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22章 抓奸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看著身旁一路排開,寬敞明亮的落地窗,天空不美,掠上了一抹烏云,像是要降雨,果然,凝神細看,細密的雨絲已經滴答滴答地落了下來,是小雨,可這種雨最不愛停,往往一下就是一整天。

    李宗瑞收回目光,加快腳步,朝著前面不停看表的沈墨濃走去。

    當李宗瑞和沈墨濃在俱樂部一名工作人員引領下,徑直走進位于二樓的一間小型拍賣廳時,里面前排早已經坐滿了俱樂部的會員們,只有最后幾排還有一些空位,看來這場俱樂部內部舉行的拍賣會還真是吸引了不少會員參與其中。

    飽暖思淫欲,能進俱樂部的人,不管男女都是身價不菲,或者說在社會上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拍賣會是其次,重要的是有個地方,有個合理聚會的地方和借口。

    沈墨濃挨著李宗瑞坐在后排座位上,道:“我有個好姐妹剛從美國回來,她下個星期要生日了,上次我聽人說,她最近好像迷上了唐三彩,嗯,這幾天我到處逛了逛,可惜沒看到合適的,聽說今天有一件珍品將要拍賣。”

    唐三彩?李宗瑞嚇了一跳,忙擺擺手:“可別送,可別送。”

    沈墨濃奇道:“為什么?我看那小人兒挺漂亮的啊?”

    “不是漂亮不漂亮的問題,拋去個人喜好不談,唐三彩可不能瞎送。”

    李宗瑞心說,幸虧我知道一點,不然弄不好,真能把人給得罪了,“早年間拍攝的電視劇《紅樓夢》里,賈母房間就擺著一件唐三彩,其實,這是個失誤,是個BUG,因為在乾隆時期,不可能有人把唐三彩擺在家里的,它是冥器,專門給死人陪葬的東西,不吉利,這就跟過生日不能送鐘表一樣。”

    放眼整個中國,就屬北京人最講究這些,比如四合院里外,種什么樹也不會種桑樹和槐樹,桑樹的“桑”字與“喪”同音,不好。槐樹是因為樹上會掉一種俗名叫“吊死鬼”的蟲子,怕路人說“這家怎么那么多吊死鬼啊”也不妥當。

    “下葬的啊?那小妮子真是的,就喜歡這些古古怪怪的東西。”

    沈墨柳眉一蹙,旋又展開,嫣然笑道:“還是你懂得多,還好把你叫來了。”

    李宗瑞干笑兩聲,問道:“沈部長,我們……”

    沈墨濃打斷他的話,似乎有些生氣的說道:“沈部長,沈部長……難道你覺得我的名字不好聽嗎?都說沒人的時候讓你叫我名字的。”

    這里可到處都是人啊!李宗瑞表情有些訕訕,疑惑道:“沈……咳咳,墨濃,我,我……”

    沈墨濃白了李宗瑞一眼,道:“以后,沒有外人的時候,你要叫我的名字,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知道了,知道了。”

    李宗瑞急忙應允,然后追問道:“墨濃,我們今晚不是來考察的么?”

    沈墨濃聽了李宗瑞的問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伸出青蔥玉指點了點他的額頭,嗔道:“木蘭俱樂部的投資項目有什么好考察的?只是他們并不想聲張,你知道的,在華夏國這個地方,只要在事前有絲毫消息露出,都可以引起一場震動,炒樓,炒股票,炒期貨,包括前些日子的山西煤老板炒大蒜……”

    李宗瑞點了點頭,知道沈墨濃所言非虛,難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出面,可是貸款的金額卻是不菲,他原本還以為有什么貓膩,原來是人家把諸多可能性都考慮進去了。

    拍賣師是一個妖嬈美婦,彎彎的眼睛,紅紅的嘴唇,豐滿的身段,舉手投足間蕩漾起一股成熟的風韻,極有姿色。他身上穿了套咖啡色OL裝,豐腴的美腿被肉色絲襪緊緊裹著,很勾人,李宗瑞注意到,許多男人都偷偷盯著她看,而他們身旁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輕女孩卻都一個勁兒地癟嘴。

    李宗瑞笑著說:“不愧是頂級俱樂部啊!不用說拍賣那位姐姐了,就是她旁邊那兩個送拍賣品的女孩子也個個是美女啊!”

    沈墨濃輕哼一聲,說道:“你們男人啊!整天就知道注意女人的容貌,個個好色成性。”

    “哪有啊?喜歡看美女并不代表他好色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說了,男人不看女人那看什么?看男人啊,那恐怕色得更加離譜了,不夠最近明星似乎都挺喜歡自爆同性之愛的,人家哥哥張國榮是同性戀,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一直都沒有逃避各個媒體記者與狗子隊對自己同性戀生活的跟拍與炒作,不但如此,張國榮還給自己留了長長的辮子,涂上了女人的胭脂,來拍攝MTV與電影。所以這偉大的同性戀,除了張國榮就沒有第二個人能取代了。但是黃曉明也跳出來說自己是同性戀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他與anglababy的戀情打得火熱,有狗仔偷拍到二人一同回家的甜蜜畫面,他居然還說自己是同性戀……”

    李宗瑞仰天叫屈,然后扯了一通讓沈墨濃俏臉微紅的曖昧話題,接著壞壞一笑,道:“我可是一個新時代的好男人,嘿嘿!不過話說回來,有墨儂你在身旁,我確實不需要再看其他女孩了,你的美和她們比起來,那就是月亮比星星,你是電,你是光,你是永遠的信仰……”

    “甜言蜜語,油嘴滑舌。”

    沈墨濃嬌嗔,看著李宗瑞那并不算太英俊的臉龐,沈墨濃的眼睛不由有些恍惚了,心里暗道:“像,真是太像了,就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很像,難道真的是上天可憐我對他的日夜思念,所以把眼前這個像極了他的人安排到我的身邊,讓我和他發展新的感情以忘記過去?不,不可能的,他已經走了,不可能再回來了,永遠離開我了……”

    李宗瑞見沈墨濃眼睛一直看著他,不禁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將頭扭到一邊,看下前面進行激烈競拍的人,就在這時,他的臉色突然一變,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了幾下自己的眼睛,再仔細一看,沒看錯,是將林逸欣從他身邊搶走的那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劉斌。

    劉斌身旁坐著一個女人,他一手摟著她的細腰,女子則緊緊得靠在劉斌身上。

    女人的打扮很性感,一件白色的緊身襯衫,胸前飽滿的乳峰將襯衫前面的兩個扣子之間頂起了一條縫隙,透過縫隙可以看見若隱若現的乳溝和紅色乳罩的蕾絲花邊,下邊的短裙緊緊得裹住屁股,幾乎要露出絲襪的邊緣了,盡管只看到背影,但是李宗瑞還是可以確定,那個女人不是林逸欣。

    劉斌似乎拍到什么競拍品,女人興奮的在他臉上又親又吻,胸前高聳豐滿的美乳用力擠壓著他的手臂,兩人站起身來,從側門離開了拍賣廳。

    沈墨濃見李宗瑞的臉色不對,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于是順著他的眼光望去,原來是一對似是情侶模樣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只見那男的摟著那女的,剛從側門離去。

    此時李宗瑞的臉色越發難看了,沈墨濃似乎猜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得問:“你認識他們?”

    李宗瑞沉重得點了點頭,接著沈墨濃又說:“他們?”

    “別說了。”

    李宗瑞一聲低吼,但很快他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說:“對不起,我女朋友把我甩了,然后跟那個男人跑了……”

    看著他們這對“奸夫淫婦”那股親熱樣,李宗瑞忍不住火氣上升,當場就想上前將劉斌暴打一頓。

    &nbsp

    ;李宗瑞才剛動一下,沈墨濃卻馬上抓住他的手說道:“鎮定一點,別心急,會有機會好好教訓他們的,目前最重要的,是抓到那男人的痛腳。”

    李宗瑞聽沈墨濃說的有理,便暫時按下心中怒火,思索著該如何整治劉斌。

    沈墨濃看著李宗瑞,突然嘆口氣道:“宗瑞,你真的很喜歡你以前的女朋友啊……”

    李宗瑞正在氣頭上,沒聽清楚沈墨濃在說什么,就追問她說:“墨濃,你在說什么?”

    沈墨濃有點不高興的說道:“我什么都沒說。”

    她干嘛突然生氣?李宗瑞疑惑的看著她,沈墨濃居然被李宗瑞看的臉紅了起來,嗔道:“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沒看過啊?”

    沈墨濃語氣不善,可是臉卻變的更紅了,奇怪,她在想什么?怎么會露出這種女兒態!呵呵呵,不過她臉紅的樣子真好看。

    也許是被李宗瑞看的不自在起來,沈墨濃深呼吸了三次,使得胸前豐滿高聳的玉峰劇烈起伏,蕩漾出道道誘人波浪,始才壓下內心的悸動。

    五分鐘后,李宗瑞終于按耐不住,和沈墨濃打了聲招呼,跟了過去。

    出了拍賣廳,李宗瑞找了個侍應生,告訴他自己是要找“朋友”并且大概描述了一下劉斌的樣子,很快,他得知對方在1024號房間。

    1024號客房門外,隔著木門,門里面隱隱傳來男女親吻和衣物摩擦的聲音,李宗瑞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

    李宗瑞當然沒有破門而入,而且在他離開之后,就變得心緒不寧,只得匆匆離開拍賣廳,追了出來的沈墨濃也不會讓李宗瑞這樣做。

    冷靜下來,李宗瑞發現這里居然就是秦可卿房間的隔壁,心中一動,他已經有了計較,打開秦可卿客房的房門,李宗瑞和沈墨濃悄然而入。

    客房很大,而且秦可卿醉酒不醒,而且體力透支嚴重,就算李宗瑞再進屋和她打一炮,她也不會醒,所以他并不怕沈墨濃發現秦可卿現在赤身裸體,引人暇思的妖嬈樣子。

    沈墨濃得知這是秦可卿的房間,也就不奇怪為何李宗瑞有房間的鑰匙了,而且房主人既然已經睡下了,她當然不會輕易去打擾人家,而且他們現在做的事情也不怎么好意思對旁人說。

    李宗瑞從兩房間一墻之隔的陽臺翻了過去,而且扭不過沈墨濃無敵美少女,楚楚可憐的眼神必殺技,他幫著她一并翻過了陽臺。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