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05章 師母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篤篤篤……”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將李宗瑞驚醒過來,他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雖然隔著門,但似乎仍不愿意自己軟弱的樣子被人看見。

    “篤篤篤……”

    輕輕得剝啄房門的聲音再次響起,動作輕柔而有禮,宛如那微風輕穿林梢的拂游,更仿似情人之間溫柔而無聲的撫摸。

    李宗瑞聽來只覺得悅耳一片,心中不禁很是暢快,可以肯定的是敲門的絕對是一位女子,而能將一個普普通通的敲門動作做的如此流暢而婉約、讓人大生好感的女子,肯定是一個知書達理的知識女性。

    一個連敲門都能做到如此迷人的女子,到底是怎么一番樣貌?

    李宗瑞打開門,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氣韻雅潔,容貌身段俱佳的絕色美人,同時也是他導師的老婆,他的師母蘇玉雅。

    蘇玉雅是李宗瑞就讀的東萊大學的教師,她的老公張教授是李宗瑞的導師。

    夫妻倆知道李宗瑞孤兒的身世,對他的生活和學習都非常照顧。

    奈何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好人往往不好命,張教授兩年前因為出國教研的時候,民航飛機失事而罹難,只留下蘇玉雅姐和一筆巨額的保險賠償金。

    蘇玉雅今年二十八歲,容貌清麗無雙,留著一頭秀麗的長發,苗條的曲線和胸前一對高挺的雙峰,透過晶瑩潔白的皮膚,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

    李宗瑞深深吸了口氣,定了定神,強顏笑道:“是師母啊,你有什么事?”

    “你還問我有什么事?”

    蘇玉雅姐說話的口氣很隨意,就像是一位姐姐在埋怨不聽話的小弟似的,透著一份發自內心的關愛和溫情,“你自己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了,你啊……”

    李宗瑞臉上露出訕訕之色,抬頭看了看墻上的掛鐘,原來已經快六點了。

    “你一定還沒開始做飯吧!師母做了飯,你來吃點吧?”

    李宗瑞下意識的就想說自己不餓,其實他現在哪里有什么胃口吃東西,可是蘇玉雅卻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般,不等他拒絕道:“師母知道你現在心情肯定很糟糕,可是就算再傷心也不能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啊!多少吃點吧!難道你不聽師母的話了?”

    話多說到這個份上了,而且蘇玉雅還抬出了師母的身份,李宗瑞只能點頭道:“多謝師母。”

    李宗瑞跟著蘇玉雅來到了她家,桌上已經擺好了兩幅碗筷,他不用人招呼就自己坐到了桌邊。

    這并不是李宗瑞第一次來蘇玉雅的家,在他的導師張教授還在世的時候,李宗瑞和林逸欣就經常到他們家吃飯。

    說起李宗瑞和林逸欣能夠認識,這還多虧了師母蘇玉雅牽的紅線。

    因為蘇玉雅是林逸欣的小姨,所以李宗瑞心里一直都非常感激蘇玉雅,只是沒想到最后結果竟會變成這樣……

    蘇玉雅柔聲道:“宗瑞,你先等一下……”

    李宗瑞聞言不禁放下筷子,愕然抬頭望向她。

    蘇玉雅嫣然一笑,嗔道:“都這么大的人了還哭的和大花貓似的,趕緊去洗洗吧!”

    李宗瑞不禁俊臉一紅,有些訕訕的起身走進浴室。

    雖然蘇玉雅跟他的關系亦師亦姐,就像親人一樣,但是被她這樣當面指出自己的窘樣,李宗瑞心里還是感覺有些羞赧,這或許就是男人無聊自尊心在作怪吧!

    洗了把臉,李宗瑞從浴室出來,面上還有些發熱,他有些不敢看蘇玉雅的眼神,低聲道:“師母,我……”

    蘇玉雅用筷子給他碗里夾了一塊雞肉,溫柔笑道:“快坐下吃飯,有什么話等一下再說。”

    親昵關切的語氣和口吻讓李宗瑞有種心里發酸,眼睛潤潤的感覺,他趕緊坐下,默不做聲地低頭吃飯。

    客廳中里突然陷入了沉默,李宗瑞心不在焉的一口一口往嘴里扒飯,腦海中滿是和林逸欣在一起時兩人的甜言蜜語,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巫山雨云。

    以至于李宗瑞愣愣地舉著筷子呆著半尚也沒有察覺,直到蘇玉雅一聲輕嘆傳入他的耳中,李宗瑞方才驀地驚醒過來。

    “宗瑞,師母明白你現在的感受,那種和心愛的人分開的感覺,兩年前你導師去世的時候,我也是心如死灰……”

    蘇玉雅美眸染上一層濕潤的晶瑩,她伸手拭了拭,安慰道:“不過師母作為過來人還是要勸你一句,你的人生還長,還將要經歷更多磨礪,怎么能現在就被打垮……”

    “師母,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還是無法接受逸欣就這樣離開了……”

    隨著李宗瑞的傾訴,眼淚又用了出來,也許是內心深處已經把蘇玉雅視為了自己的親人,李宗瑞并沒有在她面前刻意隱藏自己的感情。

    蘇玉雅眼含淚水,起身走到李宗瑞的身邊,白皙的蓮臂抱住了他的頭,聲音溫柔道:“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精神恍惚中,李宗瑞仿佛回到了童年,伴隨著委屈的童年并不快樂,而當他向孤兒院的院長哭訴自己又被人欺負了的時候,她每次也是這樣溫柔地摟著自己。

    李宗瑞將頭深深埋入了蘇玉雅高聳的酥胸胸前,在那溫暖柔軟的所在孩子般痛哭起來,仿佛要讓這盡情流淌的淚水把心中所有的悲傷都帶走。

    不知不覺中,李宗瑞的雙手也自然而然地摟住了蘇玉雅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

    “哭吧,哭出來會好受些……”

    蘇玉雅纖手輕輕拍撫著李宗瑞的后背,晶瑩的眼淚也忍不住往下滴落。

    李宗瑞就像是一個在外面受了欺負的游子,在母親溫暖的懷抱里盡情宣泄自己悲傷的情緒。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李宗瑞感覺仿佛是經歷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他的淚水終于流干了。

    精神理智和身體感官漸漸回復,溫軟軟綿,彈性十足的觸感和沁人心脾,清新怡人的幽香讓李宗瑞腦袋嗡嗡直響,自己現在正和蘇玉雅做著身體相擁的親密接觸。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