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1章 處女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由于有他身體的巧妙制約,夏薇薇的身體雖然放應劇烈,但是只能小幅度地挺扭搖擺,除了更加刺激他的感官,起不到其他任何作用。

    剛才“啊”了一聲之后,夏薇薇閉緊嘴,窒息般壓抑著叫喊的沖動,但是身體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不由得她不出聲。

    先是“嗯……嗯……嗯嗯……嗯……”

    低聲悶哼,而后閉緊的嘴控制不住地張開了,聲音也就由“嗯”改成了“啊”再后來,聲音則一路向高音階不斷地攀升。

    幸虧他倆現在是在屋里,房間的隔音效果不錯,房子也夠大,鄰居這個時候除了夜生活未歸的,差不多也全都睡下了,不然如此熱情的“演出”準帶來不小的震動。

    當然,他倆現在由于過分投入,誰也沒有注意這件事,等第二天睡醒之后回憶起來,才意識到這場“演唱會”的尷尬。

    他倆雖然事后為此而不好意思,但是由于倆人對事一直希望順其自然,都不會過分壓制自己的情感,所以,這件事成為了他倆之間私密的笑談,可是以后在他倆親熱時,“演唱會”照開不誤,甚至還花樣翻新。這是后話。

    李宗瑞在夏薇薇的喊叫聲越來越急促,呼吸越來越粗重,體溫越來越升高時,右手再次撤離了陣地,不過這是他使的一招“欲擒故縱”之計。

    他右手向上,摸到了夏薇薇小巧圓圓的肚臍,并在周圍畫著圓圈。

    上衣短到完全露出肚臍,褲子腰線在腰臀之間,這對現代女人的身材絕對是種考驗。擁有迷人小肚臍成為現今女人關注的熱點,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露出來的部位是漂亮和性感,除了天生麗質,后天的保養尤其重要。要使腹部看起來光滑細膩,色澤明亮,用粉底進行修飾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平常日子,我們可選用與腹部肌膚顏色接近的蜜粉直接抹在腹部。重要的日子可選用與腹部肌膚顏色接近的粉底乳,使用濕海綿蘸取進行涂抹,面積要大,細節部位要達到,使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膚顏色一致。

    不知道,今天對于夏薇薇來說,是不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李宗瑞能夠肯定夏薇薇的小腹、肚臍沒有經過任何的化妝,完全是原生態的美。

    只是由于香港娛樂小天王端木冠希,由于自己不會修筆記本電腦,后來,大家都知道了……轟動一時的“艷照門”李宗瑞同樣也有關注,對張柏芝的臍環印象深刻。

    夏薇薇剛才被他挑逗得快要喘不上氣,神志象要脫開身體飛上天,可是李宗瑞突然中止了動作,使得她象被吊在半空一樣,渾身不自在。

    她下意識地挺動下體,象要尋找那只魔手,想找回剛才那種刺激又舒服的感覺,使他更加感受到她下腹部的柔軟。

    李宗瑞看時機差不多了,右手伸平手掌,并攏五指,向一把刀一樣,從肚臍向下,貼著她腹部的皮膚,穿過掛在腰間的睡衣寬松的防線,越過一片凄凄芳草草地,來到了他向往已久的“桃源仙境”感受到了桃源中云霧氤靄、流水潺潺的溫泉的感召,李宗瑞的手又開始了如前的繁忙“工作”這直接的肌膚相觸,和剛才的“隔靴搔癢”畢竟不一樣,感覺更好,但是刺激也更加強烈。

    夏薇薇眉頭緊皺,嘴巴張開,仿佛是喊“啊”的口型,但是不知為什么氣管象被堵死了,一絲聲音也發不出來,只是不時牽動嘴唇。

    她的手牢牢抱住男人的頭,死死地壓在自己豐滿的玉峰上;她的腰背向上拱起,已經抬離了床面;她那條自由的左腿不自覺地抬起,膝蓋彎曲向胸部方向,張開停在身體的側面。

    夏薇薇嫩白如蠶的腳趾一曲一伸的,甚是惹人戀愛,不過也顯露出主人感受到的緊張和刺激。

    未幾,伴隨著夏薇薇一聲竭力長嘶,“呀,啊……”

    她繃緊弓起的身子癱軟下來,腿也無力地放回原位,臉部抽動停止了,恢復了平靜,鼻翼和額頭都閃爍著細小水光,臉上的紅暈泛著光輝,這紅潮一直蔓延到她的胸腹。

    此時的夏薇薇顯得無力慵懶,甚至有些許失神,但是壓在她身上的男人知道她剛才有多么激動、力量有多大。

    此刻,李宗瑞依然留在夏薇薇雙腿之間的手還能感到夏薇薇激情后的余韻,兩側大腿偶爾痙攣抖動,她珍藏了二十五年的處子之花終于第一次綻放,花瓣一下一下的開合,溪谷中緩緩地流出濕濕滑滑的黏液,甚至剛開始時,從私處中還會噴滋出一兩股細流……

    夏薇薇在沒有真正開始做愛前,在男人莫名其妙的“手技”中達到了女人一生中第一次性高潮。

    李宗瑞雖然不是第一次真實地接觸女性身體最神秘誘人的禁區,但是從生理書和實踐中知道,身下的女子到了她的第一次高潮。

    李宗瑞從夏薇薇的小腹下抽出緊捂住對方私處的右手,將手送到自己面前,只見手掌上糊滿了半透明有些乳白色的粘稠的女性體液,手指間粘連了幾道亮絲,手指間還夾帶著幾根彎彎曲曲、不規則的黑色毛發。

    李宗瑞把手送到鼻端,聞了聞,一股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味道直沖大腦,不過這股女性私處特有的味道使他覺得非常喜愛、非常過癮、非常刺激。

    伸出舌頭舔了舔手上的液體,李宗瑞咂咂嘴,味道真不錯,很干凈,清澈透明,有股淡淡地甜味。

    以前的李宗瑞是個專情的男人,只有林逸欣一個女朋友,當然也吃過她一個人的“水”別的女人是什么味道他不知道,但是夏薇薇的“水”和林逸欣是相同的。

    好東西當然要大家一起分享,李宗瑞又興起了逗夏薇薇的興致,把手掌翻轉過去,伸到了她的鼻子下面。

    夏薇薇雖然一直閉著眼,可是從身體的感覺,她清楚地知道他的一舉一動。

    雖然他手上的東西是自己的分泌物,但是聯想起液體的分泌器官,還是讓夏薇薇害羞得無法面對,只好扭頭逃避。

    看到夏薇薇的動作,李宗瑞嘴角挑了一下,無聲地笑了笑,“該開始做正經事了!”

    他心中對自己說。

    李宗瑞輕快地把手在夏薇薇裸露的胸脯上蹭了蹭,把那些黏液全涂抹在她的身上,而后他挺身坐起,飛快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而后在夏薇薇的配合下也拿掉了她身上不多的遮羞之物,倆人終于裸裎相對了。

    夏薇薇嬌嫩的肌膚,在柔和的燈光下閃著寶石一樣的光芒,李宗瑞顫抖的手指,輕輕撫過她的鼻尖,脖頸,鎖骨,她那泛著紅暈的高聳酥胸,平坦的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她的腿,她的腳尖,然后輕輕地分開她的雙腿,輕聲說道:“薇薇,我要進去了。”

    夏薇薇芳心羞澀,嬌羞地“嗯”了一聲,像是給了李宗瑞尚方寶劍,他舉起自己那早已硬得一塌糊涂的寶貝兒,向她的幽深處慢慢挺進。

    “啊!痛……”

    夏薇薇伸出手來抵擋李宗瑞的進入,卻不小心抓住他滾燙的寶貝兒,羞得她趕緊放手。

    “別怕,馬上就好了。”

    李宗瑞一用力,終于得到了她。

    夏薇薇嘴唇咬得緊緊的,淚珠從她的眼眶滑落成一串珍珠,李宗瑞趕緊俯身吻干她的淚水……

    接下來該發生的事,順理成章地發生了。

    第一次越過那道神秘的男女之線時,在褪盡蘿衫的那一刻,她是那么脆弱,而他的感覺卻是——如愿以償。

    女人什么最吸引男人?男人愛女人可愛,美麗,第一次收到情書時興奮,第一次和男生約會時左顧又看怕被人發現緊張,第一次拉男人手時害羞,第一次靠在男人肩膀上時那種含蓄,第一次接吻時忐忑,第一次和男人愛撫時半推半就,第一次做新娘時渴望與不安,第一次和男人相擁而臥時含情脈脈、欲說還休,第一次和心愛人長相廝守時浪漫情懷。

    男人愛女人含蓄,愛女人如水溫柔,愛女人嬌羞,這些無數女人值得男人愛的第一次,是只有處女才能給予。

    男人愛這張膜,其實愛更是這張膜下面掩藏無數多個第一次,愛是無數多個第一次下女人千姿百媚。

    當進入夏薇薇身體的時候,李宗瑞知道她還保持著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一個二十五歲的美麗女人,有太多的誘惑,而她竟然能將那份珍貴珍藏二十五年,無疑是難能可貴的。

    夏薇薇最后的防線最終被攻破,他們做愛了,做愛使她心醉神迷。

    “薇薇,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以后我會好好的愛你的……”

    李宗瑞說罷,一手在她胸前美乳上摸捏,一邊還不停地吻著她的額頭、臉頰、嘴唇、雪頸、耳后等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手指上暗用陰勁,在夏薇薇的乳根穴、乳中穴上按揉,以挑情手法惹起夏薇薇的欲念,讓她忘卻初夜的痛楚。

    好一會兒,兩人四唇分開,李宗瑞一手撫摸夏薇薇的烏黑秀發,一邊憐惜地吻著她美目流下的淚水,溫柔地調笑道:“薇薇,還痛嗎?”

    “大壞蛋,壞死了……欺負人家……”

    夏薇薇喘息吁吁,羞赧嫵媚地嬌嗔道,仍然四肢癱軟,溫緊的肉穴吞沒著李宗瑞粗如兒臂的陰莖,仍覺擦傷般的火熱略痛,柳眉微蹙,心中雖然難為情,但木已成舟,于是閉上美目,任由他施為。

    李宗瑞的挑情手法極為高明,每一次愛撫都如彈琴挑弦般撥動夏薇薇的情欲之火,整個人緩緩地貼著她的身子前挺,陰莖徐徐深入,緩緩退出,左手環在夏薇薇頸后與她相吻,右手則不住地玩弄她的乳房,在夏薇薇的乳頭上捻揉搓捺,挑纏卷點,如火爐鼓風似的將她的欲火越催越旺。

    眼見夏薇薇終于春心勃發春情蕩漾,李宗瑞狂吻著她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將夏薇薇推入淫欲的深淵。

    經過李宗瑞這長時間的挑逗,夏薇薇只覺渾身欲火難平,欲罷不能。

    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李宗瑞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他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扭擺著迎合著李宗瑞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豐腴圓潤的胴體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他的身體。

    隨著李宗瑞的抽插,處女蜜道中緩緩流出的春水夾雜著絲絲血紅,在白色床單的掩映下憑添幾分凄艷的美感。

    約略過了盞茶時間,李宗瑞抱住夏薇薇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

    夏薇薇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下身私處內傳來的那股騷癢,更令她心頭發慌,不能自已。

    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陰莖深入,夏薇薇只覺一根鐵棍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花莖深處,那股酥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人難耐,不由得開始緩緩柳腰款擺,美臀扭動,粉胯挺動,嬌喘吁吁,口中嚶嚀呻吟不絕于耳。

    夏薇薇心中感到無限的羞慚,但是身體卻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

    雖然心里羞怯萬分,并告訴自己,不能這樣做,這樣太羞恥了,女兒家要矜持……可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漸漸的加快了動作。

    由于這種姿勢不但能使陰莖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動,更加容易達到快感,漸漸的,夏薇薇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動的速度,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腦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還想到什么女兒家矜持之類的。

    只見她雙手按在李宗瑞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發如云飛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彈跳,看得李宗瑞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雙手,在豐碩高聳雪白柔潤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摳,更刺激得夏薇薇如癡如醉。

    李宗瑞忍不住坐起身來,低頭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夏薇薇粉臀上下套弄,雙手更在美乳處來回搓揉,嘴里淫笑道:“薇薇,這里就是你噓噓的地方,這么肥美柔嫩,太濕了……太美了……我要愛死你……”

    然后摟抱著夏薇薇站起身來,壓在床上,大力拉動,猛烈撞擊,肆意撻伐。

    夏薇薇全身上下的敏感處受到攻擊,終于忍不住嚶嚀呻吟,被李宗瑞干得飄飄欲仙,樂得什么東西都忘記了。

    突然,一陣高潮來了,夏薇薇的全身震動起來,全身肉都在緊縮的起來,她兩手死命的抓著李宗瑞的肩頭,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他的腰部,渾身急促顫抖,處女花莖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李宗瑞的陰莖給夾斷般,花莖深處花蕊更緊咬著陰莖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他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酥爽,一道熱滾滾的洪流自花莖深處急涌而出,澆得李宗瑞胯下陽具不停抖動。

    “薇薇,我愛你……”

    李宗瑞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夏薇薇粉臀一陣磨轉,劇烈抖動,火山轟然爆發,將一股濃燙的巖漿噴射入了她的花心深處。

    世界看上去是如此美麗,李宗瑞感覺自己神彩飛揚,腳步輕盈,一切似乎都不在話下。

    他們盡情享受著世間美妙的男女之歡,并盡力延續這樣的快樂。

    在幾經電閃雷鳴、翻云覆雨、上天入地之后,倆人都在第一次激情地投入后,疲累不堪。

    在簡單擦拭后,倆人也不管赤裸的身體、全身的汗漬、下體的黏液、床單的潮濕,側身相向對臥著。

    李宗瑞摟著夏薇薇,替她捋捋散發,不停撫摸著她的全身,讓她從激情回蕩中漸漸恢復過來。

    “和男人做愛是危險的”這是每一個剛剛明白了男女之情的女孩從各方獲得的警告。然而這又是每個墮入情網的女人最終不可避免地要走入的“禁區”自己不后悔,這是夏薇薇心中最深處的真實想法,她緊緊抱著李宗瑞,身子蜷曲著,小貓咪似的縮在他的懷中,一直閉著眼,不敢看他,卻享受地呼吸著女人才能分辨出來的他身上特有的氣味。

    李宗瑞精神出奇的旺盛,沒有一絲疲憊之色,可是他知道第一次承歡的夏薇薇已然經不起自己的折騰。

    他伸手從床里側拉出被子,蓋在倆人身上,他們就這么摟著彼此同樣赤裸的身

    體,漸漸睡著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