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12章 云雨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啊,他頂到人家那里了……嗯,嗯,不能……千萬不能有感覺……這個時候要是流出水來,他一定把自己當成蕩婦淫娃……他,他一定會強暴自己……’“流……流氓,快……放開我!放開……我,我喊人了……”

    當兩位同事離開之后,安碧如又開始掙動起來,由于掙動間大腿的開合,李宗瑞抱在她肥美雪臀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跟著滑動。

    安碧如這時臉紅氣喘,只剩下輕微的掙扎,輕甩著頭部,她貼在李宗瑞頸側如凝脂般的臉頰有點燙燙的。

    李宗瑞忘記了一切,只知道自己懷中是個身材性感豐滿的女人,安碧如微張的柔嫩小嘴吐著熱呼呼的氣息,聞在鼻中讓李宗瑞血行加速,下體本能的抵緊了她的嬌嫩的私密。

    ‘啊!他的壞東西真不老實……呦,好硬……’李宗瑞與安碧如這時都陷入激情的迷惘中,俏美而有彈性的美臀在男人的愛撫下羞澀的朝向聳挺,一只豐腴的大腿不知不覺已經盤在了他結實的腰間。

    這個時候,李宗瑞感覺再也按耐不住了,他伸手解開了自己皮帶,拉下拉鏈,連著內褲一直往下扯到膝蓋位置。

    李宗瑞落在安碧如美臀的大手撩起了安碧如的套裙,隔著一層薄紗般的性感內褲廝磨,那感覺就像觸電一樣,令她呻吟出聲,俏臀不由自主的向前擺動。

    ‘啊!他那好,好大……哦,好……好舒服……老公都沒有那么大……嗯嗯,不,不行……我,我不能讓他得逞,這樣會對不起老公……’“你,你……你不要亂來……我……我不是隨便的女人……啊……”

    安碧如嬌喘吁吁,她這樣與其說是決絕,還不如說是在挑逗。

    李宗瑞這個時候可不管對方是不是隨便的女人,他用力扯開安碧如窄小的透明粉紅色內褲,放下座便器的蓋子,讓她坐在上面,俯下身去,腰身用力向前一挺……

    ‘哎呦,好脹,呃!老公從來沒有這么深過,啊!好……好舒服……’安碧如不是處女,花徑已曾緣客掃,但老公最近幾年時常年出差在外,房事并不多。

    她銀牙暗咬,呵氣如蘭,堅貞的眼神變得如夢似幻,微瘦但姣好的俏臉赤紅如火,雪白圓潤的臀部想往前迎合李宗瑞,但又害羞矜持,一時不知所措,身子輕微的顫抖著。

    李宗瑞扶在她纖纖細致柳腰上的手,感覺到她白晰圓潤的美臀肌膚突然繃緊,酒精麻痹了神經,同樣也麻痹了李宗瑞那顆憐香惜玉的心,他的身體不顧一切的動了起來。

    安碧如這時全身麻軟,忍不住伸出兩手摟著李宗瑞的脖子,兩條瘦長勻稱的美腿自然盤在他腰間,再也顧不得羞恥,本能的將俏美的美臀向前動了起來。

    不一會兒,安碧如和李宗瑞就雙雙高潮,射精泄欲。

    安碧如從高潮的余韻中悠悠清醒過來,發覺自己被男人緊緊壓在身下。

    兩人衣衫凌亂,雖然不是赤裸接觸,但也差不多了。

    男人粗大的陽具還插在自己的蜜穴里面,雖然軟了下去,還是塞得蜜穴滿滿的,不由一股羞恥和滿足之情一起涌上心田。

    剛才那激情纏綿的肉博戰,男人那粗長似鋼鐵般的龐然大物,干的安碧如蜜穴舒服透頂,是那么令人留戀難忘。

    此時李宗瑞也酒意上涌,嘴里胡亂叫著“林逸欣和蘇玉雅”的名字,一雙朦朧的醉眼瞪著安碧如胴體上下看個不停。

    安碧如正在自思自想間,被李宗瑞突然開口嚇了一跳,再看他雙眼在自己身上瞧個不停,一股羞怯之感覺襲上心頭,粉頰飛紅,忙用雙手蓋住兩顆雪白的乳房,口中“嗯嚶”了一聲。

    “把……把手拿開……”

    李宗瑞見安碧如的手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口中含糊不清地說道。

    ‘太……太羞人了……他是誰啊!怎么能用這樣的語氣和人家說話……’但是不管安碧如心里愿不愿意,她的雙手還是被李宗瑞拉開了。

    剛才因欲火沖天,李宗瑞只顧著干他蜜穴,未曾看個真切,如今卻瞪著朦朧醉眼,想要飽覽一番。

    安碧如那雪白細嫩的肌膚,雙峰堅挺,奶頭似紅櫻桃大小,艷紅色奶頭,粉紅色奶暈,美艷極了。

    李宗瑞仰起上身再看安碧如的小腹平坦,光滑白嫩,小山丘似的陰戶,蔓生著一大叢濃密黑而生亮的陰毛,看得他泡在蜜穴內的陽具又硬又翹,臀部又開使一挺一挺的在動。

    安碧如頓覺蜜穴澀澀生痛,急用雙手壓住李宗瑞的屁股,不讓他再動,口中嬌聲道:“啊……不要再動了……”

    李宗瑞不理她,雙手齊發,在安碧如嬌嫩的胴體上又摸乳房又揉穴毛,陽具原本就泡在蜜穴內,此時由軟變硬,于是他二話不說,直接大抽大送起來。

    他看著安碧如那含羞承歡的嬌態,打從心里想一口把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美婦人給一口吞下肚去,于是扳起她的粉臉,吻上了她的櫻唇。

    安碧如也熱烈的回應著,并把香舌伸進李宗瑞口中,兩人又吮又舐,李宗瑞的雙手還不住的揉著她的大乳房。

    “師母,宗瑞好……好喜歡你……”

    李宗瑞被酒精麻痹了大腦,邊說邊用手揉著安碧如的玉峰,更用手指搓著奶頭,再用陰莖猛頂她的蜜穴,弄得安碧如渾身亂抖,雙乳發脹,魂飛天外,“逸……逸欣,不……不要離開我……”

    “啊……”

    李宗瑞大叫一聲,背脊一陣酸麻,一股燙熱的陽精噴射而出,射得安碧如渾身一抖,緊緊抱住李宗瑞的腰背,猛挺蜜穴,承受那熱而濃的陽精一射之快。

    “喔……丟……又丟了……”

    安碧如再次高潮,陰精狂瀉,氣若游絲,魂兒飄飄,魄兒渺渺。

    春風一度,云霄雨歇。

    李宗瑞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上了出租車,又如何回到了住處。

    蓮花校區,三單元樓下。

    “宗瑞,是你嗎?”

    就在李宗瑞一腳高、一腳低,撐著樓道扶手向上走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與此同時,樓道里的聲控燈也因為高跟鞋敲擊地面的清脆聲響而驟然亮了起來。

    燈光突然刺入眼睛,李宗瑞腦袋驀地一沉,感覺視線頃刻間變得模糊,什么東西也看不見了。

    李宗瑞感覺有人伸手扶住了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子,同時一個溫柔聲音也在自己的耳邊響起:“宗瑞,你喝酒了?”

    “啊……是……師母

    啊……”

    李宗瑞閉著眼睛,搖晃了一下腦袋,終于適應了光明,這才看清扶住自己的人是師母蘇玉雅。

    這個時候,李宗瑞的思維還非常的遲鈍混亂,根本沒去考慮為什么蘇玉雅會這么巧合的出現這里。

    看著蘇玉雅百般難描的芙蓉玉面,李宗瑞目光落在她胸前那對飽滿的乳房,走起路來不停的震蕩,彈性十足的飽滿雙乳上,有些傻氣地問道:“師,師母……這么……晚了……你在……這……干什么……”

    “你也知道很晚了?”

    蘇玉雅的聲音很溫柔,給人如浴春風的感覺,可是李宗瑞還是感覺到她似乎很生氣,“你一個人不聲不響的跑出去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跑了回來,你還問我?”

    李宗瑞正想開口說話,只覺酒意上涌,不由自主的打了個酒嗝,然后腦海中也一片空白,身子也遠遠的向旁邊倒去。

    蘇玉雅一雙嬌嫩柔滑的玉手,已經拉著李宗瑞的手掌,放在自己的粉肩上,同時也把身體靠了過來。

    嗅著從她身上飄來陣陣的體香味,李宗瑞毫不猶疑把手搭在蘇玉雅的粉肩上,觸摸粉滑的玉肩,冰嫩柔滑的感覺令他產生一種用力揉搓的感覺。

    上樓的時候,偶爾碰到她胸旁的乳球,雖然被胸罩隔著,但胸罩卻不能隱藏乳球彈而大的真實感……

    到家的時候,李宗瑞依稀中仿佛聽到蘇玉雅在喚自己的名字:“宗瑞……宗瑞,你醒醒,醒醒……”

    李宗瑞記不得接下來發生了什么,但是恍忽中自己好像是吐了,哭了……

    然后,他做了一個夢,一個甜蜜的夢,他夢到林逸欣又回到了自己身邊。

    雖然林逸欣離開他才不過幾天而已,但是再見到林逸欣的時候,李宗瑞卻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感覺上她好像發生了一些變化,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后來,林逸欣要走了,她又要離開自己,李宗瑞哭喊著緊緊抱著她,不讓她走,向她傾訴著自己的愛戀,最后林逸欣留了下來。

    李宗瑞分不清是夢是真,他也不想去分清,希望就像現在這個樣子就好……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