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5章 口是心非!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當趙大寶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差不多全黑了,這時,劉慧芳也準備好了晚飯,很快招呼父子倆吃晚飯。
  “大寶,聽人說你帶了個姑娘回家,咋回事兒啊?”
  農村里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被傳的沸沸揚揚,而杜若兮又那么漂亮,自然就更引人注意了。
  “早上沒見著玉香姐,我也就沒拿到漁網,之后就上山采藥了,恰好救了一個姑娘,她被一條毒蛇咬了。”
  趙大寶簡單敘說的道,之后就終止這個話題,否則以劉慧芳的性格,肯定會不斷追問情況,甚至會讓他追杜若兮。
  杜若兮住的地方是玫瑰花城,那地方是湯嶼鎮最貴的地段,房價據說一平米要好幾萬塊,能住那種地方的人非富即貴。
  趙大寶不想再跟這種人有牽連,否則無意間又得罪了哪個權貴,那他絕對會為家庭再惹來禍端。
  八年前,他就是因見義勇為,幫一個被施暴少女,而得罪了一個權貴,可是當年那受害的少女,關鍵時刻竟幫權貴說話,以至他被判故意傷害罪,并賠償三十萬的醫療費。
  也因此,他被學校退學,無奈輟學回家!
  每每想到當年之事,趙大寶要說不后悔,那是不可能的,見義勇為沒得到贊揚,反而惹來天大的麻煩,你說這事兒擱誰身上會好受?
  這些年他一直為償還債務而努力,父母也為了償還債務而日夜辛勞,還不到五十的他們已是頭發花白。
  將這點點滴滴看在眼里,趙大寶鼻子也有些發酸,什么時候才能讓二老享享清福呢?
  畢竟,這些年也不過才還了二十萬,至今還有十萬巨款需要還啊!
  看出趙大寶不愿多談杜若兮的事情,劉慧芳跟趙鎮海也就沒有過多詢問,只是重申了讓他別忘了明天的相親。
  原來,就在傍晚的時候,媒人又傳來消息,豆腐西施那二閨女似乎挺著急的,本來還以為要好幾天才定的事兒,結果突然就通知說明兒中午見面。
  之后,一家人便開始吃晚飯。
  平常的農家人,菜式都很簡單,尤其趙家近年一直背負巨債,吃穿的方面更是非常的節儉。
  小炒青菜、韭菜炒蛋、涼拌黃瓜、油燜茄子、西紅柿蛋湯……這普普通通的農家菜,一家人吃的也很開心。
  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三人都驚疑起來。
  “咦?老婆,你是不是放了什么東西?怎么感覺今天菜的味道比以前要好吃不少呢?”
  趙鎮海話音剛落,趙大寶立刻接話:“老爸你也有這種感覺?我以為是我的錯覺呢!”
  今天這菜確實很鮮美,下飯的時候格外的香。
  劉慧芳搖了搖頭,她也一臉的迷惑,這做了幾十年的飯,應該還是那個配方,應該還是那個味道,今個兒的菜味道怎么就不一樣了呢?
  就在一家三口疑惑時,一個打趣的聲音從外傳來:“是不是阿姨廚藝爆發,所以味道變得美味啦?”
  “呦,玉香過來啦”
  劉慧芳聞聲抬頭一看,看到孫玉香走了進來,當即打招呼寒暄起來:“正好也過來嘗嘗,味道真的不錯啊!”
  在農村,有一類人被稱之為“端飯碗”,指的是這些人喜歡吃飯的時候,端著一個飯碗去鄰里家聊天。
  而此刻,孫玉香便是端著飯碗來趙大寶家串門來了。
  “好嘞,阿姨!”
  孫玉香嘻嘻一笑,因雙方都很熟悉,所以,她一點也不客氣,直接在趙大寶的對面坐下,讓八仙桌四面都各坐一人。
  看著孫玉香到來,趙大寶有點尷尬,早上看到的那旖旎一幕,不自覺的就在腦海浮現,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他只得埋頭使勁吃飯。
  孫玉香沒表現任何異樣,在劉慧芳的再次邀請下,嘗試吃了一下小炒青菜,之后便眼睛放光稱贊道:“哇,阿姨,真的很不錯啊!”
  說著,她又試了試涼拌黃瓜,味道依舊是贊不絕口。
  “阿姨,叔叔,看來今晚我要蹭飯了。”
  孫玉香吟吟一笑,有點舍不得走了。本來她只是試試,即便味道不好吃,也會稱贊劉慧芳。
  可誰想,這些菜的味道真是太棒了,比起一般飯店廚師做的菜,味道也是一點不妨多讓嘛!
  “好呀,多一個人,多份熱鬧!”
  劉慧芳與趙鎮海都微笑著點點頭,這老兩口都是老實本分的善良人,知道孫玉香一個人生活也不容易,在很多時候能幫襯點就幫襯點了。
  何況,兩家距離又很近,時常一起吃個飯,那也是常有的事。
  沖二老感激的笑了笑,孫玉香又打趣趙大寶,哼道:“大寶,看你悶不住做聲的,你不會是有意見吧?”
  “玉香姐,我哪敢啊!”
  趙大寶趕忙舉手求饒,以往沒什么事的時候,孫玉香也喜歡打趣他,況且他今天心里還有鬼呢,萬一露出了馬腳可咋辦啊?
  “不敢就好!”
  孫玉香佯裝嗔怒的揮了揮粉拳,之后便笑著陪趙家三口吃晚飯,而美味可口的菜肴則成了核心。
  四個人一邊吃一邊討論著菜肴,但始終是找不出根結原因所在,最終也只能歸結為廚藝大爆發。
  “對啦,大寶,跟姐去把漁網拿回來吧,明兒我要去地里掰玉米,早上估計很早就出門了,也不知你明天出不出海。”
  將桌上所有的菜肴一掃而光后,四人才心滿意足的結束了晚飯,孫玉香正準備起身離去時,突然想起幫忙修補的漁網,便對趙大寶隨口說了起來。
  “啊……好的!”
  孫玉香一提漁網的事兒,趙大寶又不禁浮想聯翩,好在他馬上回過神來:“我跟你去拿!”
  跟著孫玉香來到她家,才發現她家一片漆黑,趙大寶忍不住提醒道:“玉香姐,你也犯不著這么省電了吧?黑燈瞎火的回來容易摔啊。”
  “哪有那么容易摔啊!”
  黑暗中孫玉香笑了笑,便說了一句我去開燈,之后,趙大寶便隱約看到一道黑影,從自家身邊輕輕的走了過去。
  “大寶,你早上有看到什么嗎?”
  趙大寶心中一突,馬上矢口否認道:“啊,我沒……我沒看到啥啊!”
  “那……大寶你有聽到什么嗎?”
  孫玉香嬌滴滴的聲音在黑暗中傳來,趙大寶馬上想起清晨那旖旎的一幕,但口中卻依舊口是心非的回答說道:“沒……沒有聽到什么啊!”
  趙大寶心里有些忐忑,難道玉香姐已經發現我早上在邊上偷看了?那她為何還繼續當著他的面做那樣的事呢?
  在他疑竇叢生時,一個嬌媚的聲音,倏然在耳畔響起:“男人啊,總是這么不誠實,哪怕是個小男人!”
  孫玉香嗤嗤一笑,成熟而軟柔的身軀,猶如一團洶洶烈焰一般,擠進了趙大寶的懷抱中。
  “嘶……玉香姐,你你你……”趙大寶心砰砰直跳,說話也有點哆嗦了。
  “你你你什么啊?難道還不承認?”孫玉香輕輕捶打了小男人一下,柔媚的聲音酥的讓人骨頭發軟,“大寶,你知道姐想要什么的……”
  趙大寶下意識的點點頭,但在反應過來之后,還是很快咬咬舌尖:“玉香姐,我……我們不能這樣啊!”
  顧不得還沒拿到的漁網,趙大寶再一次落荒而逃!
  “……”孫玉香愣了愣,旋即又嗔又惱,“這臭小子……老娘褲子都脫了,他居然又跑掉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