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9章 舞池中的糜艷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沈墨濃一對豐滿的雙峰在苗條的曲線上蕩著,裙角開叉處露出一對雪白的粉腿,配上紅色的高跟鞋把渾圓的美臀高高蹺起,長長鳥黑的頭發垂散在雪白光滑的背上,以俗世的眼光投望,她簡直像一位出凡脫俗的仙女。

    一個男人的地位,要看他所面對的敵人,一個男人的品味,要看身邊女人的品質。

    李宗瑞帶著沈墨濃步入舞池的一刻,全場的男士都向他拋出羨慕的眼光,此刻李宗瑞深深感受,成功的男人,身旁一定要有位漂亮的美女陪伴,這話說的實在是太經典了。

    舞池的燈光轉暗,音樂奏著浪漫的曲子。

    在一片羅曼蒂克的氣氛下,李宗瑞輕輕把沈墨濃摟入懷中,望著她一對銷魂的媚眼、羞怯嬌憨的神情、兩片濕潤的珠唇,就像沙漠中的玉泉甘露,是饑渴之民的欲望泉源。

    嗅著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體香味,雙手碰在她雪滑的粉肌上,胸膛被她一對彈性十足的肉球貼磨著,人間所謂的聞、視、嗅、觸、念,同一個時間出現在李宗瑞身上,此刻真正陶醉在無聲勝有聲的境界中。

    能夠和沈墨濃這樣的絕色美女親密接觸,是李宗瑞完全沒有想到的,他們兩人本該是兩條完全沒有可能發生交集的平行線,可是命運之神和愛情女神的眷顧,李宗瑞這只癩蛤蟆似乎真的有了吃到天鵝肉的機會。

    兩團柔軟且結實的肉球,不停貼在李宗瑞的胸膛貼磨著,隨著音樂擺動的身體,李宗瑞偷偷挺起胸膛,在沈墨濃飽滿的雙峰上壓著搓弄,望著她一片光滑的背肌,只要李宗瑞的手從她背肌滑下,便能輕易碰到那條內褲的橡筋帶,但李宗瑞始終不敢放肆,怕會驚嚇摟在懷內的小綿羊。

    現在的李宗瑞頭腦還是很清醒的,沈墨濃是她美女不錯,但她同時還是李宗瑞的領導,而且是億萬富翁的千金獨女,這些都是他必須考慮的東西,不同于剛剛服裝店里的王妍,對于王妍,他雖然心里有擔心,但是畢竟不會鬧出多大的事情,所以他可以安心采摘,若不是沈墨濃突然出現,怕是他已經拱翻了那顆水靈的白菜了。

    抱著沈墨濃共舞,李宗瑞不禁再次想起了林逸欣,記得他們也曾共舞過,而且兩人曾搭伴參加了省里高校的體育舞蹈大賽,并得了不錯的名次。

    那已是大三的時候,林逸欣剛剛做了發型,是那種齊肩式的微浪,發絲黑亮柔軟,在風中舞動的樣子就像手指輕撫看不見的琴弦。

    決賽那天晚上同時還發了獎,當宣布了他們的名次時,李宗瑞興奮地緊擁著她,林逸欣也整個身子撲進他的懷里迎接他的擁抱。

    那陣激動的喜悅長久留駐在他們的腦海,直到他們回到了后臺,在臨時搭建的化妝間里,另外一對獲獎選手已旁若無人地瘋狂地親吻在一塊。

    那對舞伴無意中的表現,陡然剌激了林逸欣犯錯的欲望,其實從第一次和李宗瑞在野外發生了關系,她做好了犯錯的準備,林逸欣覺得自已也許正處于某種亢奮的、愉悅之中,她朝李宗瑞浮上曖昧但迷人的笑。

    李宗瑞就站在她的身邊沒有離開的意思,林逸欣身上陣陣散發出來的香味和汗味,還沒有換過的舞服少得可憐套在她的身子上,輕薄短小的裙子的下邊還沒扯直,豐滿的腹部和中間掩遮著的一小塊布料歷歷在目,在化妝間的椅子上隨隨便便地擺動的姿勢,總有一種讓他不安的東西,似乎是藍鯨從深海里浮起,正要騰出水面般蓄勢欲發。

    對于林逸欣的身體李宗瑞早就熟悉,跳拉丁舞的時候那肌膚頻繁的接觸,其中有的動作更是男女間那些敏感部位的吻合,所以跳舞的多是男女朋友,或者是結發夫妻。

    兩人同處于狹小的空間里,既然是男女朋友關系,林逸欣當然沒有什么顧忌,她毫不避諱地在李宗瑞的面前卸妝更換衣服,她一轉身將背露出來,在輕飄的上衣背后有一排小小的貝殼鈕扣。

    林逸欣嬌聲軟語道:“宗瑞,你幫我個忙,把后面的扣子解了。”

    李宗瑞在解開她鈕扣的同時,趁機偷窺了林逸欣的背部,她的背光滑柔軟,而且內里什么都沒穿。

    林逸欣肩上的細帶一滑,整個胸部白皚皚地裸露出來,她拉開了就放在腳邊的提包,取出一件玫瑰紅的帶著蕾絲邊的乳罩,抬高了一條臂膊,頭部也跟著彎下了,那緊束的頭發一撩,就散開了,而她只是把那件乳罩穿上,就拿著梳子開始梳理頭發,結實的雙峰隨著梳子的節奏上下顫動著,在胸前劃出一道美妙的曲線。

    她的眼光與李宗瑞的眼光在鏡子中相碰撞,他覺得心臟的血液在加速運轉,全身燥熱難捺,很想過去把手放在她的后腰上,輕撫她豐腴的臀部。

    鏡子中的林逸欣對著目瞪口呆的他眨了眨眼,然后,這才站起身來提了提大腿際上的裙裾,她猶豫了片刻,并在屁股處理了理,沒有當著他的面脫下褲子。

    李宗瑞沒有讓眼前大好的良機錯失,他從后面將她攔腰一抱,立即給她送上一個親吻,林逸欣就激動得渾身發料,臉上漲得通紅地扭動著身子出了來,挑逗地對著他圈了圈嘴唇,還把舌頭伸張出來。

    林逸欣手就在他敞露著的襯衣中把手伸了進去,撥弄他結實如鋼鐵般的胸膛,快樂地呼吸男人皮膚散發出來的汗味,這香味剌激得她快要暈眩。

    她的嘴唇潮濕和溫暖像奇異的花蕊吸引住了他,李宗瑞肆無忌憚地把舌頭攪進了里面,他們的舌頭像名貴絲綢那樣柔滑地疊繞在一起。

    李宗瑞的一只手撫到了她的胸隔著輕薄的乳罩用力揉搓,另一只手滑到了她的大腿上部,她的身上逐漸有了異樣的感覺,肉體的喜悅突如其來。

    李宗瑞的那只手又往下滑,沿著她內褲的邊緣撫摸到了她的那一處,那里粘霜帶露貼著糾作一團,芳草萋萋。

    林逸欣受不了這樣的挑逗,一個屁股扭擺得風情萬種,竟伸出一雙纖纖織手朝李宗瑞胯間摸去,雙手忙亂地在他的腰間摸索,急急的想要解開他的腰帶,卻事與愿違,半天都沒有弄開……

    最后,是李宗瑞把自己將褲子脫了,連同內褲一并褪到了膝蓋處,林逸欣的臉紅了,那東西看上去太得嚇人,李宗瑞已是淫興如熾,鼻孔滋滋地喘著粗氣,就把個身子往前湊,掀開她的身子仰躺落在椅子的靠背上,也沒脫下她的內褲,只在那窄小的底里一滑,掰開她一雙大腿,趁水帶滑孜孜的舞弄進去,剛挨近她的肉瓣時覺得艱窄滯澀,扭擺著腰一連幾推才挺進了龜頭。

    林逸欣香汗如珠肌膚戰栗,緊鎖著雙眉強忍著,李宗瑞研研塞塞地插進一大半,恰好那龜頭搠著了她雞冠似的那一地方,像雞啄食一般連頂亂插。

    她哪里曾受到這樣的逗弄,伸手探到了李宗瑞的胯下,還有小半的一節還在外面,只好努力擴張開雙腿,再把那煩人的內褲撩向一邊。

    李宗瑞也知道這意思,把她兩只腳踝用手撲在旁邊,身子朝前一拱,挺身一聳,林逸欣一聲驚呼:“啊唷!”

    她撐起雙手把緊了他的臂膀,李宗瑞再撈起她的屁股摟緊了,一連幾聳,盡根陷沒。

    李宗瑞沒梭沒腦盡根抽頂,弄得林逸欣一個人魂魄飛舞欲仙欲死一般,那一處鮮嫩的地方酸麻酥利,洋洋酸軟,再見她半臥半仰躺在椅子上,兩只白腿高攀朝天一晃一晃地搖擺,倒也覺得趣味橫生,再加大一把勁,她那地方水聲唧唧響動,像是開了閘的水渠,一張小嘴微啟著嬌啼婉轉哀鳴不止,也把他逗弄得淫興狂發春情難遏,一根東西更是奮起大抽大送盡情施為,來來往往頻頻驟驟連連盡根。

    那張并不結實的椅子承受不了兩個人這般的折騰,早就咯吱咯吱地發出了抗議,看來搖搖欲墜。

    很快地李宗瑞便泄出了精液,他是在林逸欣一陣高昂激動的叫喚中泄出的,宣泄時的快感讓他頭昏目眩,渾身酥麻,也讓林逸欣終于筋疲力竭癱在椅子上,隨著快樂的余韻猶存,她的身體仍不時微微震顫,似在貪享情愛余味。

    李宗瑞將摟抱她的手縮回,心有不甘地沿著她的小腹緩緩向上,一下就去摩挲她的雙乳,剛剛觸及,更覺得那乳房堅挺酥潤,他狠狠地捻一把,再次把她抱入懷中,靜待她的高潮余韻慢慢平靜下來。

    起身穿衣服時,林逸欣被幸福所籠罩住了,雖然情和高潮已經過去。

    李宗瑞對著她正把褲子往上拽,那根還沾著淫汁的東西一跳一跳地,顯得格處的剌眼,這根曾經探窺到眼前這女人蕩魄消魂的全部細節的東西,似乎積蓄了一股力量,以備于再一次的交歡。

    外面走道上寂靜一片,只有路燈發出昏暗的光芒,某種沉悶如重擊的但又超脫的感覺降臨,又是一陣歡快悅耳的樂曲,她如夢初醒,從那股莫名的吸引力中掙扎出來。

    “哎呀……”

    沈墨濃發出一聲低呼,接著一對美目中似幽帶恨地瞪了過來,短短的幾分鐘內,他已經幾次踩在自己的腳上了,前面幾次,沈墨濃都大度的包涵了,可這次真是把人家踩疼了。

    李宗瑞自回憶中回過神來,就見沈墨濃將頭微微向他靠近,一抹紅唇微張,輕聲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不是……”

    聞到沈墨濃身上飄來陣陣的體香味,加上胸膛被一對豐滿的肉球貼著,李宗瑞體內的欲火不停的高漲,“我跳舞本來挺不錯的,只是……”

    李宗瑞盡量蹺起臀部,避免冒犯道沈墨濃神秘的禁區,以免出現尷尬的情形,可是讓他尷尬的是,下半身似乎已經完全造反了,竟然一點也不體諒李宗瑞,一直要往前頂,看來他是招架不住了。

    “只是什么?”

    沈墨濃很有興致地看著李宗瑞微微發紅的臉,彎彎柳眉又皺了皺眉,顯然她的腳又被心不在焉的李宗瑞踩了一下。

    李宗瑞俯在沈墨濃耳邊,大著膽子道:“只是墨濃你太美了。”

    沈墨濃聞言俏臉微紅,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聲來,道:“宗瑞,我發現你也就長得老實些罷了,其實油嘴滑舌,一點也不老實。”

    “墨濃,我說的都是真的……”

    李宗瑞怕沈墨濃誤會李宗瑞輕薄,為了保護自己的形象,先備案似的說著,“由于你太美的關系,希望你體諒,我不是有意侵犯你,這是男人的正常反應。”

    “侵犯我?”

    沈墨濃用很怪異的眼光望著李宗瑞道:“宗瑞,你指的是什么侵犯呢?”

    李宗瑞大膽且緊張的把下身推到她的胯間,碰在她胯間神秘的禁區上,沈墨濃驚嚇的叫了一聲,臉紅的將頭低下。

    “墨濃,剛才我怕你怪我輕薄你,所以我已經蹺起臀部,盡量避免碰到你的敏感之處……”

    李宗瑞小聲的在沈墨濃耳邊說道:“但現在已經無法閃避,為了不想讓在場的人看到我尷尬的樣子,希望你別介意,能替李宗瑞遮擋一下。”

    沈墨濃的鼻息突然加速,李宗瑞想她是緊張的關系吧!

    “宗瑞,你還……要我說……什么呢……”

    沈墨濃臉羞,手握起拳頭的低著頭說。

    李宗瑞十分緊張,不知道會不會嚇著她,可是李宗瑞內心的欲火已經高漲,反正自己已經表明不是有意輕薄她,純粹是正常的生理因素的關系,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李宗瑞決定大著膽子試一試。

    李宗瑞將臀部向前一推,把自己的不雅之物推前到沈墨濃的胯間頂著,使得他的凸和她的凹完美契合在一起。

    “啊……”

    沈墨濃突然張開小嘴的叫了一聲,幸好旁邊有音樂聲相伴,要不然這個叫聲可尷尬了。

    “墨濃,希望你替我擋著,別讓人看見我這個模樣。”

    李宗瑞緊張的留意沈墨濃的反應,怕萬一她翻臉,那就糗大了,不僅得罪了佳人,說不定還會丟了工作。

    “嗯……”

    沈墨濃嬌羞萬般,聲如蚊鳴,不過終于沒有李宗瑞想象中那種不堪收拾的壞情況發生,事情的發展完全是朝著最好的方向。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