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3章 同床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夢始終是夢,終歸是要醒的。

    翌日清晨,陽光穿越無數里距離,照在李宗瑞的臉上。

    腦海中那美妙綺麗的景象慢慢退去,頭腦回復清明,李宗瑞終于從宿醉當中清醒過來。

    雖然頭暈眼花,太陽穴一陣一陣跳動發脹,但是昨夜的夢卻還清晰的留在李宗瑞的記憶當中。

    李宗瑞忍不住閉上眼睛,仔細回味著綺麗的夢境,他不自覺的緊了緊雙手,仿佛要將夢中的林逸欣再一次抱入懷中,不讓她離開自己。

    本來只是下意識的雙手一抱,但是沒想到這一抱可把李宗瑞給嚇了一跳,他就像一只中箭的兔子,一蹦三尺高。

    身體本能的坐了起來,身上的被子也掀了起來,李宗瑞發現自己的被子里面真的有一美麗的仿佛仙女般好看的女人,只是并不是出現在自己夢中的前任女友林逸欣,而是對她關懷備至,體貼疼愛的師母蘇玉雅。

    李宗瑞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就炸開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發現自己精壯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氣中,強勁的肌肉張弛有力,仿佛是鍍上了一層流動的水銀。

    不過好在自己下身還穿著短褲,看來似乎昨晚并沒有犯錯錯誤,李宗瑞提到嗓子眼的心不禁稍稍放了放,可是心中卻又仿佛有種深深的失落感。

    李宗瑞的眼睛忍住不往甜甜睡去著的師母看去,她身上雖然穿著一件白色的花格子睡衣,但是胸前的扣子卻打開了,不知道是她本來就沒有扣上,還是被自己解開的,蘇玉雅的性格他知道,看來是自己昨晚醉酒不老實的自己干的好事。

    兩個飽滿堅挺的玉乳幾乎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兩顆粉紅色的蓓蕾顯得無比誘人,讓人忍不住想要撲上去,親一下、舔一舔、咬一口,讓它們在自己口腔中綻放……

    想不到今年已經二十八歲,馬上就要迎來二十九歲生日的師母身材竟然還保養的這么好,俏臉嬌羞嫵媚,肌膚白皙細嫩,曲線玲瓏誘人,李宗瑞只覺得小腹處涌起一股熱流,流遍全身。

    李宗瑞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身體起了生理反應,的胯下一定搭起了帳篷,加上早起晨勃,受到如此強烈的感官刺激,若是還沒有點男人該有的反應,除非是性功能障礙者,亦或柳下惠復生。

    “師母,師母……”

    李宗瑞輕聲叫了兩聲,口舌干燥,不禁伸出舌頭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蘇玉雅嘴里吱唔兩聲,沉睡未醒,李宗瑞沒有再喊,他不知道叫醒對方之后,應該如何面對。

    看著臉色緋紅的蘇玉雅,高聳的酥胸隨著呼吸輕輕擴收,他突然大著膽子,用顫抖的手在蘇玉雅豐滿的美乳上輕輕摸了一下。

    蘇玉雅還是沒什么動靜,李宗瑞從睡衣領口的縫隙里看去,只見豐滿堅挺的雙乳被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緊緊束縛著,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和大片雪白的乳肌。

    師母的身體好美,欲念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但是理智馬上戰勝了淫欲,李宗瑞舉起右手,“啪”的一聲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強迫自己將目光從蘇玉雅豐腴有致的雪膩胴體上移開。

    雖然昨夜李宗瑞喝醉了,不記得兩人間具體到底做過什么,但是他用膝蓋也能想象出來事情的大致經過。

    事情并不復雜,只要仔細想想,不難想出來:蘇玉雅肯定是在樓下遇著自己,然后扶著醉的一塌糊涂自己回房,把自己安置好之后,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被自己強行抱上了床。

    原來昨夜夢中的一切,并不是夢,若都是真實的,只是女主角從離開自己的狠心女友林逸欣變成了留在身邊照顧自己的蘇玉雅。

    “嗯……怎,怎么了……”

    蘇玉雅甜睡初醒的嬌膩聲音顯得嬌嗲嫵媚,落在李宗瑞的耳中,仿佛有著無窮無盡的誘惑力似的,身體的生理反應更加劇烈,且不可抑制。

    人就是矛盾的綜合體,以往聽見師母的聲音,李宗瑞從來不會有什么綺念,但是自最近和剛才窺視了蘇玉雅的身體之后,腦中就生出了不良想法,他立刻就感覺自己思維和身體都和平時不一樣了。

    李宗瑞知道,自己只是受到視覺誘惑的刺激,生出的一種心理影響,但是一想到昨夜自己緊緊摟抱著師母蘇玉雅豐腴性感的嬌軀睡了一夜的事實,他的心就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了。

    自己和師母蘇玉雅的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再也無法恢復到以前那種純潔的姐弟關系了,李宗瑞心中有種失落,卻又有一絲喜悅。

    男女之間本來就之隔一線,一不小心就可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蘇玉雅睜開秀眸,睡眼惺忪道:“發,發生了什么事情?”

    艱難地吞了口唾沫,李宗瑞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其實他是不敢動。

    李宗瑞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師母蘇玉雅伸出纖手揉了揉美眸,然后慢慢坐起身來,看來她還以為是在睡在家里自己的床上。

    女人遇見這種的事情第一反應,李宗瑞雖然沒有經歷過,但是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他急忙閉上眼睛,同時涌起一種想堵住自己耳朵的沖動,可是這明顯只能是想象。

    “啊……”

    果不其然,如意料之中的情景仿佛,師母蘇玉雅大聲尖叫起來,然后出于女性保護自我的本能,下意識地用雙手緊緊扯過被子抱在胸口,遮住外泄的春光。

    李宗瑞閉著眼睛,不敢與師母蘇玉雅眼神對視,卻將頭伸了過去,聲音低沉道:“師,師母,對……對不起……你打我吧!那會讓我好受些……”

    “哼,你……你以為我不敢打你,我,我……”

    情緒激動的蘇玉雅聲音顫抖著,李宗瑞強忍著睜眼逃開的沖動,屏住呼吸,靜靜等待著她用手掌或是拳頭教訓自己。

    不過一般這種情況,挨耳光的機率比粉拳的機率要大很多,若是換了是男人來打,就要顛倒過來。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