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2章 落紅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第二天天還沒亮,李宗瑞就醒了,夏薇薇由于是第一次,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驗,加上昨夜李宗瑞實在折騰得太厲害,結果這特殊強烈運動后從精神到身體都疲累不堪,睡得很沉。

    由于李宗瑞的床是一個大的單人床,一個人睡寬裕,如今兩個人睡就顯得有些擠了,倆人緊緊挨在一起,摟抱著過了一夜。

    李宗瑞醒來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美人春睡的香艷鏡頭,他是側身向床里睡的,一只手臂和一條腿都搭在夏薇薇身上。

    夏薇薇的頭枕在他的另一條胳膊上,雙手就放在他倆身體之間,雙腿微蜷,就象整個身體就象被他包裹起來一樣,夏薇薇甜甜地睡在李宗瑞身邊,美美地作著夢呢!

    夏薇薇身上只穿一件薄如輕紗的透明睡衣,黑色的蕾絲,還是昨晚歡好過后,李宗瑞替她穿上的,隱隱約約地,李宗瑞能看到夏薇薇胸口那粒粉紅色的櫻桃。

    李宗瑞輕輕地咽了一口唾沫,昨晚吃過那美味櫻桃的李宗瑞當然知道它的香嫩,再看看那藏在粉色蕾絲睡衣下的曼妙的身軀,每看一眼,李宗瑞的身體都會不由自主的抖動一次。

    從頭往下看,烏黑的青絲,睡覺的時候都散落在枕頭上,長長的睫毛,長得都有些曲卷了,細巧的鼻子,紅潤的嘴唇,脖子的皮膚如羊奶一般白,再往往下,是雪山一般的玉峰,峰頂上還有兩粒細致的粉色小櫻桃,而夏薇薇小腹上一處多余的肉都沒有,無比平滑,膚色還是那么白,而且,盡管看不見,但是李宗瑞卻清楚的知道,這塊“平原”的底部有著一片濃密的“黑森林”李宗瑞看著夏薇薇紅燦燦的臉龐,讓人垂涎欲滴的小嘴,小巧精致的瓊鼻,雪白細長的頸項,豐滿圓潤的雙峰,嬌艷粉嫩的粉色蓓蕾,心中回想昨夜激情香艷的場面,原本搭在夏薇薇身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在她臀股之上游弋。

    忽然,李宗瑞發現身下玉人身體雖然一動不動,但是睫毛顫動,呼吸急促。

    一轉念間,李宗瑞就知道夏薇薇已經醒了,也許是被自己驚擾了,現在的她只是在裝睡而已,既然美人已經醒了,他的動作也隨意起來。

    李宗瑞撫弄她的手加大了力度,先停留在臀股上揉撫,后沿著腰際來到胸前,捉住了白皙挺翹的雙峰,而且還用兩指輕捏她粉色的蓓蕾。

    只兩三下,夏薇薇就裝不下去了,她倏地睜開雙眼,手一下子把李宗瑞的手扒拉開,護住自己的國防要塞,嗔聲說:“干什么,剛醒就不老實?”

    “我就是看你睡覺的樣子好看,才忍不住的。”

    “以后不許你再這樣,否則……”

    “怎么樣?”

    李宗瑞還不知死活地胡說八道:“是不是以后你象現在這樣都和我睡在一起?”

    “你……哼,人家不理你了。”

    夏薇薇說完,佯裝生氣地輕捶了他兩下,轉身面向床里墻壁了,而且耍賴地把兩個人蓋的被子都拽到她那一側去了,將光著身子的李宗瑞給亮了出來。

    李宗瑞先是一愣,看見她背部一顫一顫地,象是在哭,便撐起身、抬頭偷偷向她望去,看見她正將被子抱在胸前,身子蜷著,向里側臥著,臉上笑意正濃,原來她也在和自己開玩笑。

    心中有底兒,李宗瑞言語上也就放肆了,壞壞一笑,道:“那可不行,這種事情你一張嘴說了可不算。”

    李宗瑞伸手輕輕撩起被角,探手向夏薇薇臀后摸去,由于她側身蜷腿的姿勢,他從身后一下子就準確地摸到了她的秘處。

    夏薇薇“啊”了一聲,手飛快地伸到背后,打掉在她臀縫間撫摸的怪手,還用被子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但是為時已晚。

    果不其然,她被剛才李宗瑞的撫摸挑逗得興奮起來,下身已經濕潤,夏薇薇的身體特別的敏感,連她自己都不敢多碰,何況是一個充滿剛陽氣息的男子在身上撫摸了半天。

    李宗瑞抽回手,看著手掌指間的水漬,心中有種莫名的興奮感覺。

    李宗瑞故意把這只手掌張開,伸到夏薇薇面前一晃,讓她看到手上的黏液,而后將手送到自己鼻端,“呲呲”有聲地大大吸了幾口氣,成心刺激她道:“你得兩張‘嘴’都說‘不’才算數。”

    看著她越來越紅的臉,李宗瑞差點樂出聲來,強忍笑意,繼續道:“再說了,你和我已經有契約了,你不能不理我,知道嗎?”

    真是羞……羞死人了,夏薇薇由他的動作知道他所說的“兩張嘴”指的是什么,芳心一陣羞燥,但是對李宗瑞說的“契約”不知所指,半側回身,疑惑地看著他,美麗的大眼睛滿是不解,疑惑道:“什么‘契約’?”

    看到舉著手還在聞“香”的李宗瑞,他臉上的笑顯得說不出的古怪,越是如此,夏薇薇的好奇心就越大,盡管她隱約猜到他說的不是什么好話。

    看到成功地吸引了夏薇薇的注意,李宗瑞收起笑臉,假裝一臉正經,指著她身下的一處,努了努嘴,說道:“呶,這不是!”

    夏薇薇順著他的手指看去,只見李宗瑞指的是她身下的床單,上邊遺留著點點猩紅和一大片黃黃的污漬,那是落紅和自己高潮時身體流出的液體。

    “啊……”

    夏薇薇又羞又氣,只叫了一聲,就再次轉過身去,決定不再理他了。

    李宗瑞看到她的反應,也覺得有些開玩笑開得過火了,剛經過第一次的女子,夏薇薇面子上還過不去,這次可能是真的生氣了,于是他使出全身解數,開始哄生氣的女人。

    “對不起,薇薇,你別生氣了啊!是我不對。”

    李宗瑞靠過去,用手腳將夏薇薇連人帶被子緊緊攬在懷里,頭探到她的肩上,嘴對著她的耳朵,小聲地賠不是,“我以前跟我那幾個哥們兒之間到是什么生的、熟的、葷的、素的話都說,可能都成習慣了。”

    為兄弟兩肋插刀,為美女插兄弟兩刀。兄弟就是拿來出賣的,李宗瑞在心中為馬凱默哀三秒鐘。

    “薇薇,我跟你在一起,感覺特別開心,特別想跟你開玩笑,我自己都管不住。”

    李宗瑞邊說還邊緊了緊抱住夏薇薇的手臂,象是在強調自己改正錯誤的態度,“是我一時興起,光顧自己高興了,沒有注意你的感受,以后我一定注意,真的!原諒我吧,好不好?好不好嘛?”

    夏薇薇是有些生氣,在李宗瑞攬住她身子的時候,她還使勁地搖擺扭動身子,要甩開象八爪魚一樣攬住自己的手和腳,但是因為力氣懸殊,掙扎了幾下,她就沒力氣了。

    同時感受到他在自己耳邊不斷吹著熱氣,尤其是聽著李宗瑞的話,夏薇薇的心里就不再那么生氣了。

    但是女人嘛!明明已經心軟了,但是架子一時還放不下,而且還想刁難他一下,只聽她氣呼呼地問道:“那你以前和林逸欣好的時候,有沒有和她開過這樣的玩笑?”

    不過話一出口,夏薇薇馬上就后悔了,因為這話怎么聽都有些吃

    醋的味道,而且還提到了在他面前不該提到的人,可是已經收不回來了。

    沉默了一會兒,李宗瑞見夏薇薇別扭地扭著頭盯著他看,知道她已經不再生氣了,就掀開被子,把她身子轉過來,面向自己,重新抱在懷里,正色道:“薇薇,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

    夏薇薇順著他的動作,沒有再掙扎,只是定定地盯著李宗瑞看。

    李宗瑞摟住她后,繼續輕輕地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沒關系的,那一段日子雖然我沒有忘記,但是對我已經沒有影響了,因為我現在,我和你在一起是真正從心中產生的無法掩飾的愛。”

    李宗瑞低頭輕吻了她一下,繼續道:“從你那次主動來找我,到后來搬到這兒來,我從一開始就被你吸引了,可能是美麗的女人容易接近其他人吧!”

    臉上露出自嘲之色,李宗瑞似乎陷入了回憶中,聲音仿佛是天外飄來,清清淡淡道:“盡管我那時看似在忙著看書,實際上我在用忙碌使我忘記發生的事,你一下子闖進我的生活,讓我毫無心理準備,尤其是我們那時還不是很熟悉。我本來想借你來使我更快忘記那一切,后來你的關心、你的愛那么直接地觸動了我,我才知道你并不是由于象表面上什么幫我學習和借房子住這樣的原因才來找我的。”

    猶豫了一下,李宗瑞繼續道:“我本來也掙扎過,畢竟剛經過那么一段,我不敢再重新開始另一段。而且你又是那么優秀,我沒有想過你和我會有什么。那會兒,我對你的感情頂多算是‘喜歡’吧!可是后來,我發現我在你面前從來沒有掩飾過,從來都這么放心,這么開心,對你就象對我的家人一樣,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親切感,其實是你用自己的真心使我完全接納了你,我對你的感情也在不斷變化。”

    “對了,你還記得嗎?有一次我到廚房嚇你一跳,你的手還被燙傷了。”

    看到夏薇薇癡癡地點點頭,他繼續自顧自地說下去,“就是那次,我再也騙不了自己,我從那時起真的愛上了你,而且也是從那一次,我才真正確定了你同樣也愛我。但是,即便如此,還是讓我患得患失了好長時間,不過也許這才是真正戀愛才會有的感覺吧!我要用我的一生來愛你,真的!我愛你!薇薇……”

    李宗瑞還想在繼續說下去,但是他的發聲器官已經讓動情的夏薇薇用嘴給堵住了。

    這是夏薇薇第一次主動,李宗瑞深似黑夜的眸中閃過笑意,長臂摟住她的腰,他吻著那軟嫩得不可思議的唇,舌尖輕畫過那粉色唇瓣,探入小嘴里,粉舌默契絕佳的在第一時間與之相纏,汲取著彼此的氣息,擾亂著彼此的理智。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