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1章 鄉野小子!

所屬目錄: 鄉村小神醫


  清晨。
  東方才剛剛泛起一抹魚肚白,趙大寶就已從青云峰鍛煉回來。
  青山村坐落在青云峰山腳下,是湯嶼鎮下轄一個貧窮小山村,三面環山,一面環海,清澈的綠水河由北向南注入海中,在河岸兩旁分布著兩百多戶人家。
  趙大寶回到家中,洗了一個冷水澡,之后,他隨手占了一卦。
  卦象顯示:否極泰來,桃花泛濫!
  望著這極佳的卦象,趙大寶有些無語了,他相親失敗無數次,哪來的桃花泛濫啊?
  這時,老媽劉慧芳已經準備好了早飯,一家三口如往常一樣吃了起來。
  “大寶,你姨昨個兒給你說了個媒,是鎮上豆腐西施的二閨女,過兩天你去跟人家見個面。”
  劉慧芳一邊吃,一邊說道:“那閨女據說在大城市一個月也有四五千,混的挺不錯的……”
  “四五千?”
  趙大寶有些訝異,一個月賺四五千,在青山村這等小地方,那真的算是高收入了。
  “人家有這工資,哪還看得上我?”
  趙大寶今年已是二十五歲了,在農村這年紀早該結婚生子,只不過他家的情況實在太差,至今還欠別人十萬元,所以每次相親的時候,人家一看這家庭條件,那些人都紛紛拒絕了。
  也因此,對于那什么豆腐西施的二閨女,趙大寶直覺這事情壓根兒沒戲。
  “不試試怎么知道!”
  趙鎮海瞪了兒子一眼,很不滿意他自我嘲諷,家里的確是貧窮了點,但怎么能妄自菲薄呢?
  “我又沒說不去?”
  趙大寶不禁翻了個白眼,對父親還是有點畏懼的。
  “嗯!”
  趙鎮海點點頭不再說話,望著埋頭喝粥的趙大寶,心中卻是暗暗嘆了口氣,當年要不是因那檔事兒,怎么可能耽誤兒子學業,更不會欠下這么多錢啊!
  趙大寶高中成績一直很好,假如他沒有半路輟學的話,現在肯定也是個大學生了,怎么也比現在當個農民強!
  對于父親心中的遺憾,趙大寶倒是不太清楚,半途輟學確實很難過,但他并沒有怨天尤人,而是憑借自己的努力,成了遠近聞名的獸醫。
  人送外號赤腳半仙趙大寶!
  趙大寶咕嚕咕嚕幾大口,將一大碗白米粥喝完了,接著放下碗筷把嘴一抹:“今天反正沒什么事,準備去海里轉一圈,媽,那張漁網補好了么?”
  “噢,玉香拿去補了,應該補好了吧……”
  “玉香姐?”趙大寶一愣,旋即便說道:“成,我去看看!”
  劉慧芳也很快吃好了,看到趙大寶準備出門,當下便又開了口說道:“我跟你爸帶飯去地里,中午就不再回來了啊,你回來后自個兒燒飯。”
  “好嘞。”
  趙大寶應了一聲,抬步便是出了門。
  青山村正北面毗鄰青云峰,地勢在整個村中稍稍偏高,這里一共就住著幾戶人家,他家跟孫玉香家挨得最近。
  在青山村,孫玉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但因為她長的漂亮,還因為她是一個寡婦。
  孫玉香的漂亮讓所有青山村的婦女都嫉妒的要死,甚至就連一些未出閣的大姑娘見到她都自慚形穢。
  毫不夸張的說,哪怕電視里那些女明星,也沒有孫玉香來的漂亮!
  農村婦女因整日在地里忙活,日曬雨淋,風吹雪凍,皮膚都像農村漢子一樣,黝黑黝黑的,骨架寬大,身板結實,雖然也有種農村女人特有的純樸美,但是看上去總缺少一點浪漫的情趣。
  但孫玉香則是一個另類!
  雖然她比村里其他婦女更勤勞,農忙時幾乎每天在田地里勞作,農閑時還到鎮上工地上打零工,但她的皮膚卻像是抹了蜜一樣,白皙如雪,光滑細膩,看起來根本不像一個農村婦女。
  而孫玉香的身材更是讓人噴火,前凸后翹,柳腰纖細,由于經常在田地里勞作,比起那些嬌滴滴的女人,看上去更有一種力量美。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美人,命運就非常的凄苦悲慘,根由就兩個字——克夫!
  孫玉香本非青山村人,八年前才嫁入青山村,而在她嫁入青山村前,還有兩次的結婚經歷,但婚后都因意外身亡。
  村里有個娶不到媳婦的老光棍不信邪,經人介紹之后便與孫玉香定親領證了,一切都看起來很順利,大家都以為破了詛咒。
  那老光棍也非常開心,畢竟憑白撿了個媳婦,結果婚禮當天一高興喝大了,一個踉蹌腦袋磕到了墻角上,還沒來得及送醫院就斷氣了。
  因為接連克死三任丈夫,村子里就流傳著一句話,但凡是跟孫玉香上了床,肯定會被她給生生克死。
  從那以后,很多人雖垂涎孫玉香的美貌,但也再無人敢上門來提親了,更沒有人敢招惹孫玉香半分。
  而在那老光棍死之后,孫玉香也沒再回娘家,繼承著那老光棍的一點遺產,便一直在青山村生活了下來。
  “玉香姐,玉香姐。”
  兩家人隔壁鄰居挨得很近,趙大寶很快來到孫玉香家,一邊大喊著一邊走了進去。
  “咦,怎么沒人呢?”
  趙大寶在堂屋轉了圈,又去后面廚房看了看,并沒看到孫玉香人影,但大門還開著,不可能出去了,難道是在里屋?
  “玉香姐,玉香姐……”
  趙大寶來到里屋門前,又試著叫了兩聲,依舊是沒人應答,看到門是虛掩的,當下也就信手推開,走了進去。
  而他剛一進門,就目瞪口呆了。
  孫玉香確實在里屋,正躺在床上酣睡著,或許是夏天比較熱,床上只鋪了層涼席,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體橫呈其上。
  大概她也想不到會有人來,所以睡覺時穿的相當隨便,就一條半透明的絲質睡裙,而此刻睡裙的下擺被蹭到臀處,修長白皙的大長腿完全露了出來,隱隱間可窺到……
  趙大寶使勁咽了咽口水,只覺嗓子眼有一點冒火,小腹處也有點蠢蠢欲動。
  說起來他也有點悲催,到現在了竟還是處男,內心深處自然也有野望,而孫玉香這種熟透了的女人,對他的吸引可以說是致命的。
  孫玉香從睡夢中迷迷糊糊的醒來,卻意外發現床沿邊站著一個男人,雙眼還冒火般似乎是要將她吃掉:“臭小子,你怎么進來的?”
  她先是驚了身冷汗,待看到是趙大寶后,便又長舒了一口氣,板著臉坐起來嬌叱。
  “玉……玉香姐,你沒關門!”
  趙大寶也嚇了身冷汗,沒想到剛剛有點邪念,就被孫玉香抓個正著:“我……我是來拿漁網的,在外面叫了幾聲你沒應。”
  孫玉香一聽也愣了,昨個兒有點太累了,洗完澡后直接睡下,難道忘記關上門了?想想不僅有些后怕,萬一半夜有人闖進,那她豈不就被……
  “玉香姐,沒遮住,走光啦!”
  就在孫玉香還在心有惴惴時,尷尬的趙大寶已經腳底抹油,只不過留下的話,卻讓孫玉香大羞:“臭小子,毛都還沒長齊,竟敢逗戲老娘!”
  看著狼狽溜走的趙大寶,孫玉香忍不住噗嗤一笑,又看了看自己的模樣,的確是非常的吸引人啊……
  對于自己的身材與美貌,孫玉香有著十足的信心,只可惜她多年空守香閨,根本沒有人來欣賞品嘗。
  四十如狼,三十勝虎,有些事不想則已,一想就控制不住。
  頃刻間,孫玉香不禁綺念迭起,那張俏麗的鵝蛋臉上,泛起一抹羞赧的掙扎。
  但最終,還是生理戰勝了心理,于是……
  “噢……大寶……”
  孫玉香不一會兒沉醉在快樂之中,卻不知某個她以為離去的臭小子,想起忘了拿漁網又再次折返回來,恰好就看到了里屋這旖旎的一幕。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