不過,這話又說回來,雖說是有一點點的痛,但他也感覺到格外的刺激。
  所謂痛并快樂,大概就是如此!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