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20章 少婦迷情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既然沈墨濃默允了許李宗瑞的的侵犯,他便奉旨把自己暴露的不雅之物盡量貼在她的禁區處,雖然隔著幾層布,但李宗瑞還是感覺道沈墨濃花瓣位置,這一份刺激真是畢生難忘。

    “呼……”

    沈墨濃傳來急促的鼻息,香唇較喘吁吁,美眸蕩漾著一絲嫵媚意。

    李宗瑞把沈墨濃摟得更緊,扭動胸膛繼續貼磨她沒有胸罩設防的雪球,雖然胸。部被兩層薄薄的布隔著,但沒有胸罩的阻隔下,他深深感受到一對渾圓且巨大的雪球彷煩唷B懵愕腦諦靨派咸套牛李宗瑞閉起雙眼享受這銷。魂的一刻。

    從未有人碰觸的芳草地上如今有了入侵者,也許沈墨濃被李宗瑞的弄得十分難受,她的手指開始抓著他的衣服,不像剛才那般只是搭著,而她的鼻息更是不停的加速,望著她兩片潤紅的珠唇,李宗瑞終于忍不住吻了下去。

    “啊……”

    沈墨濃嬌呼一聲,當李宗瑞的嘴唇即將碰到沈墨濃珠唇的時候,竟然被她避開了。

    接著,她的臀部悄悄往后移,似乎想逃避李宗瑞下體的碰撞,他不敢大膽用手將沈墨濃的臀部給推回來,只好焦急的靜觀其變,心想難道自己嚇壞她了?還是自己的過份舉動惹她生氣了?

    音樂停下后,沈墨濃立刻拖著李宗瑞回到座位上,她的舉動已經表明,不接受他再次續舞的要求,甚至把李宗瑞想提出的機會都徹底的粉碎。

    沈墨濃這個舉動就好像一桶冷水當頭淋下,李宗瑞體內的欲火,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再想她高不可攀的身份,李宗瑞一陣心灰心里。

    李宗瑞坐在一處僻靜處,自斟自飲,沈墨濃和他跳舞之后,讓他先在這里坐一下,自己匆匆離開了。

    瞧著沈墨濃走的沖忙,腳步似乎都有些蹣跚,李宗瑞自嘲道:“難道我這癩蛤蟆真想吃人家的天鵝肉?”

    若是李宗瑞同沈墨濃一起去,就會發現,沈墨濃并不是要去見什么重要的人,而是去了廁所。

    其實,并非沈墨濃對李宗瑞有什么抗拒,只是,只是由于一些羞于開口的事情,她不得不快速離開,否則尷尬出丑的就不單單是李宗瑞了。

    沈墨濃坐在廁所里最里面一間衛生間里的座便器上,她的小手急不可耐地撫摸著自己高聳的胸部,而在長裙單薄的面料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兩點嫣紅硬挺的跡象。

    而她顯然不滿足這樣隔靴搔癢的動作,只見那纖細的小手竟然從裙擺下探入,消失在那神秘的雙腿之間時,好一幅美女自瀆的香艷畫卷……

    雖然一個人坐在幽靜處有些沉悶,但是好處也是不言而喻的,那便是可以靜靜地看美女,而不用擔心被人發現。

    安碧如、宋素香、許晴明顯是一個小團體,三女站在一起,周圍一群自以為風度翩翩,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已經深深出賣了他們卑鄙內心的蒼蠅。

    安碧如已近三十,姿色不俗,風韻動人,宋素香妖嬈少婦,豐滿迷人,一雙眼睛總是水汪汪的,勾人魂魄,一襲長裙,高聳的酥胸,水晶透明絲襪包裹的修長美腿,連大腿真是迷死男人不償命。

    木蘭俱樂部里真是美女如云啊!李宗瑞暗自品評,那許晴初見時已讓他驚艷,而且那日還被李宗瑞襲胸窺春,如今再見,沒有想到打扮起來更是艷光四射,他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兩眼她的曼妙身材,不料,她卻準確捕捉到李宗瑞的目光,狠狠瞪了他一眼。

    李宗瑞心里咯噔一跳,乖乖,這女人的直覺也太敏銳了,急忙尷尬之極的轉開目光,許晴看見李宗瑞臉上不自然的神色,甚是得意,不禁“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而后挺起酥胸,伸出香舌舔了舔紅艷的嘴唇,一幅任君欣賞,請君品嘗的誘人犯罪模樣,令李宗瑞色心狂跳。

    “宗瑞,怎么一個人在這里?來陪姐姐喝一杯。”

    卻見美貌少婦秦可卿一只胳膊已搭在自己肩膀上,一張嬌俏的臉在眼中越變越大,晶亮的眸子中帶著盈盈的笑意都能看清。

    “來,我們干杯。”

    秦可卿媚笑著道,同時朝李宗瑞舉了舉手中的酒杯,隨即面露幽怨之色,嘆息一聲,這一聲嘆息真可謂柔腸千轉啊,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李宗瑞奪過秦可卿的酒杯,一臉擔憂地勸道:“宋姨,不要再喝了,你醉了……”

    “你叫我什么?姐姐叫秦可卿,外人叫我宋夫人,沈丫頭喜歡稱我宋姨,因為我先生性宋,算了,不提宋思明那個混蛋……哼……”

    聽見李宗瑞和沈墨濃一樣叫自己宋姨,秦可卿皺了皺好看的黛眉,嗔道:“宗瑞,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姐姐,以后沒人的時候,你就叫我姐姐,知道嗎?”

    看來秦可卿是真的醉了,居然說話這么肆無忌憚,李宗瑞仔細打量著身旁美婦,她的美貌十分出色,乳房豐碩,裂裙欲出,在座的眾女無人能比,即使是戴著乳罩也遮掩不住她峰巒起伏的美妙風光,年近四十了,卻依然保持著凸凹有致的的體形,豐滿性感的身材,更厲害的是端莊賢惠文靜賢淑的俏臉,卻透出一絲憂郁幽怨的眼神,更加讓人我見猶憐,心神皆醉。

    李宗瑞想起《金瓶梅》里西門慶曾經說過世上有兩種女人:一種是男人想強奸的女人,一種是想強奸男人的女人。

    他老公宋思明真是有福氣啊!宋思明?這名字在哪里聽過,李宗瑞一時想不起來,只是隱隱覺得宋思明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怎么?看上那邊那幾個狐貍精了?”

    秦可卿的下巴都擱在了李宗瑞的肩膀上,耳邊傳來一陣陣的帶著清香的氣體,本已快醉的李宗瑞心里都微醺了,偏過頭看著那小巧可愛的紅唇,有一種想吻一口的沖動。

    看見李宗瑞想要否則的樣子,秦可卿白了他一眼,道:“別不承認,你看著那三個狐媚子都快十分鐘,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感情她還掐著表算時間呢!李宗瑞被打敗了,只能點了點頭,涎著臉問道:“姐姐,她們是誰啊?”

    “許晴,就是那穿黑色裙子那個騷狐貍,她是中央銀行行長,剛提上去的,手段厲害著呢!估計就你那小身板,被她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秦可卿美眸可愛的翻了翻,撇了撇嘴,“穿白裙子的是宋素香,市文工團團長,她老公是蜀都軍區參謀長,而且最近有風聲,說是他的位置還要往上挪一挪,嗯,安碧如是東萊市電視臺的副臺長,她三年前離了婚,現在單身,身后追求者可不少……”

    這三個女人,沒一個是好糊弄的!現在想來,李宗瑞為自己先前還想將她們三女弄到床上玩4p的想法而感覺后怕,嗯,不過秦可卿對她們很了解的樣子,看來身份也是不低,能夠被沈墨濃稱為“姨”的女人,身份能低得了么?

    李宗瑞的鼻翼間聞到一陣甜甜的香氣,右手觸及的也是一片溫潤滑膩,原來秦可卿大半個身子靠在他胳膊上,胸前兩個圓挺不輕不重地擠壓著他的手臂。

    由于他們坐的位置,比較僻靜,應該是沒什么人過來的,否則秦可

    卿可不敢那么大膽,畢竟她也是有身份的人,若是被人爆出什么緋聞,可不得了。

    兩個人有一句無一句的閑聊著,不知不覺中,兩個人都喝了不少酒。

    紅酒雖然不比白酒勁大,但是這種酒跟白酒不太一樣的地方,卻是初時喝起來覺得滋味不錯挺美妙的,但是等喝上一定的量之后,這酒的后勁就上來了。

    李宗瑞看著身子差不多已經完全依在自己懷中的秦可卿,不由得苦笑不已,自己可沒起什么壞心腸,是秦可卿自己一杯接一杯的喝,把自己灌醉的。

    這美婦醉了,總不能就這么把她放在這里吧!李宗瑞想了想,還是壯著膽子準備將秦可卿送到客房里去,木蘭俱樂部這種高級地方,當然準備有給客人休息的客房。

    “宋思明你這個混蛋,你要她不要我,你知道我有多傷心么?”

    李宗瑞剛準備攙扶著秦可卿,哪知她竟然說起酒話來,“嗚嗚嗚……我為什么那么命苦啊?宋思明你這個老不羞,在外面找了一個比你女兒大不了多少的狐貍精……”

    “……”

    感覺有人抱著自己,秦可卿哭鬧著拍打著李宗瑞胸膛,低聲抽泣道:“死混蛋,為什么那么狠心呢?郭海藻,你這個騷貨,我不會放過你的……”

    靠,這是演的哪一出啊?都說酒后吐真言,這秦可卿估計是把自己當作那個她老公宋思明了吧!算了,發泄一下就好了,這美婦看起來也怪可憐的。

    李宗瑞是一手抱著秦可卿纖細的腰肢,一手拉著她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秦可卿的嬌軀柔軟無比,散發著絲絲熱氣和淡淡的幽香,溫香軟玉入懷,那感覺不錯,挺美妙的。

    問了侍應生,知道有專門給客人準備的休息室,李宗瑞半攙半抱的把秦可卿給扶進了房間。

    剛一進屋,李宗瑞急色的一把抱起秦可卿,一雙色手便開始扒她的衣服,今晚穿旗袍的女人不少,但是穿出秦可卿這般性感的卻只有她一人。

    秦可卿穿著彰顯身材的精致旗袍,豐腴嬌軀凹凸有致,修長白皙的美腿露出了大半,潔白無暇的玉足上踏著一雙小巧精致的黑色高跟鞋,顯得很高雅性感。

    李宗瑞色手停在秦可卿的旗袍上領口,顫抖著手緩緩的解開了旗袍的第一顆紐扣,旗袍一般紐扣較少,解開一顆后,便可以清晰的瞧見秦可卿肩胛骨,解開第二顆便能看見胸前那雪白的肌膚,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那深深的誘人乳溝。

    李宗瑞忍不住舔了舔舌頭,欲火一下子燃燒起來,也不去接著脫秦可卿的旗袍,就那么瘋狂的在她完美的玉臉、潔白滑膩的玉頸,胸前的雪白肌膚上狂吻起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