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桃花村的女人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大害蟲之間的戰爭

所屬目錄: 桃花村的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柳水生從床上爬起來,開著趙大興的“馬達自行車”,“突突”地去了鎮上。

  這貨要干啥?

  買刀!

  昨晚,柳水生找到趙大興,向他說起了自己要跟聶紅偉干架的事。

  趙大興當時正跟一伙潑皮混混搓麻將,聽完之后,個個群情激奮,全都把胸口拍得“咚咚”作響,說這個忙鐵定要幫,不把聶紅偉揍老實了絕不收兵。

  趙大興剛出來混的時候,曾在一個游戲廳里被聶紅偉羞辱過。

  那次打臉的經歷,讓趙大興對聶紅偉一直沒啥好感。

  只是聶紅偉在西水鎮混的很開,狗肉朋友多如牛毛,趙大興心里雖然憋屈,但跟他叫板卻還不是對手。

  不過趙大興這貨的志向倒是不小,從童年時起,就豎立了一個非常遠大的人生理想——他要當西水鎮,甚至是整個華良縣的黑道扛把子。

  為了這個理想,這貨從十歲起就開始偷鄰居的下蛋雞,十五歲敲詐小朋友的零花錢,二十歲已經是一中學生眼里的大哥大了

  只是最近幾年,這貨的黑道大業有些停滯不前,還停留在偷雞摸狗、小打小鬧的小流氓階段,連個來錢的主業都沒有。

  你手里沒錢,哪個傻逼跟你混啊?

  所以這貨在西水鎮的流氓圈子里,只能算是二流貨色。像牛二蛋那些狠角色,根本就不鳥他。

  “老柳,哥們心里憋屈啊”昨晚,二人坐在夜幕中的田埂上,喝多了的趙大興第一次向柳水生吐露出了他的理想和憋悶:“你說現在哥們混的咋樣?”

  “還行!”柳水生違心地安慰他。

  覺得他快三十了,能混到吃了上頓沒下頓這種境界,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只是還行?”趙大興睜著一雙醉眼惺忪的魚泡眼,表示不滿:“別說咱桃花村了,就是西水鎮,誰不知道我大興哥的名頭?”

  在柳水生痛苦的傾聽中,這貨拍著胸脯,不厭其煩地重復著同一句臺詞:“咱哥們現在是要人有人,要兄弟有兄弟,信不信,我一個電話,上百兄弟立馬殺到!”

  “這句話你已經對我說了三百遍了!”柳水生覺得他已經有老年健忘癥的跡象了。

  “唉,可哥們還是不知足啊!”趙大興摟著柳水生的脖子,眼望圓月,一臉的英雄不得志:“哥們有個理想,第一步,就是帶領咱們桃花村的村

  民致富奔小康!”

  “所以,你就偷本村的東西,先讓自己小康了!”柳水生心里說。

  “第二步,是把整個西水鎮的流氓全都歸攏到我大興哥的旗下,帶領大家,打出一個大大的地盤。”趙大興在胸前劃拉了很大一個弧度:“最后,我要做華離縣的扛把子,黑社會大哥!”

  由于喝多了,這貨揮手的幅度過大,顯些從田埂上摔下來。

  柳水生拉住他搖搖欲墜的身子,看著他從來沒有痊愈過的臉,搖頭嘆息道:“就你這戰斗力,還沒混到那一天,就被人砍成肉餅了!”

  趙大興經常找人打架,但常常被人追著打,臉上的傷疤都沒好利索過。

  柳水生真替他感到臉紅。

  “老柳,哥們雖然把兄弟無數,但跟我最貼心的,還是你啊——”趙大興沾滿灰塵的手掌,在他肩膀上重重地拍著,月色下,那雙含情脈脈的眼

  神,肉麻的一塌糊涂:“兄弟,要不你也出來混吧。憑你的身手,再加上哥們我的腦子,咱們肯定能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的!”

  柳水生差點吐出來!

  趙大興本來說要帶他出來看星星的,柳水生骨子里有種小資情調,一聽就屁顛顛地跟來了。

  哪知這貨啰嗦個沒完沒了,要不是明天要借他的兄弟使使,柳水生都想摔走人了。

  “等明天咱們把聶紅偉弄趴下,看西水鎮誰還敢跟我大興哥叫板,到那時——”趙大興站起身,擺出一付手指江山的架勢,豪情萬丈地說:“到

  那時,老子就把刀臉強的網吧搶過來,自己做老板,哈哈——”

  “網吧老板?”柳水生總算從他嘴里聽到了點比較實在的話題。

  “老柳,嘿嘿,你知道啥叫網吧不?現在可流行這個了,咱們鎮就刀疤臉一家在開,那生意好的天天爆棚啊。”趙大興嘴角滴答著口水,眼冒綠光地說。

  柳水生揉揉太陽,網吧這個詞,好像以前聽說過。

  “等搶了刀疤臉的網吧,老子就算在鎮上扎了根,接著就去收保護費,搞大的,老子非得混出個人樣不可”

  柳水生并沒有潑他冷水,反而深有感觸地說道:“老趙,如果你真想往黑道上走,等收拾了聶紅偉之后,兄弟我肯定會大力支持你。要錢我沒有,但出兩把子力氣還是可以的!”

  “哈哈,老柳,有你這句話就夠了!”趙大興信誓旦旦地保證道:“你就放寬心吧,明天我一定會多叫些人過來,讓他們都見識一下我大興哥的實力!”

  柳水生知道聶紅偉在西水鎮混的也很牛逼,臉色凝重地問道:“你明天大概能拉多少人過來?”

  “靠,至少這個數,這些人都是跟我磕過頭拜過把子的。”趙大興伸出拇指和食指,做出八的手勢,一臉的得意和自豪。

  柳水生微微地搖了搖頭,這貨說的八十肯定含有水份的。

  誰不知道出來混的都是嘴上義氣,真要碰到了事,肯定比誰躲的都快。

  最后能來五十個就不錯了。

  “聶紅偉那人馬不比我少,有幾個把兄弟還是退伍兵呢,真要打起來的話”趙大興聲音漸小,顯然沒有底氣了。

  畢意西水鎮就這么屁點大的地方,混的不錯的也就那百十來號人,彼此之間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趙大興的把兄弟,有很多跟聶紅偉關系也不錯,最后他們會幫誰,還不一定呢。

  “麻痹的,擒賊先擒王,退伍兵又咋地。誰能打,老子就先把誰給捅了!”柳水生眼露兇光,無比猙獰地說道:“明天老子就去鎮上買把刀,這

  場仗不僅要打,而且還要打得漂亮,把聶紅偉一次整改,讓他們在桃花村再也翻不了身。”

  “哈哈,有刀在手,天下我有。你這句話真是說到老子心口上去了!”趙大興醉醺醺地搖晃著:“老柳,到時候多買兩把,咱們哥倆并肩作戰,把聶紅偉那群一并砍成爛西瓜——”

  說到這里,他揮手做勢,突然“噗通”一聲,摔倒在田埂上。

  呼嚕聲很快就震天響了。

  柳水生很是郁悶地嘆了口氣,本來是到田野中看小星星的。得,星星沒看成,回去還得背個死豬回去。

  這就是昨晚柳水生和趙大興交談的全過程了。

  “草,哪里有賣刀的?那混蛋不會酒后忽悠老子吧?”柳水生騎著自行車,繞著一中學校的圍墻轉來轉去,眼睛直往旮旯角落里瞅。

  趙大興昨晚酒后吐真言,說在一中學校后面的某條胡同里,有一家專門賣刀具的黑門面。

  這貨剛出來混的時候,曾在這家店里買過一把開了刃的武士刀。那刀跟電影里出現的差不多,要長度有長度,有分量有分量,別說捅人了,就是捅野豬都不在話下。

  柳水生覺得出來砍人,還是拿把武士刀比較有譜,就算不砍人,用來嚇唬人也不錯。

  一中學校附近就是一片生活區,小巷子錯縱復雜,找了半天,柳水生也沒有見到哪有賣刀的。不過,這玩意可是違@禁@品,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擺出來賣,一路上倒是見了兩家掛羊頭賣狗肉的發廊。

  “哎,帥哥,進來洗個頭吶,給你便宜點,二十塊錢咋樣?”

  兩名穿著暴漏的香艷小妞,在柳水生從門前經過時,浪里浪氣地向他召喚道。

  柳水生在她們姿勢@蕩的大腿上瞄了一眼,白是夠白,但皮膚太糙,摸起來肯定滿手雞皮疙瘩!

  這貨身邊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出落的跟水芙蓉似的?對這些賣肉的低檔小姐根本就看不上眼。

  “嘿,老子的大鳥一甩出來,能把你們姐妹兩個出白沫子。二十塊可是你們虧了,哈哈!”柳水生的自行車不停,哈哈一笑,牛氣叉叉地騎走了。

  這貨走遠之后,其中一名長相比較清純的妹子,問左邊坐的姐妹:“那小子說啥?什么白沫子?”

  “嘻嘻,他說自己的玩意太大,能把咱們兩個給@暈過去!”穿著粉色迷你裙的小姐,捂著猩紅的嘴唇浪笑道。

  清純小妞不屑一顧地撇嘴道:“切!這年頭的男人就會吹牛逼,能把老娘暈的男人還沒生出來呢!”

  “那是,你下面那個無地洞,就是孫猴子的金箍棒杵進去,都找不到底呢,哈哈!”

  在兩名小姐的浪笑聲中,柳水生卻氣得直想罵娘:“奶奶個腿的,難道真的被趙大興那王八蛋給忽悠了?”

  這個時候,他的自行車正停在一條胡同的盡頭。

  這已經是附近最后一條小胡同了,再往前走就是莊家地了,前面連個人瞎子都見不到。

  “你麻痹的,要是敢忽悠老子,回去先把你給揍了!”柳水生轉身剛要離開,突然,身后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驚叫聲:“啊,放開啦!”

  “噫?”柳水生突然心頭一跳,注意力頓時高度集中。,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