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4章 解釋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雖然李宗瑞昨夜是酒的幾乎不省人事,但這并不能成為他可以對師母蘇玉雅無禮的借口,即使他并未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舉動來,但是強行抱著她睡了一夜已經是非常出格的行為了,這可是只有情侶間,夫妻間才能發生的親密接觸。

    當然炮友,一夜情,買春這種滿足彼此身體生理情欲和金錢關系的肉體接觸不算在內。

    仿佛是經過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蘇玉雅的手掌終于落到了李宗瑞的臉上,但是卻沒有他預想當中那樣痛楚,雖然即使她盡全力大,截拳道四級高手,《拳經》突破第二層的李宗瑞最多也就是微微有些感覺罷了。

    “啪”的一聲脆響,蘇玉雅嬌嫩的手掌只是從李宗瑞的臉上擦了一下,就像是拂過的清風,絲毫不讓人感覺難受。

    李宗瑞臉現疑惑之色,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蘇玉雅滿含淚水的雙眸,他大吃一驚,慌道:“師母,你別哭啊!是宗瑞該死,我不過是醉酒糊涂的把你當成了逸欣,做出了這等下流的事情……”

    不說還好,李宗瑞一說,蘇玉雅的眼淚就“唰唰唰”流了下來,這一下,他更慌了,連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了,心頭亂糟糟的,不知道該怎么處理才好?

    “師母,你別哭啊,都是我的錯……”

    李宗瑞舉起左手,“啪”的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就在他舉起右手準備繼續再接再厲的時候,蘇玉雅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深陷在兩團彈挺凸聳的玉球中間。

    李宗瑞愕然抬頭,望向蘇玉雅迷蒙閃亮的美眸,她玉頰掛著淚痕,高聲道:“你這個大傻瓜,你真是要氣死我啊!誰怪你這個了?”

    ‘啊!沒怪我這個什么?蘇玉雅居然不怪自己昨夜對她做出的無禮舉動,那她生這么大的氣是在怪什么’看到李宗瑞臉色茫然,呆呆傻傻的樣子,蘇玉雅輕輕放開了他的手臂,兩柔軟彈綿的觸感立刻消失。

    蘇玉雅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背過身去擦眼淚。

    李宗瑞腦海中不斷的變換著念頭,但是昨晚的宿醉讓他平時敏捷的思維變得遲鈍起來,他還是沒搞明白蘇玉雅是因為什么而生氣。

    蘇玉雅等了一會,看李宗瑞仍舊沒有明白,幽幽道:“昨晚你只是喝醉了酒把我錯當成了逸欣而已,并沒有真的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師母怎么會因為這個生氣呢?”

    ‘喝醉酒真能成為借口么?’李宗瑞心中有些不解,可是蘇玉雅似乎真的沒有因為自己的無禮而責怪自己,否則剛才那一巴掌與其說是扇耳光,還不如說是輕輕摸了一下。

    “師母氣的是你作賤自己、不珍惜自己的身體。”

    蘇玉雅嘆息一聲,眸中泛著晶瑩,“你知道嗎?昨晚我看到你喝得醉醺醺的樣子回來,當時真恨不得扇你兩個耳刮子……”

    蘇玉雅不說他還差點忘了,提起昨晚的事情,李宗瑞心頭不禁一震,道:“師母,昨晚你是不是一直在樓下等我回來?”

    “當,當然不是。”

    蘇玉雅立刻出聲否決,李宗瑞卻是一言不發。

    在沉默中氣氛有些尷尬,蘇玉雅深深吸了口氣,用盡量平淡的聲音道:“昨晚本來我是在家看電視的,突然想起你在外面喝酒,第二天肯定會頭疼的,所以煮了碗姜湯,給你解酒。”

    李宗瑞眼睛有些濕潤,他能從蘇玉雅的話語中感受到她的真誠和關懷。

    蘇玉雅柔聲溫婉道:“結果我去敲你的門,發現你根本沒回家,我感覺很奇怪,恰好這時我聽到樓下好像有什么動靜,于是就下樓去看,結果正碰到喝到醉醺醺的你。”

    雖然蘇玉雅的解釋尚算合情合理,但是李宗瑞知道她肯定不是恰好碰見自己的,天底下哪有這么巧的事情,剛來敲門就碰到自己回來?

    蘇玉雅雖然背對著李宗瑞,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也似有所覺,她馬上又接著道:“宗瑞,我先回去換衣服了,雖然我們之間并沒有發生什么,但是被別人看到就該說閑話了。”

    話音剛落,蘇玉雅就下床往外走去,李宗瑞張嘴欲喊,但是嘴張了張卻沒發出聲音來。

    李宗瑞眼睜睜的看著蘇玉雅有些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門后,然后就聽到她開門和關門的聲音,他長嘆一聲,頹然倒在了床上。

    “唉,我都把早點給你買來了,你怎么還窩在床上啊?”

    不知過了多久,蘇玉雅的聲音再次在李宗瑞的耳邊響起。

    李宗瑞猛然從望著天花板發呆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他才發現時間已經不知不覺的又過去了半個小時。

    意興闌珊的下了床,卻發現自己的衣服不見了,李宗瑞揚聲問道:“師母,我的衣服到哪里去了?”

    “在洗衣機里呢!”

    蘇玉雅的聲音從客廳中傳來,“你昨晚吐得一塌糊涂,衣服早就不能穿了,連帶師母的衣服也跟著遭殃了呢!”

    李宗瑞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濃濃的暖意,感動之余又有一絲歉疚。

    蘇玉雅的話證實了李宗瑞昨晚的確吐過,雖然李宗瑞自己已經記不得當時的細節,但是也不難想象當時狼狽的情形。

    李宗瑞收拾起情懷,到衣柜里又找了一套衣服穿戴起來。

    當李宗瑞洗漱完畢來到客廳的時候,蘇玉雅已擺好了碗筷,就等他來吃早餐了。

    李宗瑞偷偷瞟了師母一眼,發現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一件乳白色的絲質低胸吊帶衣,低露的領口無法著遮掩白皙的頸部,脖頸上一條白金粉鉆項鏈更加的襯托出頸部的粉嫩,吊帶衣緊繃在她的身上令她驕人的身材和曲線盡覽無遺,領口間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膚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

    緊身的裙子裹著女人豐滿的臀部隨著轉頭的動作在扭動中讓人有著難以抗拒的沖動,裙子的開衩中閃動著一雙在透明的絲襪下晃動的修長豐滿的長腿,接近于黑色的高檔絲襪包裹的玉腿閃著光澤雪白圓潤而修長,更顯得風情萬種。

    蘇玉雅的神色也十分的平靜,跟平常沒什么兩樣,李宗瑞也沒敢多看,低頭坐到了她的對面。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