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23章 偷/情,偷/拍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由于有兩個人,李宗瑞不敢進屋,怕驚擾屋里正在辦事的狗男女,他將手機打開,調到攝像機模式,雖然李宗瑞的手機不是最新款的,但是基本的照相攝像聽音樂功能還是有的。

    看著銀幕里的畫面,哇靠!老天啊!真是香艷刺激啊!只見畫面里,女子坐在桌子上,兩腿張開60度,劉斌站在她的兩腿之間,邊親吻著她的耳朵,左手伸進她的衣服里,猛搓著女人豐滿的乳房,右手伸入三角褲內揉動著。

    這個女人叫汪小燕,是劉斌的行政秘書,還是一個剛從藝術學院畢業沒多久的大學生,應聘去公司上班剛三個禮拜,在劉斌又哄又騙,軟硬兼施之下,很快就投入了他的懷抱。

    汪小燕呻吟著說:“嗯……斌……輕一點嘛!不要捏得那么用力……會……會痛啊……”

    劉斌淫笑著說:“會痛?是會爽才對吧?看你都濕成這樣了……”

    劉斌把右手的手指身出來,上面閃著亮晶晶的水光,然后一把將手指插入汪小燕的嘴里,說:“來!舔舔干凈。”

    汪小燕就把他的手指當成棒棒糖來舔,那股淫樣,跟平常她在辦公室里親切端莊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真讓人受不了。

    劉斌也亢奮起來,飛快的把汪小燕的衣服都給脫了下來了,然后緊壓著她,先用手指輕揉著汪小燕的胸部,然后出其不意的把整個酥胸握實,使勁的又揉又搓的捏著。

    玩了一會,劉斌又把手慢慢往下移,汪小燕受不了劉斌這樣的玩弄,忍不住的搖擺起來說:“不要……不要再玩了……進來……進來吧!”

    劉斌這才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他那……哈哈哈……小蚯蚓,真的是小蚯蚓,天啊!哈哈哈哈……那可憐的小蚯蚓努力想要長大,最后終于變成毛毛蟲大小……

    劉斌把汪小燕的大腿拉開,扶起自己的毛毛蟲,就往汪小燕雙腿間送,可是不知道是姿勢不對,還是話兒太短,硬是插不進去。

    汪小燕這可急了,也不管自己是坐在桌子上,將大腿張到極限,伸手引著毛毛蟲前進,只聽到“撲滋”一聲,一根到底,全桿進洞。

    汪小燕好像很爽的叫著說:“啊……好漲……又好舒服……”

    靠!居然被毛毛蟲插的哇哇叫,真沒用,若是換了我上,哼,你哪里還有命在?

    劉斌一手玩弄著汪小燕的秀挺雙峰,下半身也死命的向上頂,看他那賣命的樣子,恨不得去韓國做個陰莖整形手術,把毛毛蟲變成火腿腸。

    劉斌白白的屁股不停的前后動著,這么淫糜荒蕩的畫面,讓李宗瑞感到無比的刺激。

    突然,他感到有人在自己耳邊吹風,回頭一看,哇!是沈墨濃!只見她的臉呈現一股病態的昏紅。

    李宗瑞搖著肩膀說:“墨濃,你別,別這樣,等一下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

    天啊!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像的人,不是相貌,是氣質,而且李宗瑞說話的語氣也越來越像他了,沈墨濃笑嘻嘻笑道:“怕什么?他們現在正在……哪里會發現我們……”

    李宗瑞從沈墨濃的口中聞到一股酒氣,糟糕,該不會是酒勁上來了,她也喝醉了吧!沈墨濃的酒量這么差嗎?我看她明明喝的是果汁啊!偏偏這時候在給我發酒瘋,老天爺啊!我該怎么辦?李宗瑞感覺很無語。

    汪小燕這時已經轉身趴在桌子上,劉斌從后面一邊玩著她那對秀挺的雙峰,又看著汪小燕在自己的毛毛蟲下婉轉承歡,雙重刺激讓他更加感到興奮,瘋狂的抱著她,加快動作的頻率。

    沈墨濃突然趴在李宗瑞的背后,她豐滿高聳的酥胸,緊壓在他背上揉動著,眼前的畫面看的到,吃不到,心如刀攪的。

    這種“脹死眼睛,餓死小兄弟”好像被貓撓癢癢的感覺已經讓李宗瑞很難受了,沈墨濃又來這一手,不是想害死他嗎?李宗瑞胯下的大兄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他的褲子撐起了大帳棚。

    李宗瑞緊張的跟沈墨濃說道:“墨濃,你在干什么?啊……別,別摸那里……”

    沈墨濃不但沒理李宗瑞,還把手伸到他的兄弟那里揉捏著,還驚訝的說道:“天啊!宗瑞,真看不出來你的本錢居然這么雄厚……”

    這真是太爽……哦,不是,是太過分了,現在時間地點都不合適,換個時間地點多好啊……

    李宗瑞一把抓著沈墨濃的魔手,帶著怒氣的壓低聲音說:“墨濃,你在干什么?別這樣……”

    也許是因為李宗瑞的聲音過于嚴厲,沈墨濃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她迅速的離開他的背后,一言不發的蹲坐在李宗瑞身邊。

    沈墨濃俏臉蒼白,眼睛里含著淚水,卻緊咬著唇,不讓眼淚流下來。

    看著沈墨濃泫然欲泣的樣子,李宗瑞都快要后悔死了,他知道自己傷了她的心,想說什么話來向沈墨濃道歉,卻根本不知道從何說起。

    銀幕里的性交畫面依然香艷,但李宗瑞已無心去觀賞,也已經無法再讓他興奮了。

    “林逸欣,你這個臭婊子,不要老子碰你,說什么要等結婚……”

    后面的話已經聽不清楚了,終于劉斌和汪小燕在一陣劇烈動作后,氣喘吁吁的抱在一起。

    李宗瑞和沈墨濃悄然退走,因為若是再待下去,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被對方給發現了,離開的時候,李宗瑞想要給沈墨濃道歉,可是他猶豫了半天,楞是沒有找到合適的開口時機。

    奧迪車里,氣氛有些沉悶。

    “沈……”

    李宗瑞看著沈墨濃輕描淡寫間瞥來的目光,急忙改口道:“沈姐,不如,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不等沈墨濃說話,李宗瑞已經開始自說自話起來:“有一對80后的小夫妻,有天老婆和老公去超市買了好多零食(老公平時很節儉),出來以后老婆說她還想買絕味的鴨脖,老公沒出聲,然后一路無話。快到家門口的時候老公問老婆:‘這一路上你怎么不說話,不太像你啊!生氣了?’老婆沒吱聲,老婆繼續道:‘其實沒買你愛吃的脖子我心理很內疚。’老婆聽了以后很感動,頓了一下,老公突然兇巴巴說道:‘你兩張嘴就知道吃。’”沈墨濃聽完,愣了一下,終于反應過來,狠狠白了李宗瑞一眼,俏臉卻是染上了一層嬌艷的緋紅。

    “沈姐,我知道你身居高位,肯定壓力很大。”

    李宗瑞笑著說道:“有時候要多運動,多笑一笑,學會釋放壓力。你平時都喜歡什么運動?”

    他這是關心自己呢!沈墨濃心中微微一暖,開口道:“游泳、潛水、網球、健身……”

    “沈姐,你這么年輕漂亮,又這么有本事,肯定有很多人追求你吧!”

    “嗯。”

    “擁有天然體香的女人非常罕見吧?”

    “應該……”

    沈墨濃一臉詫異地瞪著李宗瑞,腳上也不小心踩上了油門,差點和前面半夜拉建垃的違規卡車追尾。

    本來她在想著自己對李宗瑞到底是抱著一種什么心態,在宇龍大廈,第一次遇見他,知道他沒有被錄取,自己利用手中權力,橫插了一手,把他招聘進了公司,剛才在木蘭俱樂部里,沈墨濃發現自己的感情竟然有些失控了,所以在和李宗瑞說話時都是心不在焉,沒想到竟然入了他的圈套。

    “嘎吱!”

    沈墨濃猛然踩住剎車,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寒著臉對李宗瑞說道:“下車。”

    “沈姐,別生氣。”

    李宗瑞替自己辯解道:“我那是在夸你……”

    “……”

    “身體有香味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沒必要掩藏吧?”

    李宗瑞倒沒有撒謊,他身上確實有香味,沐浴露的香味,當然要等沐浴之后才行,現在去聞,只能聞見汗味,“我身上也有非天然體香,牛奶味的,要不要聞聞?”

    “……”

    “沈姐,你放心。”

    李宗瑞摸摸鼻子,暗自后悔將沈墨濃的秘密說出來,“這件事我會藏在心里,不會說出去,你的體香只有我一個人聞過,知道……”

    沈墨濃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住的地方到了。”

    李宗瑞知道再不下車是不行了,下車后趴在車門邊,抬頭看著“香格里拉”銀光閃爍的金字招牌,問道:“你住在這里?”

    香格里拉國際大酒店,是東萊市的五星級酒店之一,里面裝修豪華,設施完備,功能齊全,當然其消費水平也同樣是令人咋舌的。

    沈墨濃沒好氣道:“是啊,我天天來這。”

    “天天來這?”

    李宗瑞一臉驚訝道:“那要花多少錢啊?”

    沈墨濃看他這副表情,不由玉容解凍,“撲哧”一笑,道:“我不久之前剛從美國回來,還沒來得及買房,可我又不想和家人住在一塊,因為在國外自由獨立慣了,所以就在這長期包了一個房間,當然就得天天來這了。”

    “那也得要花不少錢吧!”

    李宗瑞還是無法想象,家里有別墅不住,卻長期住在酒店里。

    “呵呵,這個酒店天楓集團有股份在里面,所以我也花不了多少錢。”

    “噢!”

    李宗瑞恍然大悟,天楓集團的董事長就是沈墨濃她的老豆,老板的女兒在這住那自然是花不了多少錢了。

    李宗瑞也不是賴著不走,只是他還沒有為今晚的事情給沈墨濃道歉,所以才癡纏著人家,最后還是善解人意的美女給了他一個臺階,說自己不生氣了,可是女人的話有時候要反著聽,有時候只能信一半,只有上帝才知道她們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

    不過,李宗瑞到是希望沈墨濃不是真的生氣了,不然,他可是在人家手底下做事,怎一個慘字了得。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李宗瑞很快就知道他高估了女人的包容,想要她們擁有一顆和她們偉岸胸懷一樣的胸襟,那簡直是妄想。

    沈墨濃進入酒店之后,李宗瑞一個人站在香格里拉國際酒店門外,心中無限郁悶,悲憤莫名啊!

    她明明有車,難道不應該先把自己送回家么……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