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004章 別離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隨著李宗瑞越來越粗暴的動作,林逸欣身上的薄裙也很快宣告離開了她美麗光潤的胴體。

    林逸欣那完美的身體終于全部展現出來,高挑的身材有一米六七,玉峰堅挺渾圓,蠻腰纖細如柳,盈盈不堪一握。

    她雪白豐隆的翹臀現在正被一條純棉內褲緊緊地包裹著,顯得彈力十足,玉腿渾圓修長,光滑細膩,沒有哪怕是任何一點瑕疵。

    李宗瑞的兩手插在她純棉內褲的兩側,用力往下一拉,隨著他雙手的動作,林逸欣兩腿間閉合的嬌嫩私密毫無遮掩的暴露在逐漸升溫的曖昧空氣中。

    在欲念的沖擊下,林逸欣亦不甘示弱的向李宗瑞發出反擊,她瘋狂地扯落他的上衣,粗暴的褪下他的短褲,露出男子充滿陽剛的精壯身軀。

    眨眼的工夫,李宗瑞被林逸欣脫了個精光,然后她突然推開李宗瑞,轉身俯到他胯間,柔唇輕啟……

    下身傳來陣陣酥麻快感,林逸欣淫亂而嫻熟的簫技瞬間將李宗瑞引爆了,他再也忍不住起來身體高漲的欲念,化被動為主動。

    李宗瑞翻身把林逸欣壓在身下,自己跪在他身面,雙手分開她豐腴雪白的美腿……

    那張不堪重負的小床隨著他們被翻浪涌而“嘎吱、嘎吱”發出了迷人的春之音。

    他們激情澎湃,忘情翻云覆雨,盡享男歡女愛,別離的憂傷沒有沖淡彼此的激情,反而成為肉欲催情劑。

    李宗瑞將陰莖猛力插進陰道深處,直至根部緊緊抵在被撐開的陰唇上。

    林逸欣被插的失聲長叫,渾身一陣顫抖。

    李宗瑞撞擊著林逸欣的嬌軀,陰莖插入蜜洞內被溫軟濕潤的陰道緊裹著,環裹著陰莖的肉壁四面八方的擠壓,越往里越緊小。

    林逸欣激情的吟叫著熱烈的迎合,腿間的淫水越來越多,李宗瑞順著濕淋淋的肉縫向下摸去,直至后面狹長的臀溝一路粘滑濕漉漉的,林逸欣用力將他摟向自己,陰阜快速的篩動迎擊,口中吟叫著:“啊……快些……啊……再快……狠點……深……深呀……啊……對……”

    李宗瑞將林逸欣修長的玉腿大大分開抬在自己的腿上對準肉縫狠狠刺入,伴隨著林逸欣的嬌啼展開劇烈的撞擊,左手捏住跳動的乳房,右手按住陰蒂搓揉,林逸欣發出歡暢淋漓的吟叫,美妙嬌軀被干的劇烈顛簸,乳房胡亂拋動,她緊緊抓住李宗瑞臂膀粗重的喘息迎挺著,陰阜抵在他胯間不住研磨,朱唇壓在他唇上吸吮,手握住李宗瑞的手用力揉搓著乳房。

    李宗瑞撫摸著光滑濕漉的肌膚,看著她嬌媚迷離的神態,聞到嬌軀散發出來的誘人體香,陰莖加速挺動起來。

    林逸欣直起嬌軀瘋狂起伏,酥胸上充滿彈性的肉球香艷顫動。

    蜜洞里越來越緊小濕潤火燙,長長的銷魂呻吟不斷起伏,李宗瑞的手在她滑不溜手的胴體上游動,握住搖動的乳房用力搓捏。

    林逸欣的秀發四散飛揚,瘋狂的扭腰起落磨轉,香汗如雨般滴在他胸膛上。

    李宗瑞用力挺動陰莖頂進蜜洞深處,她上下迎合他的動作,接著,李宗瑞翻身又將林逸欣壓至身下,把她修長的玉腿壓在胸前擠至乳房,俯身壓上把玉腿和酥胸一起抱住,陰莖重重插進凸出的蜜洞快速沖擊著。

    林逸欣抱住李宗瑞的脖頸,嬌軀扭動,他重重的把陰莖杵進撐開的肉縫,陰囊拍打在她翹起的臀溝,發出“啪啪”的聲音。

    她的大腿無節奏的顫抖,內側肌肉抽搐,雙手用力頭向后仰,口中發出哭泣般的悲鳴,火熱蜜洞的內壁不規則的蠕動緊裹著陰莖。

    林逸欣胡亂叫著,把圓潤的翹臀向上挺起,閉著眼睛頭部左右晃動,秀發隨之四散開來,臉上滿是夢囈般似痛苦似滿足的神情,過了好一會才漸漸舒展眉頭,紅唇微張鼻翼翕動輕輕地喘息。

    李宗瑞摟住她的蛇腰,用力往上拉著她翹起的屁股朝陰莖上撞擊,讓龜頭撞到蜜洞的最深處。

    林逸欣雪白的肉體仰躺在床上,從淫蕩的疲憊中恢復過來。

    林逸欣的蜜洞口張得好大,陰唇紅腫腫的,嫩肉顫抖痙攣吸吮陰莖,龜頭像傳來無限的美妙,她爽得粉臉狂擺、秀發亂飛、渾身顫抖受驚般的呻吟著:“啊……不行啦……啊……受不了啦……啊……”

    看著她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連連、媚眼如絲,身子下香汗和淫水弄濕了一床單,李宗瑞加快了抽送。

    林逸欣圓臀拼命上挺扭動迎合著李宗瑞,迎接他最后的沖刺,一吸一放的吸吮,一抽一插的挺進,突然感覺彼此猛地一陣痙攣,緊緊的抱在了一起,熱燙的淫水一泄如注,龜頭感到酥麻無比。

    李宗瑞終于忍不住急射而出來,他們兩人同時到達高潮。

    休息片刻,大戰再起。

    兩人完全放縱自己沉淪愛欲的汪洋,在性愛的大海中暢游,他們不停的變換著姿勢,游龍戲鳳、男耕女織、攀龍附鳳、曲意逢迎、琴瑟合鳴……

    所有能夠想到的和不能想到的,這次全部都做了。

    可以這樣說,如果把他們這次歡愛進行拍攝留影,那將是一套完全是性愛教材。

    一波強過一波的高潮海浪般沖擊著她,林逸欣在李宗瑞近乎瘋狂地征伐下,歇斯底里地呻吟尖叫著,欲仙欲死,欲罷不能,她烏黑秀麗的長發飄搖甩動,晶瑩的香汗不停從她身體分出,潤濕她玲瓏的胴體。

    兩人身下的床單潤濕了一大片,淫亂不堪。

    驀地,林逸欣嬌軀輕顫,纖臂緊緊箍著李宗瑞結實有力的熊腰,挺動腰肢,聳臀迎合,大概三十秒后,她終于不動了,俏臉泛著嬌艷的暈紅,嘴角掛著滿足的笑容,在第四次高潮中暈死過去。

    與此同時,李宗瑞此刻也終于忍不住了,在林逸欣的體內欲望爆發。

    林逸欣只是八爪魚般緊緊纏著李宗瑞的胴體無意識地顫動一下,瑤鼻哼出“嗯嚶”之聲。

    近幾十分鐘的高強度肉搏戰榨干了李宗瑞身上最后一分力氣,筋疲力盡的他在欲望爆發之后,再也支持不住,眼睛一閉,汗水淋漓的身體便趴在林逸欣赤裸雪膩的胴體上睡著了。

    半個鐘頭之后,林逸欣醒了過來,睜開美眸,只見李宗瑞正趴在自己身上,疲極而眠,嘴角微微上揚,蕩漾著激情過后的滿足和幸福。

    林逸欣凝視片刻,悵嘆一聲,伸手輕輕推開李宗瑞的身子。

    從床上坐起身來,林逸欣微微動了動身子,卻感覺酸楚,尤其是自己引以為傲的二十二寸的纖腰,好像痛的快要折斷了一樣。

    “宗瑞在這方面的能力實在太厲害了,和你親熱,逸欣實在是太快樂了……”

    林逸欣心中百感交

    集,不禁伸出玉手輕輕摩挲著李宗瑞刀削斧劈般俊逸的臉龐,美眸溢出盈盈愛意,無限溫柔地看著床上熟睡未醒的他,“你這個冤家,每次親熱都要把人家折騰的死去活來,體驗三次以上的高潮,而且即使是高燒生病那次,你也在醫院的病床上和人家做了整整一個小時……”

    林逸欣心里是愛著李宗瑞的,可是女人就只有幾年的青春,她想要過更好的生活,所以不得不割舍這份愛。

    她知道李宗瑞深深愛著她,林逸欣的心中也愛著他,互相深愛對方的兩個人卻不能在一起,人世間最悲慘的事莫過于此,很傷感無奈,可社會上這種事情卻是屢見不鮮。

    想到傷心處,林逸欣不禁流下晶瑩的眼淚,但是她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決心是沒有人能夠改變的,誰也不行。

    寢室里那幾個姿色平平的女人,她們憑什么穿名牌,憑什么出門有車接送,自己身段容貌勝過她們十倍百倍,沒理由要過著每天為了柴米油鹽醬醋而斤斤計較的生活……

    眼神愈發堅定的林逸欣深深吸了口氣,拾起胸罩內褲和散落的衣物,步履蹣跚的走進浴室。

    二十分鐘后,穿戴整齊的林逸欣從浴室走了出來,拿起收拾好的行李箱。

    輕輕打開房門,林逸欣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宗瑞,兩行晶瑩淚珠奪眶而出,她狠心閉上眼睛,關上房門,也隔斷了他們的感情。

    其實在林逸欣推開他身體的時候,李宗瑞就已經醒了,但是心中惶恐的他卻不敢睜開眼睛,他不想彼此痛苦的道別。

    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在林逸欣走入浴室的時候,李宗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洶涌而出。

    李宗瑞淚眼朦朧的看著眼睜睜看著林逸欣提著行李箱出門,當房門關上的x那,他開始無聲流淚,傷心欲絕。

    蓮花小區,三單元樓下。

    苦等了兩個半鐘頭的劉斌終于等來了天女下凡般的林逸欣,對于為何收拾衣物需要如此長的世間,看著她濕漉漉的長發披散在身后,劉斌沒有和她爭論這個問題,因為他知道女人都是很麻煩,而且沒有道理可講的。

    當然,劉斌并不知道李宗瑞也在屋里。

    門口保安畢恭畢敬的升起欄桿,劉斌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室,面無表情的林逸欣,沐浴后的身體散發著淡雅的幽香,他暗自吞了口唾沫,發動汽車,絕塵而去。

    “逸欣,你好狠心,你說過要永遠和我在一起的,你怎么就食言了呢?”

    李宗瑞痛苦的閉上雙眼,在心里瘋狂喊叫,任由悲傷的淚水在臉上盡情的流淌。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