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鄉村小說
你的位置:首頁 > 都市奇緣 ? 正文

第1604章 再見云云

所屬目錄: 都市奇緣

    想到這里,李楠楓臉色一變,假裝不悅道:“李助理,你只是總經理助理,你能替貴公司做這么重大的決定嗎?”

    老家伙在將他的軍,李偉杰又好氣又好笑。

    其實這時時間早超過了5分鐘,不過李楠楓不提,他們也裝著不知道。

    李媛在一旁接口道:“李助理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他可以全權代表我做出任何決定。”

    李楠楓眼睛瞇了起來,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偉杰道:“即便如此,我還是看不出你的辦法對我們公司有什么利益,反倒是好象我們替你們在做廣告似的,你能給我個理由,我為什么要幫你們?”

    李偉杰早把他看透了,這老家伙無非有兩個目的,一是想試探他的能力,二是想多得些好處。

    李偉杰微微一笑道:“幫人就是幫己,表面上看貴公司并沒有得到實際利益,但眾所周知,互聯網給我們帶來巨大利益的同時,它本身也存在許多不安全不穩定的因素,處處危機四伏,世界上由于突發的網絡安全事故造成損失何等巨大,這種例子舉不勝舉,可以說現在市場上的那些所謂安全的網安系統其實并不能提供真正的安全保障,而我們的結界系統是唯一可稱得上完善的網絡安全系統,如果將來突發網絡安全事故,那么它所能為貴公司挽回的損失我想一定不會讓李總失望的。”

    李楠楓哈哈大笑著站起身來,繞過桌子走到李偉杰面前,用手重重拍著他的肩膀,目光炯炯地注視著李偉杰,大聲贊賞道:“好小子,真有你的。”

    李偉杰被他拍的呲牙咧嘴,苦笑道:“哪里哪里。”

    李楠楓轉向李媛,道:“李總,我可以接受你們的建議,不過我還有個條件。”

    李媛嫣然一笑,用纖手把飄散在臉上的頭發輕輕撂了撂,道:“李總請講,我們盡量滿足。”

    李楠楓用手指著李偉杰道:“我要他留在我們公司親自負責完成這件事情。”

    什么?這老家伙什么意思,讓他天天對著這么一個狡猾的老狐貍還不把自己給氣死,李偉杰用眼睛拼命示意李媛拒絕,可李媛裝作沒有看見,伸出手,笑著對李楠楓說道:“當然可以,李總,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李偉杰的臉快成苦瓜了,這丫頭就這么把他給賣了。

    李楠楓很高興地伸手握住李媛的玉手道:“明天你們把詳細的合同書帶來,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們明天就可以正式簽合同,很高興與你們這些有朝氣的年輕人合作。”

    既然問題已經解決,沒有多待的必要,李媛于是又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后帶他們起身告辭。

    李楠楓很客氣的一直把他們送出了他的辦公室。

    外邊那個漂亮的女秘書驚訝地張大了嘴,呆呆站在那里,她很少見李總親自把人送到大門口,而且還面帶微笑很愉快的樣子,一般情況下都是由她代勞的。

    這種情況,她只見過三次,一次是省委書記來公司視察時李總親自送出,一次是由美國外經貿部部長率領代表團來公司訪問時李總親接親送,還有一次是與美國最大的貿易商Tamnay公司談成一項總金額為4億美元的合同時他親送Tamnay公司代表至門外,但也都是很莊重的神色,從沒有這么笑著把人送出大門的。

    告辭了李總,他們出了天明大廈,除了李偉杰以外,幾個人都是春風滿面,一掃前幾天愁眉不展的樣子。

    李媛先吩咐孫杰和周曉眉開著她們來時開的那輛奧迪回公司,等他們走后,秦海蘭把車開過來,李媛笑嘻嘻地拉李偉杰上了車后排,然后伏在他懷里,抬頭在李偉杰臉上親了一下,柔聲道:“好老公,這次你立下大功,這是給你的獎賞。”

    李偉杰裝作生氣的樣子,不理她,催促秦海蘭開車回公司。

    秦海蘭見他不高興,不敢違抗李偉杰的話,乖乖發動車,李媛也以為他真的不高興,慌了神,趴在李偉杰懷里,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哀求道:“老公,是我不好,沒有經你同意就自作主張,可我也是為了我們公司著想,這是我們公司邁出的第一步,如果我不答應的話李楠楓就可能反悔,所以我就答應了他,老公,是我不對,你千萬不要生氣,你要怎么罰我都可以。”

    這丫頭,剛才那股精明強干的勁都到哪里去了?竟沒看出來他是假裝生氣,不過最近她忙得很,而且自己也體貼她,沒有在晚上折騰她,讓李偉杰一直心癢難搔,這可是個好機會。

    李偉杰故意冷冷道:“真的怎么罰都可以嗎?”

    “只要老公不生我的氣,怎么罰我都可以。”

    李偉杰低下頭在李媛耳邊輕聲說道:“那好,媛姐,我讓你今天晚上陪我。”

    李媛聽了羞的滿臉通紅,伏在李偉杰懷里不肯抬頭,知道剛才他一直在假裝生氣。

    李偉杰哈哈大笑,緊緊抱著李媛。

    邊開車邊留意他們的動靜的秦海蘭見他們雨過天晴,才松了口氣,奇怪地問道:“媛姐,他給你說了什么?”

    李媛羞笑道:“你晚上讓他親自說給你聽好了。”

    李偉杰大笑道:“好呀,海蘭你今天晚上就和媛姐一起來我這,我再告訴你好了。”

    李媛和秦海蘭一起羞笑著道:“你想的美。”

    辦公室。

    突然手機響了,李偉杰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是區號顯示是從郫縣打來的。

    “是云云吧?”

    李偉杰心里猜想著,馬上接起手機說道:“喂!你好,我是李偉杰。”

    “偉杰……嗚嗚嗚……”

    手機那邊傳來一陣哭泣聲,聲音雖然嗚咽,但是李偉杰還是聽出了是肖云云的聲音,他連忙問道:“是我,云云嗎?發生什么事?不要哭,有什么事就說出來吧!”

    “嗚嗚嗚……媽媽……媽媽她……她去了!”

    肖云云顯然很傷心,哭過許久,聲音都變得沙啞了。

    “哎……”

    李偉杰長長嘆息一聲,暗想道:“云云的媽媽終于還是去了,不過這樣也好,躺在床上毫無知覺是拖累家人,能解脫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而且也讓云云解脫了。”

    但是他可不能這么說,只好安慰道:“云云別哭了,你就節哀順便吧!不要哭壞了身子,保重身體要緊啊!”

    “嗯……”

    肖云云終于慢慢的停止哭泣,小聲的應道。

    “阿姨是什么時候走的?”

    李偉杰詢問道。

    “一個小時前。”

    肖云云說道。

    “后事處理好了嗎?”

    李偉杰又問道。

    “快了,療養院的費用已經給了,我目前在火葬場等媽媽的骨灰出來。”

    肖云云低聲道。

    “那今后有什么打算?要不然你也來東萊市,和我住在一起。”

    李偉杰關心的說道。

    “我還能有什么打算,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你不說我也要去找你。”

    肖云云柔聲道。

    “那你什么時候過來,我去接你。”

    李偉杰說道。

    “下午兩點有一班到東萊市的車,一個小時能到,我打算坐那班車,因為我處理家事還需要一點兒時間,要不然這樣吧!我上車就給你發短訊,不說了,我媽的骨灰出來了,晚上見,你可要來車站接我啊!”

    肖云云叮囑道。

    “好的,你就放心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妥當吧!我一定會準時到的。”

    李偉杰保證道。

    李偉杰掛了電話,終于可以松口氣了。

    肖云云是生活很辛苦,為了母親而下海,幸好遇見他,不然她這輩子也就這么過了,一個植物人的母親拖累了她好幾年。

    現在好了,她母親解脫,肖云云跟著解脫,李偉杰雖然自從遇見她以后,就給她錢,讓她能夠安心照顧媽媽,可是精神上的壓力仍然無法幫她分擔。

    “從此以后我一定要讓她生活得很好,要讓她幸福。”

    李偉杰心里暗暗的發誓。

    到了約定的時候,李偉杰用了十五分鐘的時間就趕到車站,還好,肖云云的汽車還沒有來,要不然遲到就不好了。

    三點半,肖云云的汽車才開了進來,她穿著一件灰黑色的大衣,一頭如絲綢般的黑發飄然如瀑布般垂落,新月般美麗的柳葉眉,一雙星眸細長明媚,嬌小的瓊鼻,粉腮微紅,點絳般的兩瓣如花朵一般,如雪的臉紅暈偏偏,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雪。胸前凸起的胸部規模不但很大,而且形狀秀美,圓潤如桃,身形高挑,道不盡的清新脫俗。

    她提著一個小小的旅行袋從車站走了出來,看到那個天天都在夢中出現的男人就在面前,肖云云激動得抱住李偉杰放聲大哭。

    “你受苦了,有什么委屈就盡情的哭出來吧!”

    李偉杰抱著肖云云,感覺她瘦了很多,這半年多來,她一個人吃太多苦了。

    過了許久,肖云云才停止哭泣,從李偉杰肩上抬起頭,抹了一把眼淚,笑道:“真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都弄臟了,你還是那個樣子,一點兒都沒有變,還是那么的帥,那么的讓人著迷。”

    她說著,緩緩抬起手在他的臉上撫摸著。

    “你瘦了,不過還是那么美。”

    李偉杰把肖云云的手抓著,深情的說道。

    他們凝視對方良久,李偉杰才提醒該上車了。

    “公司的事情怎么樣,還好吧?”

    肖云云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問道。

    “還可以,前陣子出了一點兒困難,不過現在都解決了,現在公司就像我開的這輛車一樣,平穩快速的前進。”

    李偉杰微笑道,肖云云不給他打電話,但是會給李偉杰發emil,當然也就知道他開公司的事情。

    “偉杰,自我遇見你以來,無時無刻不在想你,好想靠在你的肩膀上休息。”

    肖云云深情的說道。

    “云云,我也好想你,只是我一直都在忙,沒空回去,讓你受苦了。”

    李偉杰有些抱歉的說道。

    “你現在有好多女人了吧!”

    肖云云不安的問道:“你每天都和她們在一起,會不會早就把我忘了呢?”
推薦閱讀: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大快乐时时彩