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08章 突破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翌日清晨,朝陽東升。

    李宗瑞昨夜睡的并不安穩,腦中翻來覆去想的都是林逸欣美妙的胴體,他夢到了兩人的第一次,他們在夢中激情的做愛。

    李宗瑞手上扶著林逸欣的臉,向她的紅唇吻了下去。

    這一吻,很長久,好像時間和空間已經停頓,天地之間只剩下他們兩人。

    林逸欣的接吻很生疏,李宗瑞用舌頭誘惑著她,一點一點,她打開了口腔,也用舌頭回應著他。

    李宗瑞的雙手慢慢的放在林逸欣的背后,親手解開了她胸前的束縛,把她的上衣脫了,直接抱著她進來她的臥室。

    他的吻慢慢的從林逸欣的櫻桃小嘴移開,來到她的雪白的頸子,一點一點的往下。

    最后,李宗瑞溫柔的含住了她胸前高聳豐滿的嫩乳,林逸欣舒服的發出一聲聲呻吟:“宗瑞,快吻我,我要你……”

    這時候,李宗瑞的手已經下滑到林逸欣的下面,隔著她的牛仔褲撫摸了起來,但是他覺得這樣不爽,于是把林逸欣的褲子全脫了,而映入眼簾的是一副完美的身體,高聳豐滿的雙峰,平坦光潔的小腹,渾圓修長的玉腿。

    李宗瑞的手伸進了林逸欣下面,她雙腿間早已經水流汪汪了,他扶著自己的堅挺,慢慢的放進去,接觸到了那層神圣的膜。

    他柔聲的對林逸欣說道:“別怕,我會很溫柔的。”

    林逸欣堅定的點點頭,說道:“我不怕,你進來吧!”

    李宗瑞帶著林逸欣的肯定,緩慢的了進入了她的身體。

    “啊……宗瑞……痛啊……”

    隨著李宗瑞陰莖的進入,林逸欣的下體感覺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李宗瑞捧著林逸欣雪白飽滿的玉乳又揉又摸又舔又吻,好讓她的痛感快一點的過去。

    漸漸的,洞內的水又多了一點,李宗瑞順著愛液,開始緩慢的抽動起來。

    “哦……啊……噢……咿咿……唔……嗯嗯……”

    叫著叫著,林逸欣終于達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飛翔在性愛的云端,身軀如同觸電般地猛烈顫動,眼皮翻上翻下的,一大股春水直往男人的龍頭上猛猛地沖去。

    李宗瑞見勢加大了下體運動的幅度與力度,狠狠地撞擊她的子宮口……

    但是當最后欲望爆發時,李宗瑞發現自己懷中的林逸欣卻突然變成了蘇玉雅……

    猶豫了一下,李宗瑞輕輕推開門,蘇玉雅卷曲著身子睡在雙上,她的頭發披在光潔雪白的肩膀上,因為絲毫不動的緣故,那頭發就如了一束一束微細的黑色鋼絲,巋然靜默在半空的光影里。

    蘇玉雅的臉色依然地白皙和細潤,可那細潤白皙里,和她的肩頭一樣泛著淡淡的粉色。

    李宗瑞不禁吞了口唾沫,滋潤自己仿佛燒著了般的喉嚨,他斜眼看了一下玉體橫陳的蘇玉雅躺在沙發的身子,開始了昨天在浴室里沒有完成的意淫。

    那款黑色的睡衣太過敞露,隱約能看到小巧圓滑的肚臍眼,腰身細細地在胯骨上擴展,屁股連帶著大腿勾畫著曲線。

    兩腿之間絲絨稀疏柔弱,褐褐白白得過渡著分明,胸前的彈性更優越,即使不帶胸罩也照樣自然堅挺。

    李宗瑞輕手輕腳地退了回去,關上了門。

    浴室里,血氣方剛的李宗瑞幾乎聽到了自己怦怦狂蹦心跳,和血管里血液流動的聲音,他像挖掘珍寶一樣從放著臟衣物的藤籃里翻蘇玉雅換下來那條紫色的狹窄蕾絲內褲。

    看著眼前那曾經掩映著蘇玉雅身體最隱秘地方的細小布料,李宗瑞歡喜若狂地看著它像花瓣一般在他粗暴的掌心里,被揉得皺做一團,他的眼睛在燈光下因為差恥而變濕,他的嘴唇在粗重的喘息中張開又閉上,他的雙腿因為快樂而顫栗。

    把手中的那內褲放到了鼻子底,緊閉住雙眼發瘋地嗅著,疲倦地將舌尖從嘴里伸出,舌尖能感覺一絲甜腥的傷感的味道,那是她身體最真實的味道。

    脫下褲子,李宗瑞把手中內褲放在自己的胯間,絲質的內褲柔軟地磨擦著自己的欲望,盡情盡致地把那白色的液體宣泄在白潔的瓷磚上……

    時間一晃,七天過去。

    “砰砰砰……”

    一陣暴風雨般劇烈的敲門聲吵醒了熟睡的李宗瑞,原本結實的木門在來人用力的捶擊下,仿佛大海中航行的小舢板。

    ‘他媽的,是誰吃多了沒地方消化,大清早就來敲老子的門?’李宗瑞心里咒罵著,昨天打晚上打CS玩到凌晨三點鐘才睡,現在困倦欲死,他拉過被子蒙住腦袋,不理會門外的衰人。

    這樣敲門的肯定不是蘇玉雅,至于是誰?管他的,李宗瑞現在只是睡覺。

    “開門,快開門,宗瑞,你小子沒死就說句話……”

    伴隨著有力的敲門聲,門外傳來大學同寢室好友馬凱的喊話聲。

    ‘這小子今天怎么有時間來我這里?’李宗瑞雖然極度不愿意起床,可還是從被窩里爬起來,打開房門讓他進屋。

    李宗瑞睜開朦朧睡眼,迷糊道:“你不用陪你的女朋友‘們’嗎?”

    “靠!你這小子怎么忘記了,今天學校有招聘會,我們公司也要去,這不順路就過來找你了……”

    邊說邊不客氣的往屋里走,馬凱突然愣住了,伸手指著李宗瑞,疑惑道:“你、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

    “你鬼叫啥?我怎么樣了?”

    李宗瑞不耐煩道:“信不信老子湊你小子……”

    事實勝于雄辯,馬凱拉著腳步踉蹌的李宗瑞,把他扯到專屬于林逸欣的梳妝鏡前。

    李宗瑞站在鏡子面前,臉色“唰”的白了,他幾乎快認不出自己來了,頭發亂蓬蓬像個鳥窩,胡子叢生雜草般遍布下頜和兩腮,眼睛呆滯無神,彷佛大病了一場。

    凝無語,淚千行。

    林逸欣離開一個星期,李宗瑞卻仿佛老子十來歲。

    那天從蘇玉雅家里回來之后,心灰意冷,什么人都不想見的李宗瑞就再也沒有出過房門半步,他一個人待在家里,沒日沒夜的玩游戲,餓了就吃方便面,每次都是玩得睜不開眼睛才睡覺。

    &nbsp

    ;只有這樣麻痹自己,他才能忘記傷心,在這一周里,他休息的時間每天不超過四個小時。

    “宗瑞,你到底怎么了?”

    馬凱見李宗瑞居然哭了,不禁也慌了手腳,急忙道:“逸欣呢?她在哪里?你都這個樣子,她居然不在你身邊照顧你……”

    李宗瑞平靜地擦干眼淚,聲音淡漠道:“我們分手了,她跟著劉斌走了。”

    “什么?”

    馬凱面露驚訝之色,搖頭大叫道:“她跟劉斌那個雜種走了?說,是不是你小子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

    馬凱的話再次讓李宗瑞想起了林逸欣的離開,他眼中閃爍著瘋狂之意,怒道:“老子沒有。”

    重重一拳砸在梳妝臺上,“砰”一聲,堅硬的臺面頓時崩毀,無數蛛網般細密的裂痕四散蔓延開去。

    明顯是被李宗瑞的怒吼嚇到了,馬凱退開一步,驚訝的看著李宗瑞,沒想到總是文質彬彬的好友居然有這樣猙獰的一面,即使是打架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情緒失控的。

    “好了,好了,是我說錯了。”

    馬凱咳嗽一聲,急忙轉移話題道:“你快點梳洗,招聘會十點正式開始,現在都過九點了。”

    李宗瑞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陣厭煩情緒,不耐道:“不去,不去,我現在哪里也不想去……”

    馬凱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可是最后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嘆息一聲,他低聲道:“算了,反正招聘會有三天,不差今天這一天,其實如果你愿意,我……”

    李宗瑞眼神堅定的搖了搖頭,馬凱聳了聳肩,接受了有些失望又在情理之中的結果。

    馬凱的老爸自己開了一家大公司,有他這個公司繼承人幫助,想要得到一份薪水不錯的輕松工作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可是李宗瑞卻拒絕了。

    當站在梳妝鏡前獨自發呆的李宗瑞回過神來的時候,馬凱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走進浴室,當李宗瑞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完全變了樣。

    身高一米八零,帥氣英俊的臉龐,眼睛漆黑深邃,肌肉強壯有力,腹部呈倒三角形的六塊肌肉涇渭分明的隆起,兩腿修長,蘊藏著無限的爆發和毀滅能量。

    看著幾乎碎裂散架的梳妝臺,李宗瑞知道,自己兩年前起就一直停滯不前的《拳經》突破了瓶頸,達到了第二層境界。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